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被嘲笑了......
    宁清秋表情淡然,丝毫没有察觉那些如芒在背的眼神一般,就这么施施然的找了一张桌子,安安稳稳的坐下。

    她轻描淡写的打了个响指:“小二......算了,甭管什么人,给我上壶茶水,拿点吃的......”

    “只要水就可以了。”

    实在是周围虽然都是些类人族,但是喝水作为生物大家应该差不多,但是若是说到吃的,宁清秋觉得自己的食谱并没有广到能够通吃所有的地步。

    看看周围,旁边的那个桌子上摆着的那黑黢黢的一坨是什么鬼?前面的那两个蓝色三眼人吃的又是乳白色肥肥的还在蠕动的虫子似的东西。转眼看看后方,一个嘴唇开裂到了太阳穴的半兽人正咔嚓咔嚓的咬着貌似是金刚石一样的金属块......

    宁清秋默默地收回视线,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有点痛。

    算了,她还是喝点水就行了,上吃的就不必了,是知道这里有没有供应人族的食物啊。

    一个半人高的触手怪就这么端着数十个盘子飞快的移动过来,其中一个盘子上面盛放的应该就是清水,上面萦绕淡淡的灵气,在杯子沿口蒸腾出神妙的异像。

    “请尝尝我们七色大草原特有的灵泉水,这是世界尽头的雪山上面化开了的雪流淌过草原形成的泉水,有最清澈灵透之称,最是受生命欢迎。人族的修士,欢迎你来到七色大草原。”

    表体粉红的触手怪说话的声音嗡嗡的,但是不得不说,表述能力绝对是棒棒哒。

    至少不用担心语言不通的问题。

    宁清秋穿越成为人族以来遇到一个很欣慰的问题就是人族才是真正的云荒霸主,就算是遇到了异族,它们也是会人族的通用语的,不然闯荡天下还要学无数属于异族的特殊语言,那宁清秋觉得自己会对这个世界绝望的。

    就像是当年读书的时候,必然是要考英语的,当时宁清秋就最希望全世界的人民读书的时候都是要考中文,这样才能够让她的心理得到平衡。

    某种程度而言,她的愿望在穿越之后,得到了实现?

    而且这些种族生物不管再怎么挑战认知,但是它们都是听得懂人族的语言,或者说云荒大陆的语言,这让宁清秋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反正不管跑到什么鬼地方来,不论这里到底是多久没有人族踏足过,至少这里的生物懂得人族语言那就说明这里并非是云荒人族无法触及的地方,那么只要不是再次到了某某异世界,她就凭借手中三尺剑,就可以无所畏惧的闯荡天下。

    虽然和明远失散了,又有一个宋海不知道到底是在计划什么,但是她坚信最后她还是会顺利的找到明远汇合,并且挫败宋海以及他背后北疆王的阴谋。

    她听过树精们的故事,第一反应就是觉得那个被救之后反而是翻脸屠戮救命恩人全族的恩将仇报的人族,就是如今的北疆王。

    可以说,这只是她的猜测,但是宁清秋认为,这更是一种直觉。

    不然哪来的那么巧的事儿,宋海怎么会知道通往这个诡异神秘地方的门户?

    唯一的可以解释的理由就是,北疆王便是那个忘恩负义的利欲熏心的人族,偶然的机会流落到这里,被树精救了却是起了恶意,虽然最终他什么也没得到,但是宁清秋觉得既然当初他可以做得出那样的事儿,那就证明如今的反叛不过是旧事重演罢了。

    宁清秋满含期待的接过被吹得神乎其神的灵泉水,感觉到确实是好东西没有什么异样,便是果断的一饮而尽。

    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身处云海之巅,仿佛闻到了雪山那股清莹透净的味道,整个人像是被洗涤了一遍,舒服得她几乎是想要呻吟出声。

    所有的疲惫,都像是被从毛孔中排除出去了。

    精神上甚至都是愉悦的。

    她微微睁开眼,简直是想要把这里给抢了......当然,会付出足够的报酬的。

    宁清秋不是个爱白吃白拿的人。

    触手怪也是看出她的满意,也很是高兴。

    就像是厨师精心烹饪的美味佳肴,要是没有人捧场的吃光,那对于厨师来说,就是一种悲哀。

    自己给出的东西,能够得到它应该得到的欣赏,智慧生物都是会高兴,这并不是人族特有的权利。

    微微抿了抿红唇,宁清秋认真的问道:“你好,我想要请你作为我在七色大草原的领路人,你愿意吗?我初来乍到实在是找不到谁可以帮忙......当然,你放心,我会付给你满意的报酬,或者你自己说,你想要什么东西。”

    宁清秋虽然没有怎么详细的请点自己的财产,但是她绝对是个小富婆没跑的。

    灵石堆积如山,丹药、法器、符箓、阵盘甚至是许许多多的奇珍异宝,她都是能够从太阴灵犀和储物戒指里面分分钟掏出一大堆出来。

    放在外面,足够让普通的修士抢破头了。

    丫丫重新拥有身体并且留在剑灵族之后,便是把太阴灵犀的所有权全部交付给了宁清秋,包括里面琅嬛剑宗曾经留下的无数财宝。

    当然,宁清秋一般不会轻易动用里面的东西,毕竟她仍然记得自己最开始和丫丫达成的协议,要帮助琅嬛剑宗找到隔代传人,即便是那个宗门早就成了历史烟云,但是做过的承诺她不会轻易丢开,即便是面对富可敌国的财富,她也想着要找到合适的人将所有的关于琅嬛剑宗的东西交给他。

    当然,这事儿急不得,看缘分,要是一不小心挑出来一个白眼狼或者是败家子什么的,她都不好意思回去见丫丫,毕竟丫丫能够活下来还要多亏当初琅嬛剑宗的宗主慈悲怜悯大仁大义。

    触手怪愣了愣,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其余的桌子的客人也是发出了一阵阵的哄笑声,像是宁清秋说错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

    她一脸懵逼,有点傻眼了。

    怎么,七色大草原难不成都是不兴这一套的?

    渐渐地,脸色发黑。

    干什么啊,还没完没了了,一大群人就这么围着你傻乐呵,还都是些异形,换你你心态能够不崩?

    宁清秋重重的咳了一声,解下炼心剑,在桌子上重重的一放。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