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刺穿他的剑
    明远掏出金玉笔,在天空上纵横书写,铁画银钩,横平竖直点撇,将一个个闪着金光的文字刻画具象出来,时不时的轻声咳嗽一下,可见这样的术法对他的消耗实在不小。

    而且之前被寄生之后他的身体多少都是有些损伤,本该是好好调理,却是不得不拿起武器,将这方天地封锁,因为被这个黑色小球逃走,必然是后患无穷。

    要知道,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直到现在也不过是半刻钟的功夫,但是实际上它的灵气和体积以及能量都是一直在增长中,这还是因为宁清秋无垢火和炼心剑剑意齐出的状况下,黑色小球甚至是还能补贴自身,这样的成长能力和潜力实在是太恐怖了,对于明远和宁清秋来说,绝对是不会容许这个危险物就这么容易逃出去的,再怎么样,都是要用尽一切手段把它留下,最不济,也是要打个半残的状态。

    “行兵斗者阵列皆在前!拙!”

    他暴喝一声,一口鲜血吐出,将一篇行军令染成血红,字符飞行而出,这片方圆百里的天地都是开始呈现隐约的金红之色,无数黑色的细线本来已经是隐匿了行踪消散在了空气中一般,这个时候却像是显形一般的露出了真面目。

    宁清秋面色一松,先是担忧的看了明远一眼,见他并无大碍的模样,便是略微放下了心,她站立半空,衣带当风,飘飘欲仙,轻薄的纱衣在半空翻转。

    她闭上双眼。

    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拿起剑杀人的时候。

    那个时候没有想过太多的东西,几乎是人的条件反射的本能让她做到了这一点。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没有什么过多的考虑,什么想法都是没有,所以一往无回,所以一去不悔。

    那样的剑,才是真正的杀人的剑。

    炼心剑平平无奇的一剑斜斜指出。

    半空中化为漫天剑影,漫天剑雨,那黑色的细线像是遇到了天敌,纷纷的烟消云散。

    它们的生存能力的确很强,但是也强得有限,并非无敌,也许给出了足够的时间让它们成长,给足够的资源和生命让它们吞噬,也许会达到棘手且难以对付的地步,但是目前它们并没有这个机会。

    宁清秋也不会给它们的。

    明远和宁清秋这互相配合几乎是妙到毫巅,一个堵路,一个杀戮,当真是天衣无缝,更是把嘟嘟看得一头冷汗。

    自己果然是要夹起尾巴做人,至少宁清秋待在七色大草原的这一段时间,自己估摸摆脱不了目前这样被使唤和欺压的状态了,不过只要是能够保住小命,还是可以想通的。

    天大地大,什么都是比不过自己的小命。

    黑色球状体最后的逃命绝招也是被破得一干二净。

    天空的星辰重新显现,淡淡的美丽的星光落下。

    宁清秋走到明远的面前,给出一瓶疗伤丹药:“怎么都吐血了?你不用这么拼命地,实在不行,便是之后追杀那黑色球体逃逸的黑气都是可以,你的身体最重要。吃点药,好好疗伤,我们明日再赶路好了。”

    “不管不论如何,我们总算是彻底解决了它。”

    明远笑着点点头,缓缓的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玉石药瓶,却是眉目深深皱起,脚下一软朝着宁清秋倒了过来。

    宁清秋左手伸手扶住了他,与此同时——

    利器刺入**的声音太过清晰,在这样的寂静的夜里听起来简直是恐怖到让人头皮发麻。

    明远身体僵硬住了。

    慢慢的,慢慢的抬眼看了一眼宁清秋,像是不可置信,却只看到她冰冷淡漠的俏脸,这么一言不发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的闪躲、心虚和愧疚。

    他低头,看到了腹部被深深刺入的炼心剑,那么冰凉,寒得刺透骨髓。

    “为什么?”

    他轻声问。

    宁清秋却是慢慢的动了动唇,冷冷说道:“你以为我感觉不到空间刃的气息?想要杀我,我自然不会手软。”

    剑意震荡,她背后隐秘的空间深处发出了清脆的波的一声,那是空间刃被击碎的声音。

    明远恍若未觉,他还是那样被最好的朋友背叛并且还狠狠地插了一刀的表情看着她,足够让世间任何还有一点良心的人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不可饶恕。

    “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字字带血,血中浸泪。

    宁清秋将炼心剑刺得更为深入,穿透了明远的身体,鲜血大股大股的涌出,在他的喜服红衣上面晕染上一片深色。

    她点头道:“是,明远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真的非常非常的愤怒和生气,你竟然敢占据他的身体,妄想利用我们之间的友情,来伤害我们,这让我怎么能够容忍?!”

    “所以,我不会再说第二遍,滚出来!”

    明远温润而忧伤的眼眸渐渐地变得漠然,眼底深处的血红晕染到了整个眼睛,他扬起唇,笑得古怪:“小姑娘,你怎么看出来的?我自认为伪装得非常的完美,我应该是没有露出什么马脚才是,所以我实在是非常的好奇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发现了疑点?”

    反正不是他的身体,痛不痛的无所谓了。

    宁清秋压根没有心情跟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鬼玩意儿在这里谈论这些,她现在特别特别的糟心,自从进入大唐之后一直是这样的状态。

    莫非是这里的风水不好?还是说纯粹是水土不服?

    “你支撑不了太久,没猜错的话,那个黑色阴影是你本体所在,你寄居在明远的体内多半是打着借体夺舍重生的想法,但是或许是沉睡休眠的状态或者是苦于虚弱没有能量所以只能是望洋兴叹,你一直是没有做出什么行动,结果我身上带着的魔念体就给你提供了足够的真气能量,所以你已然是清醒过来便是打算施行你的计划......”

    “然后呢?”

    他饶有兴致一般,丝毫不在乎腹部的伤口狰狞,鲜血肆意汹涌。

    “明远表现得太古怪了,和平日里不一样。”

    “就因为这个,只是猜测,你就这么狠辣出手?啧,小姑娘,当真是太过狠心,不怕自己出错?”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