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我们见过
    宁清秋蹙眉不耐烦的道:“他和你完全不一样,所以不用在这里继续挑拨离间了,现在、立刻、马上,给我从他的身体里面滚出去!”

    汹涌透明的明净琉璃火宛若怒吼的腾龙一般,叫嚣着扑进了明远体内,透过腹部的伤口直接进入到了他的丹田内。

    这是宁清秋刻意挑选的位置。

    她一开始没有感应出来,后来见到那个黑色球体分路而逃的时候,便是开始怀疑其实明远体内的黑色阴影压根没有驱逐干净,所以她当时在黑色球体解体的时候便是诈了对方一下,喊他别管她,结果对方还非常卖力的表现了一番吐血使用法术的苦肉计,可惜她完全是没有被骗到。

    相对于黑色球体造成的危害,以明远的性格,他更重视她的安危,绝对不会是对她有危险的时候不做其他措施,说是让他别管就果真不管了,而且黑色球体明明是解体,他竟然脱口而出说是自爆,怎么都是让宁清秋生出几分怀疑。

    借着明远的壳子的不知名的意识体,翘了翘嘴角:“那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会让你难过后悔的事实。我其实并没有全部占据他的意识海,要伪装成另外一个人,夺舍拥有回忆都不是最好的办法,而是让他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影响他的想法和情绪,让他会做出和以往稍微有偏差或者是迥异的反应,然后一步一步的改变这个人的本性,最后彻底的取代他,让他的灵魂成为傀儡。”

    “所以,你刚才刺中的,确实是他本人。”

    宁清秋面色倏然一变。

    “也多亏他之前吐血重伤和你这一剑,不然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和你说这么多的话。你的异火很不错,对我们魔族针对性非常的强,小姑娘的剑也很不赖,下次战场再见,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的,算是对于今天的回报。”

    “你到底是什么人?”

    绝对不是泛泛之辈,魔族生性嗜杀破坏**强烈,有智慧但是他们基本上是不用脑子的,而这个人这么有心机,这样的情况下还这么恶劣的和她侃侃而谈,可见恶趣味也很重,反正是个不好相与的角色,她也是想要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日后战场相见,她也是要和他算算今天的账的。

    这个时候,她杀不了他,因为对方藏在明远的身体内,对方也拿她没有办法,大概是太过虚弱的原因,之前都是只能够借着明远的身份让她放下戒备,在最关键的时刻发出偷袭的致命一击......所以双方目前都是拿对方没有办法。

    明远的额头滴落大滴大滴的冷汗,唇色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眼睛却是猩红的,他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人族小姑娘,我们真的是很有缘分。其实我们是见过的,你忘了吗?在那个我第一次选中的人族壳子里面,我见到过你。”

    宁清秋微微一愣。

    人族壳子......边凛?!

    眼前的这个人,是魔尊!

    她眼瞳瞬间放大,那人微笑着说了一句:“下次再见,到时候希望不要这么狼狈的见你,我会还给你这一剑的。”

    明远眼瞳中的猩红一点点褪去,眼神恢复了清明,他的大脑和腹部都是一片沉闷钝痛。

    他还压根有点摸不清状况,只是有些虚弱的喊道:“清秋......”

    “你下手,还真够狠的。”

    他有点龇牙咧嘴的。

    疼得厉害。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给他一剑,但是明远对她的信任是真的达到了性命交托的地步,所以他没有还手,也没有怀疑,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是隐约还是猜到了什么。

    “别说话。”

    宁清秋几乎是第一时间抽出了所有的无垢火,确认他的体内这一次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外来物存在,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炼心剑抽出,明远眼前一黑,闷哼一声。

    她用特殊手法封闭了他的腹部周围血液流动,将陆长生留下来的九转还魂丹都是掏出一把,直接塞到明远的嘴里。

    “吞进去。”

    明远苦笑着咀嚼了几下,因为数量太多,压根都是吞不了,他有点无奈:“放心,死不了的,你就不怕我虚不受补?陆长生的药药效特别的强,吃一粒本就是够了,这要是吃太多吃出毛病了,那不是毁了陆大神医的一世英名?”

    宁清秋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本来是特别担心加愧疚的,这会儿看到他还能这么毫无芥蒂的开玩笑,依然是无奈又好笑的。

    真是的......

    将疗伤的膏药递给他,让明远自己在腹部伤口敷药。

    本来是想要亲自动手,被明远强词拒绝,说是男女授受不亲,因为红娘子那个妖精的逼迫,他目前对女人都是有了点心理阴影......宁清秋当然是知道他不过是在开玩笑,怎么看这个家伙都是害怕七夜知道以后吃醋吧?

    于是她便是带着嘟嘟转身走远了一点,让明远自己处理一下伤口。

    嘟嘟整个怪都是懵逼的。

    说实话,它现在都是有点反应不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都好好的,打败了黑球正在该兴高采烈大肆庆祝的时候,宁清秋突然给了明远一剑,它可没忘记当初通过银灵人的精神核心找到明远的时候她有多么的心急如焚,明明是同伴,怎么突然就是翻脸了?

    所以它压根都是茫然的,结果围观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怎么弄清楚。

    宁清秋看着它那瑟缩的样子就来气:“你怕个什么劲儿,以为人家没挑的啊,再怎么饥不择食也不会有人选择寄生到你这个粉色的触手怪身上的,所以我不会给你来上一剑的,这点你放心。”

    嘟嘟讪讪的动了动,然后问道:“那个黑色球体还有就是在你同伴的身体内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说出来他的来头真的是要吓死你。”

    宁清秋似笑非笑,目光灼灼的盯着它。

    “那是魔尊,魔尊的神念分身。”

    她一个字一个字确凿无疑的说出来。

    嘟嘟立刻从原地蹦跶起来,大声的吼道:“不可能!魔尊怎么可能进入到蓬莱......”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