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前路曲折,却也光明
    按照七色领地的属性,一个一个的找过去,总是可以找到的。

    宋海总不可能也倒霉的落入黑暗沼泽,即便真的掉下去了,那么以他的能力应该也不会死,不过肯定会很狼狈就是了,宁清秋和明远二对一,当然不怕他。

    “到时候我们顺道还可以和七色种族们谈判一下,魔尊都是出现了,这里也变得不安全了。蓬莱都是要被染指,想必没有任何一个种族愿意看到魔族触碰成仙禁忌吧?”

    所以,没有任何一个种族,可以在魔族窥视云荒的时候,真正的做到置身事外,大家都是要被迫卷入到这一场时代的大波澜中,随波逐流还是逆流而上,被冲刷掉还是历久弥坚,都是要看未来。

    明远却是眉头一皱。

    他看着宁清秋,有些迟疑的重复道:“你刚才说......魔尊?”

    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遇到其他的敌人远远不止于让他这般模样,可若是那个敌人乃是最大的boss,就算是明远心里也是没底儿。

    他总算是知道宁清秋为什么要刺他一剑了,因为没有办法,至少他现在还安然无恙的活着,就是要感谢宁清秋的当机立断。

    不然的话......

    结局可能是会生不如死,最可怕的是,他自己也许就这么落入悲惨的境地,都是一无所知。

    明远苦笑道:“看来你救了我两次了。魔尊的神念分身莫不是看上了我这具肉身?所以之前是被他神魂占据了?难怪我总觉得情绪有些不对,但是又感觉不出个所以然来,当时更是毫无所察,这会儿回忆起来才觉得时不时地便是有一段空白时间......”

    宁清秋安慰道:“不要在意这些,魔尊他合道至尊,以大欺小,没什么值得骄傲的,而且大家是敌人,对付敌人就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手段都是可以,他想要占据你的肉身盛放虚弱的灵魂神念,可见这个时候他也不过是强弩之末,不然之前也不会被我的威胁吓退,可见他这个时候确实是没多少力量。”

    明远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若是再找到他,也许可以把这一抹魔尊神念分身留在大草原上,即便是合道至尊,若是被斩灭一道神念分身,必然是会受创,到时候对我们来说,又是有利的。”

    嘟嘟在一边听得目瞪口呆。

    它若是没有听错的话,眼前的这两个人族修士竟然在打着魔尊神念分身的主意?

    一个合道大至尊的神念分身,还是魔尊这样承载一族乃至于一界气运的恐怖存在,理论上就是大概是除了那位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主宰之外,所有凡人和智慧种族所能够抵达的生命极限最顶端的层次了吧?

    而宁清秋和明远不过是修炼时日尚短的两个元婴修士而已。

    合道至尊吹口气,都是可以杀掉一大片的元婴。

    这是力量等级的层次问题。

    不是一个量级的。

    该说他们找死呢,还是找死呢。

    但是宁清秋和明远知道两个人都不是贸然冲动的人,世间的事你若是连想都不敢想,怎么敢去做,若是连试都是没有试一下,又怎么知道绝对是做不到?

    狩猎合道修士的神念分身,听起来简直是疯狂,但是在目前的形势下,却也不是纯粹的异想天开,而是有着实现的可能性的。

    若不是魔尊神念分身本来就是衰弱到一个极致,想必当初他也不会寄生在明远遇到的沼泽腐化妖兽体内,更不会借此进入明远体内企图夺舍,夺舍还不是一蹴而就,竟然还要借着明远本身虚弱的时候动手,可想而知,这一抹魔尊的神念分身到底是虚弱到了什么地步。

    可想而知,魔尊心里萦绕的念头,绝对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绝对的憋屈。

    不过嘛,趁他病,要他命,这可是修士的座右铭。

    两个人商议好计划,便是修炼的修炼,疗伤的疗伤,接下来的事,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说不得还要好几场大战,所以必须要养精蓄锐。

    嘟嘟默默地守在洞口,一整夜都是思考有关于七色种族何去何从的问题,有关于蓬莱、云荒、异族和人族、还有魔族这种种问题,彻夜难眠,随着日头渐渐升高,天地一片光明,它的心头也像是被洗涤干净了一般。

    它做不了主,就让七色领主们自己头疼吧,反正宁清秋和明远不是都说了,要一个一个领地的走过去吗,大不了商谈的时候它多帮宁清秋他们说几句好话罢了,反正相处下来,虽然觉得宁清秋有点凶,但是再怎么说都算是个不错的好人。若是对它温柔点就更好了......

    跟他们合作,总比一无所觉的时候被魔族欺负到头上来惊慌失措的来得好。

    这是嘟嘟的直觉。

    于是宁清秋第二天见到的触手怪嘟嘟大人便是恢复了往日的模样,没了昨天那股纠结到爆的模样,看样子是想通了或者说看开了?

    “你做好了决定?”

    “哦。”

    “怎么说?”

    “你们能够说服我,但是不一定能够说服七色领主们,进而说服整个七色大草原上的种族,这个过程应该很不容易,你们需要拿出有力的证据并且让所有的种族都是愿意相信你们,要知道,我们的祖先都是被人族驱赶出来的,所以想要联盟,应该是很不容易。”

    因为谁也不知道人族在战争时期会不会刻意的坑七色种族们,而且即便是最后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人族会不会独吞胜利果实,而把七色种族们顺道送进地狱顺便占据这片蓬莱之地边缘的草原,都是个未知数。

    以以往人族做的那些事儿来看,他们确实是干得出这样的事来的。

    若是没有足够的信任,联盟一事就是天方夜谭。

    比如说和妖族联盟,要不是因为万妖城长久以来在圣地和九州占有一席之地,要不是有着万妖城主这个定海神针放着,要不是七夜这个身具悬空山和日月神宗两大圣地传承者的身份在那里摆着,这个联盟和谈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正式达成。

    宁清秋吐出口气:“前路曲折的,但是也是光明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