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吾手中剑利,可否割下汝头?
    宁清秋并不觉得嘟嘟是个无名小卒。

    当初在阁楼里面那么多的类人种族,都是对它十分恭敬,而且能够在聚集地开那样的一个容纳各种族来往的客栈似的地方,可见嘟嘟身份并不简单。

    而且红色领的事它说得头头是道,对于银灵人的消息也是知之甚详,反正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普普通通的七色种族,应该是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的。

    这倒不是宁清秋就打算因此利用嘟嘟做些什么。

    一个嘟嘟,对于整个七色种族来说,又能算得了什么?

    主要是嘟嘟都是可以理解他们提出的建议,那么就说明了七色种族到底不是会被过往的历史和仇恨蒙蔽双眼,它们仍然会怀疑人族,就算是宁清秋自己都是没有办法保证所有的人族都是会和他们一条心。

    人族也有叛徒,也有奸细。

    他们卖族求荣,他们自私自利,他们利欲熏心。

    就算是一心为公,对付魔族尽心竭力,也不能保证战争之中他们会对结盟的异族一视同仁,在战争结束后独吞胜利果实坑杀队友的事儿也不是没有野心家干不出来的。

    宁清秋只能够保证,自己绝对不是那样的人,而如果七色种族们信任她同意结盟,那么她必然会竭尽全力保护它们在战争时候有一样的待遇,战争结束之后也会得到它们应该得到的,而不是过河拆桥,被利用完了就会被扔掉。

    明远笑着说道:“你能够这么想就好了,一个新的时代来临,这一次,会和过往截然不同。魔族虎视眈眈,我们所有的种族都是应该枕戈待旦联手对敌,你所有的担忧都是不必有,我们家族在人族的地位非比寻常,清秋的道侣更是在人族举足轻重,有她的保证,你们七色种族绝对是不会吃亏的。”

    嘟嘟摇摇头没说话。

    空口白牙说两句,就会有人为你掏心挖肺全心全意的信任,或者为你抛头颅洒热血,什么都是不管不顾的事儿,现在已经是不会发生了。

    那样的故事,也许曾经有过,但只会是在传说里面,而那样做的种族,都是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比如说原始之森的树精们,就是个血淋淋的教训。

    嘟嘟虽然并不精明,但是它也不是傻白甜。

    一切,都是要看事实说话。

    他们没有继续耽误时间,立刻便是朝着蓝色领的中心行走。

    美人窟的问题被解决了,他们其实在七色大草原算是有功之臣,但是有嘟嘟建议他们最好是对这件事绝口不提,不要暴露他们便是美人窟妖精屠戮一案的罪魁祸首,因为七色大草原上确实是还有一批她们的忠实粉丝。

    嘟嘟虽然无法理解,但是作为和宁清秋和明远一起行动的伙伴,它还是非常尽职尽责的提醒了这一点,不然走到哪里都是有反对派跳出来甚至是一直不停的追杀制造麻烦,那肯定是会耽误他们的时间。

    而现在,时间不等人,事情太多,他们都是需要处理掉的。

    沿途的美景,宁清秋都是没有多少闲工夫看,有空便是和明远凑在一起商量联盟计划,谈论外界的局势,好在现在宋海和他们一样困在这个地方,只要是北疆王的某个大计划没有成功实现,那么目前大唐的战局就是稳定的,只要是中土不起风波安然无恙,那么最后人族的基本盘就是不会崩的。

    清澈的小溪缓缓流淌,宁清秋掬起一把水,喝了一口,甘甜清凉沁人心脾,阳光下,她慢慢眨眼,肤如凝脂发如黑缎,美丽得不像是人间女子,却像是九天仙女。

    她顿了顿,和明远对视一眼,同时看向一个方向。

    嘟嘟问道:“怎么了?”

    明远道:“有人来了。”

    嘟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七色大草原不禁止互相往来,随便在路上碰到其他种族,很正常的啊。”

    宁清秋摇头道:“不是,他说的有人来了,是真的有人族过来了。”

    嘟嘟愣了。

    这怎么最近接二连三到处都是有人族冒出来啊,之前千年万年都是冒不出来那么一两个,最近都是扎堆似的。

    莫非七色草原真的是要被人族占领了?这就是前奏不成?

    宁清秋握紧了炼心剑,不过下一刻,她整个人都傻了,美眸瞪得大大的,难得的有点愣神。

    甚至是要抬起手来揉揉自己的眼睛,怀疑眼前是不是落入了敌人的幻像陷阱中。

    那个白衣若雪的清冷男子,那个红衣似火的脸上写满了邪魅狂狷四个字的家伙,看着怎么那么眼熟?

    那并肩而来的两个人,正是陆长生和苏红衣。

    她推了推身边的明远,难得的有些结结巴巴:“你你......看看,那是不是陆长生还有苏红衣?我的眼睛花了?还是说我们落入幻阵?他们为什么出现在这个地方啊!”

    明远脸上有喜悦,但是也有着凝重的担忧。

    因为眼前出现的是货真价实的他们的朋友,那么只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个蓬莱之地,果然是神奇,竟然是链接了大唐和九州两个地方,那么除了空间壁垒之外的那一条瀚海古国的传送阵的通道之外,这里竟然也是一个中转站不成?!

    陆长生颔首,眼眸若海,轻声道:“别来无恙。”

    宁清秋有点愣愣的点头。

    苏红衣便是笑了,轩长的眉一扬:“怎么,这就不认识了?这才多久没见,你就把我们给忘了,这也太让人伤心了......”

    宁清秋嘴角抽了抽,这个男人,永远不正经。

    “好说好说,我忘了谁也不敢忘了苏杀神啊。不然还不被追杀到天涯海角?”

    “言重言重,换个人我铁定是会这么做,因为那绝对是被人看不起了,我可不能忍,但是若是你嘛......忘了便是忘了吧,护花使者太多,我可惹不起......”

    宁清秋脸色微沉,弹了弹炼心剑,剑身轻轻震动,发出微微的嗡鸣声:“吾手中剑甚利,不知可否割下汝头?”

    苏红衣笑脸一僵,拱手作揖:“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别在意我别在意我。”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