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解除后顾之忧
    宁清秋整个人处于完全的心神放松的状态。

    她飘飘荡荡的就像是在梦中,或者是被一朵软绵绵的云承载着在肆无忌惮且漫无目的的飘。

    陆长生和明远以及苏红衣和嘟嘟,都是站在原本的位置上,透过半透明的海蓝色薄膜也就是水母的表皮,看到了躺在水母体内的宁清秋。

    “这需要多久的时间?”

    明远忧心忡忡。

    因为宁清秋几乎是处于一个无意识的状态,让他想起了之前那一段记忆空白却又隐约的记得的行动时间段。

    那样的感觉实在是可怕,所以不敢保证魔尊对着破坏了他的计划的宁清秋会采取多么狠绝又极端的手段,即便是那个时候的魔尊的神念分身虚弱到了一定的程度,但是合道至尊的手段实在是太可怕且难以揣测了,所以明远真的非常担心宁清秋会不会在这样的意识沉睡的状态下,被潜藏在某个地方的什么鬼东西给附身啊占据啊夺舍啊什么的......

    到时候七夜回来会不会拆了他还是次要的,明远绝对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因为那将意味着宁清秋的灾难,都是因为他带来的。

    那绝对是明远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他宁愿自己承受这样的代价,也不想看到宁清秋代替他承受这些。

    蓝色水母温和的声音,就像是唱着摇篮曲一样,就连体内的宁清秋的表情都是变得更为的惬意,它说:“放心吧,蓝色领最大的特色之一就是我们水属性居多,且体内的真气最为温和纯净,整个七色大草原上面的无数异族,几乎是找不到比起我们蓝色种族更为适合驱逐负面力量的种族了,且因为这片湖乃是我的诞生地,且日日夜夜都是有着无数的蓝色领的子民们的精神信仰和供奉,所以我在这里的力量是最强大的,且永不断绝。”

    “这个小姑娘躺在我的体内,即便是魔尊留下的残存负面力量,应该也是抵抗不住我的洗礼和精粹的,毕竟这里不是魔界而是七色草原,且你们都说了,当时魔尊已经是极度虚弱,不是本体到来而是本来就被重伤的神念分身,那么我还是有相当的把握的,所以不用担心。”

    正是因为看到宁清秋身上渐渐飘逸出的黑气,它嗅出了一种很久很久都是没有感觉到的极度邪恶的负面力量,和记忆传承里面的东西一对比,立刻确认了这的确是魔族的气息无疑。

    且纯粹而强大到了一种极致。

    蓝色水母感觉到了本能的威胁。

    所以它再无疑虑的相信了这些人族的话。

    这也是它尽心尽力的救助宁清秋的最大的缘故。

    既然是证明了这些人说的都是真话,那么人族在狡诈善变,这个时候对七色草原的种族来说,都是朋友和援军,单靠它们自己,想要对抗魔族,还真的是没有取胜的把握。

    人族当初既然是赢了第一次,赢了第二次,那么三次四次也会是胜利者,蓝色水母选择押宝。

    其实它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七色种族若是不想要流离失所,失去七色大草原这片神赐的福地,那么就算是战到最后一兵一将,那都是不能够后退半步。

    看来,要尽快的通知其他的几大领地的主人了。

    这个消息,必须尽快让七色大草原的所有种族和所有的个体知道,唤醒它们的危机意识,因为七色大草原实在是远离战争太久,它都是害怕它们太过掉以轻心,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就是损失惨重,那么后期都是没有翻盘的可能性了。

    看来,需要尽快的派出一个拿着她的指令和信物的使者了。

    目前,其实就有一个最合适的对象。

    蓝色水母在心里斟酌日后的计划,目光却是投到了嘟嘟的身上。

    粉色的触手怪身体微微的一颤,机警的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异样。

    应该只是因为自己太过疑神疑鬼了吧,毕竟在场的所有的人包括蓝色水母全部都是比它厉害的大高手,所以他们都是没有任何的反应,那么自己感觉到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盯上......

    那应该是错觉吧。

    嘟嘟想,还是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宁清秋从蓝色水母体内出来的时候,简直是神清气爽,和之前对比起来,简直是去除了身上笼罩着的枷锁。

    简直是负荷严重的人,突然得到了喘气的机会一样,瞬间世界都是不一样了。

    她暗道:没想到魔尊也是会用阴招的人,当时他必定是十分虚弱,那个时候假装和她掰扯一些之前的事其实压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不过是想要借着那个机会,转移她的注意力,其实不动声色的在她身上动了手脚,其实那个时候已经是把算盘从明远身上打到了她的身上。

    果然阴险。

    倒是颠覆了她之前对于魔族脑袋一根筋只会破坏的暴力狂的想法,看来这一届魔尊果然是不同凡响,不走寻常路,难怪都是走起了在人族发展叛徒内奸的路线,而不是以前的一**的莽撞流,不得不说,他们的运气不好,这一次面对的对手,实力和智商计谋,都是相当的厉害,关键是不择手段。

    也不知道七夜在冥界深渊如今怎么样了?是否还顺利呢......

    不同的人,不同的天空,都是同样的念头。

    陆长生再次探查宁清秋的身体。

    果然发现根除了所有的魔气。

    “你的无垢火,最近一段时间,都是按照真气在经脉中的流动方式,一起进行流转,这样的话才可以确保绝对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负面力量和魔气残留。”

    宁清秋点了点头,对这样的事儿当然是不敢马虎对待。

    蓝色水母道:“我已经是将我要说的话录制在了这些萤火灯里面,因为要坐镇蓝色领的缘故,就麻烦你们再各个领跑一趟去分别说服各色领的领主们,只要是领主们相信了你们的话,那么领下的种族便是可以很快的接受,萤火灯应该是可以帮助到你们的,我好歹是在七色草原上有几分话语权和薄面,至于说使者......你们既然是和嘟嘟熟悉,我也相信它会做好这件事,那么这些萤火灯就交给你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