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宋海”再现
    嘟嘟摇身一变,从队伍里面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变身成为了身负重担承载使命的人,瞬间层次就是被无限的拔高了。

    它努力的竖起圆滚滚的身体,所有的触手都是伸了出去神情无比郑重的接过了蓝色水母赐予的萤火灯,那将会是七色种族的希望。

    一行人重新踏上了征程。

    路漫漫其修远兮,他们的事情,还有很多。

    一处隐蔽的空间,黑漆漆的没有任何的光芒,黯淡的夜色中,甚至是连星光都是透不进来。

    若是宁清秋他们能够来到这个地方,必然是会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

    宋海正气息奄奄的躺在潮湿阴暗的土地上,连喘气都是带着浓浓的铁锈血腥的味道。

    他咳了几声,感觉胸腔处疼得厉害。

    宋海的运气非常的不好。

    他和明远的遭遇差不多,都是掉入了那个腐朽黑暗的被负面力量侵蚀堕落的黑暗沼泽,遭遇了腐化怪物,只是这个腐化怪物不是有魔尊神念暂时寄生的那一种,但是实力仍然是很可怕的,不容小觑的那一种。

    最可怕的是数量。

    并不是的单独的一只。

    宋海很倒霉的遭遇了围攻加车轮战。

    于是这位大名鼎鼎的独臂斗罗经过了艰苦卓绝的持续战斗,落到了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地步,后来自己都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被狠狠地击落在沼泽的某个地带的时候,眼看着腐化怪物的脚都是要踏下把他踩碎成肉泥,他突然就被神秘的波动传送到了这个地方。

    宋海这个时候完全是在等死。

    因为他的储物戒指这样的空间装备全部是在和腐化怪物的战斗中以及那股神秘波动传送的时候彻底的毁坏了,所以他不单单是丹田处山穷水尽没有丝毫的真气,就连疗伤丹药甚至是单纯的草药都是没有,伤势越拖越严重。

    他倒是不怕死。

    唯一可恨的是,那两个人竟然是跟着他一起进来了这个神秘之地,要知道,这里可是北疆王苦心孤诣瞒了无数年的大隐秘,甚至是可以说是他仰仗作为反叛大唐对抗人皇最大的本钱和底气,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他竟然是要辜负北疆王大人的看重,将这个要地就这么拱手让人。

    宋海极度不甘,甚至是带着强烈的怨恨。

    也许是意念太强烈,一团模糊的黑雾,勉强可以看出人影状的东西飘了进来,他本来是看不上这个肉身的,但是这个人临死的时候发出的意愿真的是太强烈了,很大程度上引动了他的胃口,这个时候这具被仇怨憎恶侵蚀的肉身,才是最符合他的要求的。

    “你想要获得力量?想要完成未了的心愿吗?把身体交给我吧,你所有的愿望都是可以得到满足。”

    遥远又虚无的声音出现在宋海的耳边,他眼前都是迷迷糊糊看不清画面,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声音应该是非常的让人惊惧戒备的。

    但是他这个时候反而是什么都不在乎了,因为已经是面临到了最差的局面。

    “你要什么,都可以拿去,只要是可以完成我要做的事。”

    他掉入地狱深渊,万劫不复,也是不在乎的。

    人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北疆王对他有知遇之恩,看重之情,所以宋海愿意为北疆王的大业付出一切,不论这样的行为到底是在其他的人眼里算不算叛乱又会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甚至是损失,他都是不在乎的。

    宋海这个人本事不大,只看到眼前的一片东西,鼠目寸光也罢,胸无大志也罢,他就是这样的人,极端也自我,认准了什么就是怎么也不会变了。

    魔尊微微一笑,黑气整团把人包围住,带着笑意的声音承诺道:“如你所愿。”

    宋海的眼睛慢慢的闭上,生气一点点的流失,直到最后没有任何的活人气息,下一刻,他的鼻翼微微煽动,倏然张开了眼,猩红的光在眼底一闪而过。

    站起身,发现自己只有一条独臂。

    嫌恶的皱了皱眉,黑气翻滚,宛若黑蛟一般缠绕,肉眼可见的,他空无一物的残臂渐渐地生长出来,除了肤色比较白皙,倒是和正常的手别无二致。

    活动了一下,低声道:“还算灵活,凑活着用吧。”

    “人族的身体,果真是孱弱。”

    比起本体来说,简直是天壤之别。

    但是这个时候,要求显然不能太高。

    神京城被那个人族灭杀掉了神念分身最关键的主要核心,剩下来的都是逃逸出来的残念,魔尊费尽心机的在云荒世界进行补充,但是九州的能量实在是太匮乏,负面力量黑暗属性的东西也实在不算好找,毕竟现在魔修式微,所以魔尊可谓是倒了血霉,屋漏偏逢连夜雨,辗转好一段时间,才算是稍微恢复了一点元气,后来竟然是机缘巧合之下就来到了这里。、

    其实这个时候宋海的外表已经是大变样了,大概是因为魔尊的意识占据了这具**的缘故,他已然是发生了大的改变,皮肤苍白如雪,嘴唇猩红似血,病态而阴郁,这身体健全的时候反而是比起之前残废的状态更加像是个病人。

    看着特别的渗人。

    他目光中带着无机质的冷酷:“这个时候,该好好地找人算算账了。”

    他的手摸到丹田腹部的位置,神色极度残忍,这被人刺中一剑,当真是疼痛非常,他可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

    虽然是当时在那个女人体内留下了阴暗的气息种子,但是,就在刚才,那股和自己同源的气息,彻底的消散了,那怎么行?

    他身影快速的掠过,借助宋海的**,总算是拥有了暂时横行的力量。

    宁清秋倒是不知道自己被谁盯上了,她背后隐约发寒,便是戳着嘟嘟的圆头:“说实话,你是不是又在心里面骂我来着?”

    嘟嘟疯狂的甩头。

    感觉最好冤枉。

    自从人族队伍一天一天壮大,他们不单单是实力包括人数都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自己就算是现在成了蓝色水母指定的使者,但是到底是不敢和宁清秋大小声的,因为绝对是会被毫不留情的教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