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没必要瞒着陆长生
    宁清秋又在练剑。

    剑光如水,如流星闪电,如飞花落叶。

    千变万化。

    可谓是水无定型,云无常态。

    明远拍了拍手道:“好剑法,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当真是兼具形与意。”

    苏红衣向来是个实用主义者,这个时候却也赞同道:“看着是美人舞,其实是杀人剑,这剑虽然看似花里胡哨不堪一击,其实是温柔中带着杀意,清冷中带着无尽的戾气。”

    “是我喜欢的风格。”

    陆长生淡淡冷冷的瞥他一眼:“剑道至真,她的剑,可不单单是为了杀人,你的看法,有失偏颇。”

    宁清秋收敛了自己外放的剑气领域,整个人轻移莲步,轻盈的身姿灵巧的步伐,笑眯眯的说道:“好了好了这有什么可争的,能够得到几位这样的点评,实在是我三生有幸,炼心剑有灵,都是欢喜雀跃的震动在表达自己的情绪呢......我的剑,千万种人看有千万种想法,暗合了佛家的心中有佛万物皆佛的道理,倒是借鉴了雷音寺一脉的传承......”

    说到雷音寺,便是想到了小和尚,她神色便是微微暗淡,觉得当真是可惜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样的附身夺舍强行成为另外一个人彻底的取代别人的人生,这样的事始终是让她心里不舒服。

    她成为宁清秋,这事儿自己也很冤枉,迫不得已完全的莫名其妙,但是她代替宁清秋原身活了下来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宁清秋虽然心魔已除对此没有了芥蒂,但是说到底是曾经扎在心里的一根刺,只要是有类似的事件出现,都会让她有想要除恶务尽的念头。

    又有树精的偷袭、明远被魔尊觊觎夺舍种种事件再后,都是让她对于夺舍这两个字产生了一种深恶痛绝的想法,以后是不是要专门研究一种方法,怎么都是要守护好修士的意识海,最不济不过是死掉罢了,总比让敌人占据自己的身体对自己曾经珍爱的一切肆意破坏来得好吧,那就真的是死不瞑目了。

    “别想小和尚的事儿了,”明远听她说起过这件事,当时被介绍到青云宗的那几个人,就是说明了他们便是在这次联合行动中认识结缘的,便是安慰她道,“他如今应该是登临了西天极乐净土,你也算是为他报了仇,此事便算是了了,多想无益,不过是白白伤神罢了。”

    宁清秋苦笑道:“话是这么说,我自己心里也明白这样做小和尚也不可能活过来,只是到底是有些惋惜,大好年华却是被误了......”

    嘟嘟看不懂人族的剑法,但是觉得宁清秋用剑的时候很有行云流水的美感和规律感,便是说道:“接下来的紫色领主性格古怪,但是它最喜欢各种千奇百怪的战斗手法,咱们七色种族更多的喜欢使用你们人族口中的那些术法,其他的都是不怎么擅长,偶尔出现两个靠着炼体和蛮力的,都是可以引起一阵轰动了,紫色领主生性孤僻怪异,最是喜欢寻摸古怪的战斗模式,只要是新颖独特,它就喜欢,它一高兴,说什么都是好商量,若是没有达到它的要求,那么它就是会变着法儿的的捉弄你,却也无伤大雅,就是会狼狈丢脸些。”

    宁清秋嘴角抽了抽,这个紫色领主还真的是很奇葩,倒像是幼稚园没有毕业的小朋友一样。

    这么看来,蓝色水母可能是真的最正常的也最好说话的领主了。

    “你放心,至少以你的剑法,应该就是可以达到它的标准了,至少在你之前,我们对剑这个东西的了解,基本上就是知道它处于典籍中出现记载的一种属于人类创造的战斗方式器具之一。”

    宁清秋想,她这算不算是有一技伴身卖艺,所以便是可以打动紫色领主?

    但是怎么并不觉得开心呢......

    苏红衣早就忍不住在旁边捧腹大笑了。

    宁清秋忍无可忍,最后一道剑气发出,苏红衣灵敏躲过,还要怪叫道:“好啊你,竟然对同伴痛下杀手?看我的七杀法!”

    然后一团红影和一团青影便是砰砰砰的打得热闹。

    明远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的摇头失笑。

    陆长生冷不丁的开口道:“七夜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

    若非有很特殊的情况,他绝对不相信七夜会任由宁清秋一个人出行。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七夜要做的事非常的危险,他要去的地方也非常的不简单,甚至是还潜藏着极大的隐患,不然的话,以七夜的本事和骄傲,他怎么会容许宁清秋脱离自己的保护范围?

    明远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身旁白衣胜雪的男人一眼,这位无疑是非常出色的,只是在这个时代,既生瑜何生亮,有了七夜,陆长生也是被衬托得黯然无光,最可怕的是,感情的事儿看缘分,宁清秋和七夜先遇上,就注定后来者会迟到。

    先来后到,无疑是让人觉得不甘。

    但是其实感情是也不分什么先来后到,不过是他们之间没有那一份缘分罢了。

    至少对宁清秋来说是这样的。

    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对于陆长生来说,几乎可以说是他顺风顺水的人生里面唯一最大的不幸了。

    明远想了想说道:“他去了冥界深渊。”

    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必须隐瞒的事儿。

    陆长生的根底他再清楚不过,就算是单冲着宁清秋的因素而言,眼前的这个男人绝对是最值得信任的同伴之一。

    比起苏红衣来说是这样。

    倒不是说苏红衣有什么坏心思,而是若是遇到了危险,陆长生是那种就算是自己粉身碎骨也是会拼命保住宁清秋安然无恙毫不在意的会自我牺牲的那种人,而明远先天性的就偏向于信任他。

    陆长生倏然转头,冷目如电:“他到底是多自大?孤军深入敌后?他有没有考虑过清秋?”

    若是一旦七夜出事,她该怎么办?

    虽然宁清秋生性坚韧,到时候也不会垮不会崩溃,但是她到底不过是个女子,内心有柔弱的一面,情感上给她的伤害,绝对是非常大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