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当朋友红杏出墙你该怎么办?
    陆长生的怒气来得突然而汹涌。

    明远虽然是早有预料,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气大发了。

    说真的,人家两口子的事儿,你咋这么激动啊......

    看你给急的。

    这要是七夜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不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要给宁清秋找一个能够照顾她的男人,最合适的就只有陆长生了,相信到时候七夜也会赞同他的决定......

    咳咳咳咳,他怎么都突然脑回路拐到了那个地方去了?

    呸呸呸,刚才说的话都是不算话,大风刮过大风刮过。

    “七夜他有把握才会去做这样样的事儿,而且这样的事儿总需要有人去做,他去是最合适的,你要相信他,就算是为了清秋,他也是会平安无事的回来的。”

    明远说得认真。

    这并不是自我的心理安慰。

    这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这一生,他的朋友不多,最让他佩服的就是七夜。

    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英雄的气质。

    虽然七夜从来没有想过要当英雄。

    但是时代大趋势下,风云汇聚,他就是最耀眼的主角。

    他和宁清秋的感情,让人羡慕,也让人相信这世间最伟大的力量就是真爱,它会让人做到一切做不到的事儿,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陆长生只是沉默:“这并不是相信与否的问题。”

    “希望如此吧。”

    七夜很厉害,但是冥界深渊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即便是没有亲眼见证过亲身经历过,便是可以想象得出来。

    宁清秋和苏红衣来了一场热身赛,自然都是点到为止,没有真正的打出真火来,不过是朋友间的玩笑切磋。

    当然,代价就是周围的一大片草地都是变得满地狼藉,斑驳不已,层次错落的黄色土地裸露出地面表皮,看着确实是触目惊心。

    嘟嘟脸色都是要变青了:“话说你们若是真的打架那就没有人要求你们爱护花花草草了,但是不过是闹着玩儿,你们能不能注意一点啊,七色草原资源是多,但是也不是让你们这么破坏的。”

    宁清秋没奈何,便是乖乖的拿出了回春水,在地上洒了两三遍。

    确定黄色地表都是开始冒出尖尖的嫩芽了,嘟嘟才算是重新恢复了一开始的软萌状态,宁清秋觉得它这样挺可爱的,也没有生气,说到底,确实是她和苏红衣闹出来的。

    苏红衣倒是毫不放过任何一个怼嘟嘟的机会:“你有本事对着我们大小声,等到魔族打进来了我看你要怎么说服那些没脑子的货什么叫做不要损坏花花草草,进而和平说服它们放弃破坏,进而保护你们这美如画的七色草原......”

    “苏红衣!”

    宁清秋、明远,甚至是包括陆长生这一次都是站在了统一战线上,异口同声的喊了他一声。

    意图制止。

    苏红衣双手一摊,说得好听点洒脱散漫,说得难听点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一脸我也没说错什么你们这么这副表情的模样。

    嘟嘟都是气得黑眼珠里都是汪出了两泡泪水了。

    紫色领在三天之后,就已经是近在眼前了。

    紫色领比起毫无防备和武装力量的蓝色领来说,显得严谨正规许多,至少看到了巡逻的护卫队,甚至是还有搭建的城墙守卫紫色领地的生物。

    水平么——

    大概是够得上西荒沙漠的那些沙族的水平了。

    话说被他们丢在那个瀚海遗迹的沙族长老团们,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晃荡到哪里去了......

    有没有顺着他们可能留下的痕迹找到了天楚那个世外桃源?

    还有没有可能更进一步通过天楚找到了通往中土神州的道路?

    虽然说正式的那个空间通道没有令牌和钥匙不可能通过,但是很不幸的,大唐正在发生战乱,且都听说中土四处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空间裂缝,有通向魔族的,有通往秘境的,也不排除存在着重新链接天楚的空间通道,至于说直接连通云荒九州的可能性倒不是很大,毕竟两者之间的隔绝的空间壁垒是人族还在辉煌时期,众多大能者联合封闭的,更是有人皇的手笔,绝对不是随便突然冒出来两条空间裂缝就是可以突破整个铜墙铁壁的。

    宁清秋摇摇头,整理了一下裙摆。

    她今天穿的是百花褶子裙,颜色特意选的是紫色,繁复的花纹,细碎的流苏,腰带上面更是点缀着星星点点的晶钻并且镶嵌成了形态各异的花朵,眉心更是点上了一枚紫色的莲花花钿。

    几个男人眼神频频朝着她那里打量。

    艳光四射是一回事儿。

    但是几个人都不是那种关注皮相的人,他们在意的是宁清秋这种迥异于往常的表现,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这么的慎重其事的打扮,弄得这么花枝招展的,实在是让人心里摸不着底。

    这要是宁清秋红杏出墙了,明远想自己到底是帮她遮掩呢,还是尽快的报告给七夜了结那个奸夫呢?

    真是个问题。

    毕竟两边都是朋友嘛,到时候就真的进退两难了。

    好在明远虽然是神色微妙,但是宁清秋并没有读心术,所以压根不知道他脑海里面闪现的是什么见鬼的念头,不然估计明远都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宁清秋对此的解释是:“这拜访紫色领我穿一身紫色的裙子,难道是哪里有问题?再看,我的炼心剑可不长眼啊。”

    女人有回头率值得高兴,但是若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把你当成是西洋景儿似的打量,那么再好脾气的女人都是要生气的。

    女人的容貌和年龄以及身材,是几个男人绝对是不可以随便触及的点。

    一旦是碰了,不小心便是会引燃导火索爆炸的。

    “嘟嘟,靠你了,不然我们就只有来硬的了。”

    宁清秋又一次把嘟嘟踢了出去。

    它在半空中划过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像是个炮弹似的从天而降,就这么落在了紫色领的城门口。

    至于说明远几个,差不多已经是石化了。

    明远讪讪的说了一句:“......技术不错。”

    苏红衣更是干巴巴毫无营养的说道:“好办法,好办法。”

    陆长生想了想,还是当先迈步,决定忽略刚才的场景:“我们走吧。”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