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第一场,胜!
    一头庞然大物疯狂的冲了出来,在场地上仰天咆哮,捶打自己的胸口,地面都是隆隆震动,两点猩红的目光显示它是狂暴状态。

    这是一头可怕的蛮荒棕熊。

    雪豹高亢的声音在场内回响:“这是一头带着洪荒血脉的异种蛮荒凶兽,它的实力达到了元婴期中阶,但是因为有着血脉狂暴化的特殊技能,所以全力发动起来绝对是可以堪比最顶尖的元婴后期的炼体修士,所以,想要破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除了雪豹和紫色领主看得血脉贲张双目圆睁,其他的人都是担心宁清秋的安危。

    苏红衣甚至是抱怨道:“她怎么这么爱美啊,这都是要斗兽了还穿个几层纱的裙子,待会儿要是战斗的时候踩到了怎么办......”

    他的发言,只引来了明远和陆长生同时的冷眼。

    场上的形势显然不会因为观众的情绪变化发生什么改变,反而是蛮荒棕熊因为事前被特意的注射过血脉灵药,体内狂暴的力量冲击,已然是让它陷入了完全的疯狂状态。

    它一被解开了束缚,便是寻找着肉眼可见的范围内可以感知到的生物体大肆破坏,显然,它面前的生物体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宁清秋。

    棕熊开始冲击,上半身几乎是扑出去的,带着泰山压顶的气势。

    宁清秋纹丝不动。

    越来越近。

    她的眼眸都是眨也不眨,黑亮的瞳孔里面渐渐地倒映出了棕熊近在咫尺的身影。

    也许就是这一刻,也许就是下一秒,她就会被棕熊狠狠地撞击甚至是拍飞。

    紫色领主不满的喊道:“她是怎么回事儿!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要连赢十场,结果就是个嘴炮,只会喊空话不成!这就是要被吓傻了?!”

    小猫咪很不满。

    张牙舞爪的模样看起来恨不得自己亲身跳下场参与斗兽。

    虽然说比起棕熊那庞大的身体来说,它大概是没有人家巴掌大,但是实力绝对是比起棕熊只高不低,那只荒兽野蛮凶悍,但是也就是外表唬人了点,在它手里绝对是走不过三招。

    陆长生冷冷的看了它一眼,目光寒凉:“要看就好好的看,没有到最后一刻,少在这里下定论。”

    不得不说,他的话语是很气人的。

    雪豹当即便是龇牙咧嘴,喉咙里面发出低低的吼叫。

    主辱臣死,它是紫色领主的领民,是它的下属,当然是无条件的维护这一次任性的想一出是一出的主人了。

    不管这个主人到底是不是不着调。

    小猫咪倒是很通情达理。

    想想也是。

    不是说了高手都是后发先至么,说不定宁清秋只是忙着摆pose,等到最后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再来一锤定音。

    这么一想,就觉得又有看头了。

    那样的话,一定是很带感的。

    几双眼睛全部都是注视场中短兵交接的那一瞬间。

    其实宁清秋没有想太多,她只是全神贯注的在观察棕熊身上的弱点,结果发现这头只有蛮力的荒兽全身上下到处都是破绽,压根都是十根手指都是数不完的那种,也就明白用不着考虑从哪个地方下手了。

    因为随便一戳,都是可以找到致命的薄弱点。

    简直是跟气球似的,白长那么大一坨,轻轻一下,便是会彻底的漏气,什么也剩不下。

    炼心剑宛若毒蛇吐芯,蜜蜂蜇人的那一瞬间,剑尖在棕熊的眉心处点中,让那庞然大物的冲撞力道截然而止。

    因为动作太快,甚至是出现了残影,直到刺入棕熊眉心之后,其他的人才看清楚她的炼心剑已经是彻底的刺穿了棕熊的意识海。

    虽然这样的荒兽靠的是蛮力,脑子长了和不长没啥差别,但是脑子都是被穿破了,那也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了。

    便是没用,大脑也是生物最重要的生命器官之一,也是致命点之一。

    紫色领主大叫了一声:“好!”

    当真是迅若雷霆,快若闪电,实在是让人看得肾上腺素狂飙,当然,他们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爽。

    “赢了!”

    明远和苏红衣狠狠地拍着对方。

    说实话,不觉得宁清秋会输,也没有担心过她不会赢的概率,但是当看到结果真正的出来的时候,还是抵挡不住那一刻的喜悦之情。

    陆长生一向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就连嘟嘟都是觉得与有荣焉。

    虽然它和这些人族说到底没什么关系。

    虽然他们现在说来是帮助七色种族的,但是谁也不知道若不是因为魔族对这里先下手为强,且人族过来几个人不过是势单力薄他们也许只是因为暂时找不到大型的传送通道和进入这里的办法才虚与委蛇的,这一点没有哪个七色种族可以确定。

    嘟嘟觉得人族的那一句知人知面不知心说得很对,谁也不知道内心深处,对方到底在想什么,而他们也不可能把整个种族的安危悬挂在不确定的人心上,这不是相处多久感觉怎么样就是可以确定的。

    要不然蓝色水母不会在相信他们的情况下,还是非要嘟嘟来做这个特派使者,一个是因为嘟嘟本身是七色草原的土着种族,对于大草原必定是没有什么坏心,毕竟它又不是疯了的银灵人,所以立场上绝对是会站在自己人这一边,另一方面也是想要找一个可靠的中间人,毕竟人族说话向来是天花乱坠,它们七色种族要是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带到沟里面去。

    到时候若是害了自己一个还好,要是牵连了所有的七色种族,那她蓝色水母就是罪人,但是魔族入侵它们确实是形势危如累卵,目前和人族合作势在必行,就算是驱虎吞狼与虎谋皮都是在所不惜。

    萤火灯确实是她的信物,但是这个信物必须要七色种族持有,她绝不会把它交给人族。

    宁清秋他们也默认了这样的方式,所以嘟嘟现在的地位很特殊,它相当于是人族表明态度的一个安全保障,只要是嘟嘟安全,七色种族对于他们的信任就会更多,至少保持在水准线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