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战损比和生命收割机
    没有人生来就是最强大的那一个,需要无数的战斗和磨炼,才能够更进一步,她最近的修炼又进入了瓶颈期,但是魔尊的的压力迫使剑法剑招更为简便精炼,迫使体内的真气运转速度都是快了三分。

    眼里的火,越烧越旺,越来越亮。

    魔尊的眼里渐渐地出现了浓厚的杀意。

    他在她身上感受到了那个人的气息。

    她用剑,那个人用刀,但是其实接触下来,感觉是系出同源。

    其实这也正常,宁清秋的剑当初最开始踏上剑道,悟出了最本初的剑意的时候,走的其实就是七夜的路子,虽然是触类旁通,但是底子却是极为相似的。

    他停住了动作,黑气滚滚如龙,缠绕在身,把两个人周围都是包裹住了,龙眼如灯笼,红色血腥。

    “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做七夜的人?”

    宁清秋悚然一惊。

    “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心口猝然急跳。

    难不成他的神念分身和本体的感知竟然是达到了这个程度,隔着两界空间壁垒都是可以实时传输信息,甚至是七夜都是在深渊里面遭遇了魔尊?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魔尊会发现他就是这个在云荒主世界杀了他的神念分身一次的人吧,那么铁定是会倾尽全力的追杀他,其实就算是什么过节都是没有,但是一个人族这么堂而皇之的闯入了深渊,这不是朝着魔尊的脸上抡圆了扇着他巴掌吗?

    魔尊能忍?

    他不可能忍!

    “看来你果然是认识他!”魔尊的神色极度冰冷,带着骇人的笑意,“看来我之前的猜测竟然并不是空穴来风,你和那个人族的小子果然是有关系,你们两个倒是真的挺厉害的啊,一个给我来了一刀,一个捅了我一剑,真当我是个神念分身就是好欺负的?合道至尊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样的元婴期化神期的修士杀来砍去的?”

    他攻势越发的凌厉,甚至是抽调了另外两具分身里面的磅礴力量。

    这是要毕其功于一役的节奏和架势啊。

    宁清秋却并无多少畏惧。

    她心里甚至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搞了半天是因为神京城中的那一次的杀身之仇啊,这么说来他其实并不清楚深渊的情况吧,七夜去了那么久,必然是搞出了大新闻,但是他一无所知的模样,看样子两界壁垒的阻隔比起所有的人想象的都是要大很多。

    这么说来,人皇若是在深渊失踪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虽然以他的实力就算是面对着魔尊也是凌然不惧可以全身而退,但是大唐的人联系不到他了,自然只能认为这位失踪了。

    因为他们给不出第二种解释。

    故而人心惶惶。

    其实主要是这位重新出现,那便是定海神针,什么样的妖魔鬼怪都是要老老实实的。

    她停止了繁杂的思绪。

    看着那咆哮而来的恶龙,巨口狰狞,面目凶煞,能量大得让人心惊,她甚至是隐约听到了苏红衣和陆长生的呼喊声,以及他们过来驰援的声音。

    但是这些都是不重要了。

    在这个时候,她再一次的进入了一种剑心通明的情况。

    这样的时候很少,宛若天人感应也许也可以叫做人剑合一。

    她自己的情绪被抽离,但是并没有消失,就这么以一个第三人的视角观察着自己和魔尊的战斗一般。

    一股无比原始、初生、磅礴到了无边无际的能量取代了她本人来操控了自己的身体,不是夺舍,却有一种我是天地,天地既我的感觉。

    风从龙,云从虎。

    风云撕裂,空间破碎。

    海量的剑气从她的体内诞生,就这么漫天的飞驰而出,宛若一场繁华的剑雨,剑光如龙,就这么朝着黑龙不闪不避的迎了上去。

    两者接触交错,短兵相接。

    在这一刻,两者触碰的那一点,爆发出了无尽耀眼的光芒。

    天地都是在这一刻黯淡下去,视野里面只看得到银白色的剑龙和黑色的魔龙。

    时光都是在此刻停驻。

    宛若永恒那般的长久的时间。

    其实不过就是短短的一瞬,但是感觉特别的漫长。

    剑气嘶吼,撕裂着黑龙的躯体,但是黑龙并没有被打败,它体内像是有一个黑洞,源源不断的吞噬着剑气的能量,依然不曾减速的朝着宁清秋撞过来。

    简直是超速行驶的那种,开在高速路上一定是要被罚款的,只是不知道云荒世界到底是有没有限速这个规定......

    宁清秋一边脑子里面不知道在转着什么有的没有的念头,一边是飞快的闪身后退。

    黑龙翻滚咆哮,继续追赶。

    瞬间就是变成了大逃杀。

    陆长生和苏红衣连忙跟在黑龙屁股后面追,时不时的给人来上一招狠的,但是到底是收效甚微。

    魔尊站在半空中没有动,其实是因为他完全是精神控制在操纵黑龙,这个时候另外两具分身都是没有办法供应,全部都是消散在半空中,所有的力量都是武装了吞噬之龙。

    一副要必杀宁清秋的架势。

    可见是红了眼。

    苏红衣和陆长生都是没有搞清楚状况,不知道魔尊怎么就专门盯上宁清秋一个人虽然说是记着那一剑的仇,但是也不至于这么丢了风度完全的不管不顾了吧?

    开始的时候不也是一分为三,对付他们三个吗,可见这位可不是单纯的使气的人啊。

    宁清秋其实并不是毫无反手之力,她只是灵机一动,觉得倒是有个不错的计划。

    她带着吞噬之龙左绕右绕,很快的便是接近了银灵族和红色领的战场。

    这里的地面短时间就像是被血水染红了一层,到处都是尸体。

    有的是银灵族,有的是红色领的生物们。

    战场的残酷,可见一斑。

    嘟嘟这个时候已经是忘了什么叫做胆小怕事和腿软了,很短的时间内,它就是彻底的适应了战场,因为你身边的战友和敌人都是不断地死去,很快的便是变成了冰冷的尸体,你数次都和死亡擦肩而过,几乎都是要没什么恐惧感了,因为彻底的麻木了。

    要不是亏得还有明远帮忙在居中指挥,大概是红色领这个时候队伍早就乱掉了。

    因为有着数量上的优势,加上明远还算是调度有方,其实两方的战损比相差不多。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