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敌我不分?
    宁清秋过来的那一瞬间,其实明远已经是了悟她想要干什么了。

    不知道该说是脑回路相近还是说作为朋友之间存在的那份默契,即便是两个人不需要交流,都是可以了悟到对方的意思。

    这样的合作,真的非常舒服。

    当然,对于敌人来说,就是相当的难受了。

    嘟嘟被明远扯住的时候,触手还在机械性的挥舞,自己都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整个怪都是出于麻木不仁的状态。

    它今天以前,见到的死人还没有今个儿自己杀的多。

    对于嘟嘟来说,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挑战,就是可想而知了。

    “唔唔唔?”

    它刚想问怎么了,结果明远就是堵住了它的嘴。

    传音道:“看那边,清秋过来了。”

    嘟嘟愣了愣,这才想起那边才是真正的最重要的战场。

    可以说,若不是宁清秋他们几个事先先把银灵人的队伍打了一个半残,其实自己这一方并不可能达成目前这个看似势均力敌的局面。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这没有什么好不承认的,红色领已然是承平太久,就像是其他的七色种族一样,战争这个词语距离它们实在是太久远了,资源也丰富到大家都是不愿意争夺的地步,所以七色种族们战斗力不强实在是怪不得它们。

    只是面临这样的时刻,大家才会有一种后悔的情绪,它们是不是太放任了,居安思危,它们忘了这几个字,只知道好战必亡,但是却忘了忘战必危这个前提。

    于是才有现在这样不得不求助于人族的局面。

    关键是现在人族大概是自顾不暇,明远他们知道中土和九州分离,经过灵气潮汐之后九州目前正在处于上升恢复期,而中土这个时候却是闹起了反叛,所以可以说是外忧内患,虽然说不上会伤筋动骨,但是也绝对是没有办法对七色草原进行援助。

    除非——

    他们把这里是蓬莱的信息泄露出去,那么不要说动员了,所有的人族都是会主动蜂拥而至,誓死要保卫这片自古属于人族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

    虽然说神灵已然是另外一种生物,真仙居住蓬莱的传言无数年来没有任何人证实过,但是每一个人都是发自心底的相信,即便是嘴上说着不信,但是真的等到有人说找到蓬莱了,还是几个话语真实度很值得信任的人,你看看人族会不会疯狂。

    到时候七色异族们的结局不见得会比现在好到什么地方去,人族总是有本事走到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把它变成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东西,所以——

    宁清秋觉得,这个时候泄露蓬莱的所在,起到的只会是反作用。

    好钢用在刀刃上。

    这个消息她要好好地思考一下,在最合适的时候放出来,必然会成为战场上的一针强心剂,到时候人族的士气瞬间就是回鼓舞到最高峰,所以这柄利器,她必须用好了。

    在这个时候放出来,只会是让人族人心不稳,特别是反叛内奸分子,大概是会忍不住搅弄风雨,到时候好好的一件事,又要被他们弄成一团糟。

    其实宁清秋最想要知道的是,若是魔族真的打过来,而这里真的是蓬莱,那么那个七色种族不敢提起的存在,那个可能就是神仙这个词语真正的形容对象的存在,到底是会默然不语的沉默当一个旁观者,无所谓世间万物生死荣辱兴衰,还是说会愤而出手,将魔族这个破坏蓬莱的平静和祥和的种族给赶出去呢......

    不过在这个希望寄托成功之前,她目前最紧要的是把魔尊神念给解决了,特别是要带着红色领的军队带着胜利和荣耀回去,不然的话,七色种族的士气将会落到最低点,这对于之后战局的走向至关重要。

    所以,她决定使用一个小小的手段。

    这个世界上,有个词语叫做祸水东引,或者是说也可以叫做借刀杀人。反正就是损人利己的事儿,她觉得自己虽然说不上是个熟练使用这种操作的人,但是偶尔干上一回,应该是挺爽的。

    吞噬之龙跟在她的身后,把她衬托得像是灰尘一样渺小,但是她身上剑气纵横,神威倒是半点儿不弱。

    嘟嘟的脸色彻底的变了。

    我的妈啊,这要是让这两个破坏狂进入到战场,那岂不是会敌我不分的来一场狂轰乱炸?

    到时候得冤枉死去多少无辜的同胞啊,宁清秋她莫不是个间谍吧?

    这么揣测虽然是很不礼貌。

    但是这么敌我不分的状况,实在是让人头疼不已无话可说啊。

    明远传音道:“安排我们的军队战略性的撤退,将银灵人暴露在宁清秋和那黑龙的交锋之下,我们就是可以在一边看戏,见它们化作粉末了。”

    嘟嘟眼睛一亮。

    要不是怕被发现,几乎都是要大声欢呼了。

    这可是个好办法,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是要是成功了的话,它们的损失就会降到最小,而银灵族会迎来灭顶之灾,此消彼长,那么这一场战斗它们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至于说怎么取得的,其实并不重要。

    七色种族不喜欢战争,能够最快的速度结束,还是胜利的结束,对它们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

    嘟嘟和明远一个一方,两头不断地指挥,短时间内红色领的军队就是稀里糊涂的开始偏离主战场,银灵族本来是杀红了眼,结果打着打着那边就是没有什么动静了,和自己砍得正欢的对手,就这么不见了。

    然后,它们就懵逼的抬起头,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说着什么,但并不是每一个银灵族都是听得懂她的话。

    毕竟宁清秋可没有那个闲工夫特意的将自己的话转化为精神波动让它们理解,对于她来说,这是对友军才进行的行为,其他的敌人,呵呵,只要是迎接失败和死亡就可以了,想要翻译的话,下地狱去找阎王去吧,若是云荒的轮回还在正常的运转的话......

    她就这么撤去所有的加持漂浮的术法,宛若自由落体的物体一般,飞速的朝着战场银灵族的聚集地中心点落下,或者说,砸下!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