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那一场血雨
    紫色纱裙宛若盛开的睡莲,美丽极了,却是在风声中极度的撕扯飘扬,若不是因为衣服的材质特殊,宁清秋估计,这么激烈的打斗,这衣服早就碎裂了。

    所以说,云荒的修士们还是很人道的,知道打架损伤衣服,所以这一块做得非常的好,法衣的材质比起法宝来说甚至是都要好,防御能力和舒适功能是兼具的,缺一不可。

    黑龙几乎是没有考虑的跟着她疯狂下落。

    光是砸落的余波,就在地面上开出了一个十几米深,直径达到了百米的深坑。

    周围地面皲裂。

    被震死震伤的银灵族数不胜数。

    宁清秋决定给这一招取名叫做升龙波动弹......不用管这个古怪的名字,她自己都是记不得是以前看小说还是漫画还是什么的里面出现过这么一个名字,取名无能的人立马就是拿来用了。

    黑龙盘旋而下,但是却是失去了宁清秋的踪影。

    魔尊冷冷一笑。

    然后黑龙便是开始在周边范围开始无差别的攻击轰炸,对着地面炸了一轮,再来第二轮。

    银灵族被无辜波及的人更多。

    当然,它们都是在飞快的远离,更高级的银灵族人拼尽全力的守护其他的族人,它们不敢对魔尊的作为由丝毫的抱怨,在他入侵所有的银灵族的精神核心之后,银灵一族就是对他俯首称臣,从此便是魔尊最忠实的狗和奴才。

    让它们去死,就能够毫不犹豫的去死。

    没有任何的属于自己种族的意志。

    某种程度上来说,早在银灵族全体疯狂之后,这个种族其实就已经是不复存在了,现在存在的这些,不过是借助银灵族的躯壳出现在世界上的一些怪物而已,魔族的附庸种族罢了。

    宁清秋本来是用地行术遁地并且将自己置身在一个开辟出来的临时空间里面,所以其实魔尊这样的行为伤害不到她。

    但是她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因为这样的临时空间其实是支撑不了太久的,她没有想到魔尊发现误伤了银灵族之后,竟然是丝毫不顾及它们的死活,竟然是在原地开始不间断的轰炸,这完全是逼着她出现。

    魔尊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就算是银灵族再不被他放在眼里只是作为炮灰和消耗品使用,但也不至于为了逼迫她现身,就是这么自己毫不顾忌的下杀手吧?

    红色领的那些生物体都是看呆了,它们永远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可怕,对于那个操控黑龙的男人产生了深深地忌惮、害怕,还有最深切的厌恶,这是七色种族最不能接受的人。

    观念简直是南辕北辙。

    它们知道了这貌似是魔族的一员,更是议论纷纷。

    明远都是有些担心的看着那个深坑处,对于宁清秋目前的处境非常的担忧。

    嘟嘟赶紧的宽慰他:“清秋很厉害的,你不要担心她,这个时候贸然插手,只会是导致更严重的后果,因为不知道她到底是有什么计划......”

    其实嘟嘟也有着私心,那条黑龙实在是太厉害,若是像是对付宁清秋和银灵族那样来对付红色领的军队,它就算是绞尽脑汁倾尽全力都是没有办法做到保护这一支军队,所以它只有一个想法,无论如何,都是要把明远留下来,虽然这样很自私,但是没办法,相比起来,宁清秋怎么都是在它的心里比不过红色领的种族,比不过七色草原上的其他异族。

    明远自然是不知道嘟嘟的这点隐秘的心思。

    但是他也听进去了嘟嘟的话。

    也是,宁清秋可不是一个软弱的需要别人来救助的人,她会自己闯过难关,实在不行,他和陆长生还有苏红衣也不是死人,关键时刻自然会出手。

    这个时候他应该是稳住基本盘,别看银灵族死得憋屈,但是它们到底是保留了一部分的有生力量,要和红色领接着拼完全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红色领这个时候经过了退出战场这么一遭,开始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一场战争会给它们带来多大的伤害了,不少的人脸上都是萎靡不振,还有对于未来的深深恐慌。

    明远知道,这个时候绝对是不可以乱。

    所以他必须表现得淡定一点,给它们足够的信心,不然的话,红色领的底儿就是要崩掉了,这一批经历过血与火的战斗的士兵,是必须要留给七色种族们作为带领新兵的人的。

    宁清秋闭上了眼。

    既然是躲避不过,不能够迂回曲折,那就在直中取。

    剑气开始极度的压缩凝练。

    渐渐地,在丹田处凝聚出一柄小小的气剑,气剑和炼心剑几乎是一模一样,就是呈现除了小小的模型状态,大概是等比缩小个一百倍差不多大小的样子。

    剑心,是一种意志。

    这就是宁清秋的理解。

    而现在,她就以强烈的心灵之力,干涉现实,制造了这一柄心灵之剑。

    这既是有杀伤力的剑器,也是她的剑心。

    可以说,别看这柄剑小小的不起眼,但是这是目前宁清秋倾尽全力可以发出的最大的攻击。

    此一击,不成功,便成仁罢了。

    一道人影冲天而起。

    像是从无名之地出现,缥缈不可寻。

    魔尊眼一亮,黑龙的红眼也是闪闪发光。

    一人一龙,便是毫无花哨的进行了碰撞。

    陆长生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儿。

    他知道宁清秋的剑法高超,剑道境界当今之世大概是同等级中无人能出其右,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的对手是魔尊这位合道至尊的时候他都是会盲目的信任她一定会是最后的胜利者,即便是魔尊只有神念分身出手。

    若是真的本尊在这个地方,以合道和其他的境界的修炼者那宛若天地的差距,他们压根不需要打了,跑都是跑不掉,大概是只有束手就擒,坐以待毙。

    宁清秋倒飞出去,以比起冲刺的时候还要几乎是快上一倍的速度。

    大口的鲜血就这么吐出,宛若盛开了一场血雨之花。

    陆长生飞身接住了她,掌中纤细的腰肢几乎是不盈一握,但是这个时候他显然是没有温香暖玉在怀的细腻感受,他看着宁清秋苍白到没有一丁点血色的脸颊,把九转还魂丹立刻就是掏出两颗,喂给她。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