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气死人不偿命
    说实话,现在场面其实是很尴尬的。

    宁清秋、陆长生还有苏红衣,就这么默默地站在一起。

    看着场内的形势风云突变,然后变得大家都是有点看不明白了。

    魔尊这不是稳操胜券了吗,大家都是在等着要倒霉要死战了,结果他自己出状况了开始发疯了?

    那黑龙乃是魔尊的力量的具象体,所以魔尊现在是什么反应,它就是什么反应。

    刚才还威风八面的黑龙,吞噬之原体,就算是被她的心灵之剑弄伤了之后缩小了那么多体型,其实都是没有损伤到实质性的,但是现在它倒是在天上十分痛苦的翻滚。

    这......

    是哪位高人出招了。

    结果几个人面面相觑,结果没有任何人站出来。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难不成魔尊的真气运转出现状况了?还是说夺舍之后宋海的魂灵其实是藏在意识海深处,这个时候终于是发现了机会要重新争夺身体的使用权了?

    宁清秋漫无目的的猜测了一会儿,觉得他们现在是太傻了,这样的想法其实是没有必要的。

    因为他们只要知道一点就可以了。

    “趁他病,要他命!”

    宁清秋炼心剑上寒光熠熠,轻薄如桃花的唇瓣开阖,说出来的却是杀气凛然的话语:“魔尊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变成了如今的这个情况,但是我们应该把握住机会,这个时候把他彻底的干掉,算是为我人族立下大功,也可以给远在深渊的七夜一点支持......”

    其实隐约的宁清秋还是有所感应,她猜测会不会是因为魔尊的本体出现了什么状况,才会导致神念分身稳稳占据上风的时候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

    她心情隐约振奋激动,却是不敢明着这么说。

    因为这显然是太过高估七夜一般,因为不论七夜怎么妖孽,到底是没有办法打破亿万年云荒的准则,那就是合道至尊是不可能被同等级之外的任何人伤到的。

    那将会是和修士截然不同的超级生命体,不是一个概念的存在。

    所以就算是宁清秋对于七夜再有信心,都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这个猜测湖成真。

    七夜能够伤害得了魔尊的本体吗?

    她从不怀疑七夜能否晋升合道境界,但是在他没有成长到和魔尊平级的程度,她不敢想象这样的打破规则的事儿会出现,虽然内心很期望这是现实。

    那时候七夜加上人皇,便是二打一的局面,这个时候自然不是讲究什么公平对战原则的时候,有数量上的优势那么就说明到时候魔族这一次又要在人族手上狠狠地吃亏......

    等等,人皇?!

    对啊,她和明远不是探查到北疆王反叛的原因就是因为朝廷自顾不暇,因为人皇失踪的缘故,到处都是人心惶惶,山头林立各派都是有着自己的算盘,简直是堪称群魔乱舞。

    所以说,人皇在哪里不确定,到底是什么状况也是没有人知道,但是有一点大家都是清楚地,那就是这位人族唯一的合道,去了深渊。

    宁清秋简直是要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鼓掌了,绝对是因为人皇和魔尊打起来了,不然不会出现这么搞笑的局面,还是在战场上,敌方的**oss直接崩溃了。

    这简直是天降大礼包啊。

    宁清秋高声喊道:“明远,我们去杀他,你带着嘟嘟它们杀光银灵族,听到没有?回来我们就开庆功宴!”

    明远也是神情振奋,本来以为都是要输掉了的情况,结果突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惊喜来得太突然他一时半会儿都是没有反应过来,人都是还有点愣怔来着。

    “好!”

    “快去快回!”

    他大声的回应,整个人都是要被点燃了一般。

    若是能够彻底的杀掉魔尊的神念分身,不论是对七色种族还是云荒人族,不论是于私还是于公,都是大好事一桩。

    也算是为他报仇了,毕竟夺舍之恨,对于修士来说,不共戴天。

    宁清秋三人朝着魔尊站立的方向而去。

    魔尊其实已经是化作一道黑影逃遁了。

    他这辈子没有这般窝囊过,气得几乎是想要杀人。

    但是很可惜,头疼欲裂,眼前都是一片模糊,真气提速都是提不起来,遁影都是摇摇晃晃的,实在可怕。

    后面几道浓烈的杀意已经是锁定了他。

    这猎物和猎人的身份突转实在是有点突兀,魔尊这样的经历过大风浪的人都是有点挺不住措手不及。

    早知道刚才趁着情况还好,他应该是立即痛下杀手而不是刻意的逗猫玩儿似的,给他们那么一点挣扎的机会,不过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买啊......

    宁清秋在魔尊的身后跟着,不知道怎么的像是从那团人形黑气上面看出了很多的委屈不满,然后就是联想到了灰太狼,都是忍不住想要在后面给他配音了,比如说......我还会回来的!

    哈哈。

    果然可乐。

    不过他们可不敢耽误太久的时间,因为不知道魔尊到底是什么时候会恢复正常,所以他们压根不敢以为游刃有余的就是可以解决这个大麻烦,要是这样的天赐良机都是没有抓住,反而因为粗心大意错过了,放跑了魔尊的神念分身,那才是要后悔死。

    恩,大抵心情可能是会和现在的魔尊一样。

    宁清秋朗声道:“魔尊大人,既然这么痛苦,你又何必挣扎了,不如让我给你一剑,好好地为你解决这烦恼,你看怎么样?放心,我下手很快的!”

    魔尊要不是涵养好,估计这个时候都是恨不得转身要和他们同归于尽了,便是再落魄,他也不是可以被人顺便的折辱的。

    苏红衣还在一边煽风点火,阴阳怪气的说道:“哎,你可别这么说,魔尊大人这眼看着都是要自爆而死,哪里需要你来戳上一剑?我看我们到时候只要是为这位收尸就可以了,你说这样的战利品是不是该特意的悬挂在城楼上给大家看着乐呵乐呵,也算是标榜我们的战绩啊!”

    宁清秋都是脚下一顿,差点都是从炼心剑上摔了下去,这也太贱了吧,她听着都是觉得要七窍生烟了,估计到时候魔尊就是死了也得从坟墓里面爬出来,你可别忘了,人家还是有本体在呢......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