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他想成仙吗?
    还是之前举行会议的地方。

    只是这一次,与会的没有宁清秋他们几个人族。

    红章鱼坐在首座,神色一片沉肃。

    对它们来说,也许今天的会议比起之前的会议更是需要它们慎重。

    蓝色水母的温和声音首先响起:“大家先不要沉默了,还是各自说说自己的看法吧,毕竟这件事需要我们所有的七色领主进行商榷,事关重大,大家都是考虑清楚了把心底的想法都是说出来,我们集思广益好好地决断一下这件事。”

    绿精灵有着精致的五官,外表看起来是最像人族的,只有尖尖的耳朵和绿色的眼睛和发色彰显它乃是异族。

    它第一个跳出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用力之大,旁边的青翼蝠都是为它觉得手疼。

    “我就说这些人族不安好心,你看这么快就是露出狐狸尾巴来了,他们和魔族一样狼子野心不值得信任,就是冲着我们的丰富的资源来的,我们应该是和他们划清界限,且对于这样的打探七色种族最大的隐秘的行为予以最坚决的摧毁!”

    它一副狂热的想要开战的姿态。

    对面的橙色绒毛的小狐狸和黄狼瞬间就是炸毛了。

    搞什么啊,说着说着就是开始指桑骂槐了不成,没事儿把它们牵扯进去是要干什么!

    绿精灵就是很奇怪,一边是坚决的抵制厌恶人族,一边又是不自觉的学习人族,还喜欢用他们的语言文字和典故,说话方式都是朝着人族靠拢,还在那里振振有词,看着真的是非常的可恶,最可恶的当然就是把它们也波及到了。

    狐狸和狼有错啊,被你们整天引用来引用去的。

    真当咱们没脾气不成!

    小狐狸冷哼一声,捋捋毛:“绿精灵你少在那里大放厥词了,难道我们七色种族有本事和魔族以及人族两面开战?你这莫不是失心疯了吧!”

    黄狼比较沉稳,他也赞同道:“对啊,这件事我看我们还是要慎重一点,稍微选择出错都是可能把整个七色种族带入万劫不复之地,我还是赞同站在和人族一同的立场上,先对付魔族,并且尽力保障我们在人族面前的相关权益。”

    红章鱼非常满意黄狼的发言,它也是同样的想法,看到已经是脱胎换骨的红色领的军队,听到了嘟嘟对于几个人族的详细描述,红章鱼已经是做出了决定。

    它说:“黄狼和橙狐说得不错,我也认为需要和人族达成联盟,至少现在是这样,别忘了,人族虽然势大,但是目前来到我们七色草原的也就只有这么寥寥几个人,他们虽然是实力高强,可以作为战场上的奇兵,但是到底是不可能对我们发动什么侵略战争的,而魔族则是必须要消灭的对象,所以......我们必须和他们成为朋友而不是敌人,至少目前暂时必须如此,所以我希望有的人要压抑一下自己的脾气和个人喜好。其他的人,有什么想说的吗?”

    紫色小猫一直是懒洋洋的打着瞌睡的样子,这个时候呼噜了几声,说道:“红章鱼说得不错,不过有一点我需要提醒大家,人族的贪婪和野心所有的人都是知道,诸天万族的尸体还在前面摆着,我们的先辈们到底是怎么艰辛的在这里获得苟延残喘之机的大家心里也不是没有点数。人魔两族,大概唯一的不同就在于魔族想要摧毁我们,而人族想要完全的谋夺这片领土。一个以刚一个怀柔罢了。”

    “所以,不要完全的信任人族,但是这个时候却也不是和他们翻脸的时候,我的发言完毕。”

    这一次,所有的人都是对紫色小猫刮目相看。

    这家伙怎么回事儿?

    怎么竟然是一改往日的懒散古怪的作风,竟然是长篇大论这么一顿,关键是还很有道理说得非常的中肯的模样,大家到底是不是幻听了,还是说之前都是小看了它?

    这家伙只是小事儿上糊涂,大事上从不含糊?

    还真的是藏得很深啊......

    青翼蝠嗡嗡的扇了一下翅膀,说道:“紫色领主说得不错,我看嘟嘟带来的消息可靠,咱们暂时可以把这里的事情告诉几个人族,反正只要是不把最关键的那个东西告诉他们,就当做是讲一讲先辈的光荣历史故事了,还可以谴责一下当初人族屠戮诸天万族的霸道行径,看看他们的脸皮到底是有多厚还敢旧事重演。”

    蓝色水母出声道:“不要这么大的火气。人族也是分人的,这几个人我接触过,观感当真是不错,而且那个人族女剑修我出手救过她,算是有几分情面,那个姑娘是个知恩图报的,他们都是有原则的那种修士,不是贪得无厌的曾经被树精一族救过的那种卑鄙小人,我们不要因为一次事件就是彻底的对人族厌恶戒备起来,这对于日后的大局不利,我希望个人摒弃个人好恶,真心的为整个种族考虑,这是我的肺腑之言。”

    其余的领主都是沉默。

    红章鱼最后定论道:“就按照青翼蝠领主的办法,将我们七色种族先辈怎么来到这片草原和开辟一片生存的空间的历史传承都是告诉他们,就当做是讲一个故事了,虽然它是真实的......这样大家都是可以接受吧?没有人反对的话就这么办!”

    宁清秋等着会议结束的时候,想了想,提了一壶酒走到陆长生面前,他斜斜的倚在窗前,望着天上那轮清冷的月,神色清渺寂寥,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宁清秋看到他就是想到了一句词: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她轻声道:“来一杯吗?”

    陆长生略微的怔了怔,她已经是很久没有这样的主动单独来找他了,像是刻意的避讳,所以他也配合她,不会单独主动去找她,免得她不自在。

    宁清秋这么一来,倒是让他有点受宠若惊到了不知所措的地步。

    他颔首道:“好,谢谢。”

    宁清秋沉默须臾,问道:“你很想知道蓬莱的奥秘?”

    难道就连陆长生都是逃不过这样的好奇心吗?他想要成仙?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