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魔尊的盘算
    宁清秋几乎是燃烧了精气神是除了这有去无回的一剑。

    她的剑道,从来都是这样的美丽得近乎是惨烈的。

    绚烂而辉煌。

    但是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

    女槐怨鬼也是大惊失色。

    本来几个高等魔族早就是被自身的强大迷了眼,以为只要是魔族重新降临云荒世界,那么不论是人族还是什么种族,统统都是要倒在魔族前进和毁灭的道路上,化作它们的勋功章,让它们在魔尊面前好好地长脸,扬眉吐气。

    女槐怨鬼本来是选择几个人族里面唯一的一个女性,也是就是宁清秋,看着便是好欺负一点,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的剑道竟然是这般的凌厉绝伦。

    她都是有些承接不过来。

    这可把它给气坏了。

    这要是传回魔界深渊,那自己岂不是丢人至极?

    魔族最是讲究血脉准备上下等级森严,但是同等级的也是并不其乐融融的,魔族没有同伴,对它们来说,一切挡在自己前进路上的都是敌人,不过是因为上面有最顶端的**oss盯着,大家都是老老实实的听话,知道自己人不可以打起来,要发疯都是要去云荒主世界,不然的话魔族早就是内乱起来了。

    女槐怨鬼也是拿出来压箱底的本事。

    她眉目之间渐渐地扭曲成一团血色,细小血肉触手几乎是无中生有的从她的脸部疯狂蔓延长了出来。

    一股恶臭和极度的负面阴暗的情绪开始渲染整片天空,就连下方的低等魔族都是受到了这股力量的加持,渐渐地变得更为疯狂和狰狞。

    红色种族这一次便是损兵折将。

    但是哀兵必胜。

    所以它们死死地守着防线,一步也是没有退。

    从它们这样的死亡面前也是坚持的模样,依稀还是可以想象出当年七色眷族最开始到底是为什么可以在人族独霸云荒赶走诛灭大部分异族的时候,还能够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地方供养后代繁衍生息,让种族发展得这么好。

    这都是自助者而后天助之。

    若是当初七色种族的先辈们是那种一打就是认怂的软柿子,趴下来就是站不起来的软蛋,那么七色种族哪有如今的安居乐业的太平盛世的好日子?

    如今魔族要把它们这样的生活彻底葬送,就算是你再好脾气再不喜欢战争的种族都是不得不被迫拿起刀枪和敌人做出殊死拼搏。

    剑光和浓郁血腥的负面能量在天空中发生了惊天动地的碰撞。

    若是女槐怨鬼知道宁清秋的剑下曾经沾染过魔尊的血,那它大概是不会这么信心满满。

    满以为让自己积存了千年的怨气全部集中涌出,可以把宁清秋这个人族给彻底的弄成碎片等着这一幕发生的女槐,彻底的傻眼了。

    然后便是看到一点明亮的如启明星的光芒无比耀眼的从黑气中透出,逐渐在它的眼中放大,其势若惊雷闪电,让它没有丝毫的反应能力。

    下一刻,这个丑陋的魔族生物,就是彻底的在这个世界上灰飞烟灭了,没有时间留下任何一句遗言。

    宁清秋仗剑而立,满头秀发无风自动,飘扬在半空中,那一瞬间,明明是九天仙女的美貌绝伦,却让人仿若仰视神魔。

    下方,七色眷族一点点的把战线重新推移回去,刚才魔族展现的一点优势顷刻间便是消失不见。

    高端力量对于底下的战争的影响也是非常重大的。

    一般来说,若是高端力量都是失败了,那么下面不论是抱着什么样的牺牲精神,到最后那都是必败无疑。

    因为对于修炼者来说,强悍的力量足够改天换地,何况只是一场战争。

    宁清秋这个时候可不是讲究个人英雄主义的傻蛋。

    她没有片刻停歇,抑或是怀着什么骄傲的情绪,在她的眼里,敌人死掉了,那就是对付下一个,直到再没有可以给她杀。

    直到战争结束。

    她有这样的觉悟。

    人族和魔族,那是不死不休的。

    不论这样的战争目前是发生在七色草原还是日后会降临云荒世界,她的想法都是不会改变。

    没有可以妥协的余地。

    明远的南明离火本就是焚天煮海的杀伤力极为强悍的异火,加上宁清秋的无垢火,简直是相辅相成,风火相交,两种异火一时之间烧红了整片天空,苏红衣都是暗暗道,自己怎么就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竟然是可以得到这样的天地异火,这玩意儿从来都是有缘者得之,威力就连他这样的大修士都是见猎心喜,不过这可不是看天赋实力的,看的是机缘。

    有的人就是随便一走,这异火就是从天上掉下来躺在他的手心里面,有的人就是汲汲营营走遍云荒世界,那都是找不到一朵异火。

    即便是遇到了,也不一定能够收取。

    无垢火性纯还算是好,若是收取不成功那也不会要命,但是若是南明离火这样的比较暴烈的火焰,那便是不成功便成仁,把你焚烧殆尽都是不带商量的,给了你机会既然是没有把握住,那就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这个代价,往往都是生命。

    至于说七夜的地狱火......

    除了他那样的怪物可以被地狱火看上,其他的修士和生命体要是去打地狱火的主意,呵呵哒,甭想驾驭这样的恐怖火焰,除了魂飞魄散几乎是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的。

    苏红衣就是看得眼馋,那也是没有办法。

    女槐怨鬼是第一个死在宁清秋手下的高等魔族,或者说是战场上第一个被排除掉的高端战斗力,但是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魔尊本来是抱着一点点期望的,他虽然知道那几个人族的小年轻实力不错,但是比起合道境界来说还是差得太远,但是自己因为强行打开两界通道本来就是大伤元气,已然是伤上加伤,便是有心出战,其实也是无力了。

    毕竟魔族多是没脑子的冲动货,看不清形势,除了自己也不能指望谁可以顾全大局甚至是指挥整片战场,不然就算是大好的形势都是会被它们这些蠢货给葬送掉的。

    魔尊抽不出手来。

    他这个时候也不敢轻易亲身涉入战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