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血族和冥鸦
    魔尊看着自己旗下的几个高等魔族,接连折损。

    不是陨落在剑气下,就是被火烧成飞灰,要不然就是被杀气穿了个千疮百孔。

    死法简直是千奇百怪不一而足。

    看得他脸色都是青黑的。

    之前叫嚣得厉害,甚至是因为你争我夺暂时都是没有出场的几个,这个时候也是个个都是偃旗息鼓闭嘴不言了。

    妈哒,人族竟然是这么恐怖的?

    难怪——

    当初魔族巅峰时期比起现在都是只强不弱,竟然是在人族手里大败而归,甚至是被封印千万年,直到现如今才在这一任魔尊手里破除封印,甚至是还只是偷渡的状态,它们想要真正的彻底的打开两界封印,要做的事儿还很多,目前只能是望洋兴叹了。

    人族巅峰时期所有的大能联手布置的封印,不论是过去多少年,即便是被它们钻出了漏洞,那也不是可以轻易的从一个小洞口让整个堤坝溃散的。

    不过人族若是因为这样就以为自己高枕无忧了,那才是真的危险了。

    好在如今人族的高层个个都是目光长远思虑周全,他们可不会以为曾经打败过魔族就是什么也不用担心了,曾经的人族和如今的人族可不是同样的实力对比。

    魔尊知道人族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但是没想到自己手下的高等魔族一个比一个更不中用,那么他耗费那么大的力气拖过来的几个高等魔族,难不成就是送上门给人杀掉的?

    魔尊要不是涵养好,这时候都是要被气得七窍生烟了。

    本体这个时候还是猫在黑暗深渊里面,自己这个神念分身更是跌落境界,目前只有半步化神都是说不上的程度,也许就算是个元婴大圆满的修士,除了手段更多更厉害,比起宁清秋他们也是高不出什么,这要是一不小心自己出手把自个儿搭进去了,本体必然是会大受打击。

    谁知道到时候人皇和七夜是不是还在深渊外面守着?

    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的都是这么一直躲在深渊里面,那么多的抱负都是还没有实现,而且魔尊的骄傲不容许他做一个逃兵。

    陆长生和红章鱼在后方其实是非常焦急的,但是他们作为其他人心目中的主心骨,自然是不能流露分毫的异样和慌张。

    所以其他的七色生物也渐渐地被他们和往常无疑的举动和吩咐给安抚下来,上位者就是要有这样的本事,若是不能够给下面的人以安全感的话,那么怎么让人为你做事?

    做的还是这样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事儿,战场上可不长眼睛,谁知道那个地方冒出来一个什么就是会彻底的把你送进死神的怀抱?

    “乌苏。盘鸠。你们两个去。”

    乌苏和盘鸠互相对视一眼,互不相让。

    他们也是剩下的魔族里面看起来最正常的两个。

    外表和人族几乎是没有什么区别,同样的和魔尊一般,惨白的肤色猩红的唇,他们可是魔尊的脑残粉,也可以说是他左膀右臂一样的存在。

    一切都是以魔尊为参照物的。

    魔尊如今找了个人族的躯体,而且最是喜欢偏向人族的外表,其他的高等魔族自然是纷纷效仿。

    虽然有女槐怨鬼那样的模仿十分不成功的,而且相当的辣眼睛的,就连魔尊都是不忍直视的那种,但是也有真正的模仿的大佬,放在cosplay界那都是个个精英。

    比如说乌苏和盘鸠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乌苏看起来倒像是个人族的翩翩公子哥儿,十分的俊美,甚至是带着点奶油小生的女气,盘鸠则是正宗的英武汉子,浓眉大目,鼻梁高挺,但是两个看起来像是人族的魔族,却是绝对的开口就露馅。

    乌苏牙齿尖锐,他是一种以血液吸食为生的高等魔族,或者说叫做血族,和吸血鬼有点像,但不是一个套路的,比如说乌苏就不是昼伏夜出天天躺在棺材里面的那种,而是白天黑夜都是没有任何异样的那种血族。

    化血**十分厉害,几乎是种族天赋。

    魔修里面的一脉叫做血修的专门就是在血液上面做功夫的,算是这一行的行家,但是乌苏几乎可以说是他们的祖师爷了,因为这一位天生下来就是和血液打交道的。

    盘鸠乃是一只冥鸦。

    这可是洪荒异种。

    来头相当的大。

    其实几乎是可以和真龙凤凰比肩,甚至是更高一头。

    倒不是因为血脉的缘故。

    而是因为冥鸦太过稀少。

    几乎是每一代都是存世不超过五只。

    盘鸠这一代目前都是只有它一个。

    冥鸦代表的就是不详和死亡,诅咒和黑暗,反正只要是能够想到的负面词语其实都是可以往他身上丢的,所以盘鸠就算是在魔族里面都是人憎狗厌的,因为他的负面buff那可是不分敌我的。

    就像是神仙里面的霉运神一样的存在,谁都是不喜欢接触的。

    盘鸠对于魔尊那可是忠心耿耿,他张开嘴,嘴里面是一片深邃的黑暗,没有喉咙也没有牙齿舌头等,黑乎乎的一团,就像是链接了一个黑暗的无尽深邃之地。

    那是冥鸦自有的一个异空间。

    被他吸入体内,那就是要化作一滩脓水的结局。

    乌苏笑了笑,明明是男儿脸,却硬生生带出一股妩媚之情,看得人简直是忍不住瘆得慌:“魔尊大人放心,我和盘鸠出手,必定是手到擒来,只是......我一个人出手其实就是足够了,盘鸠不然就是留在大人您的身边,听候使唤吧。”

    话里话外,都是把盘鸠当成了一个下人。

    盘鸠冰冷的扫了他一眼,语气沉沉:“大人,盘鸠愿意出战!”

    言简意赅,利落得很。

    魔尊懒得管他们的那点小机锋,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战场的中心,说道:“我别的不要求你们,但是那个用剑的女修士看到了吗?把她给我活捉回来。绝对是不能够杀了她,明白吗?”

    乌苏和盘鸠瞬间便是愣了,然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那思维就是有点跑偏,作为宿敌,那默契和脑回路简直是杠杠的,瞬间就是达成了一致。

    等等,魔尊该不会看上了一个人族的女修士吧?!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