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娘娘腔的乌苏和死人脸的盘鸠
    宁清秋一直信奉的就是能动手就不要瞎比比。

    于是炼心剑爆发出音爆声,她揉身而上,冷眸如电。

    苏红衣都是在后边嚷嚷:“好歹是给我留一个啊!你要是打那个娘娘腔,就把那张死人脸留给我好了。明远你在后面掠阵啊!”

    明远更是在最后摇摇头,这又不是选东西,还挑肥拣瘦的。

    乌苏和盘鸠的脸同时黑了。

    乌苏虽然有点娘吧,但是人家就是个货真价实的雄性血族,被另外一个男人给小看了,那绝对是不能够忍的,而盘鸠从一开始都是没说什么太过分的话,表现得也比较正常,但是不知道是因为经常和乌苏走在一起还是怎么样,老是会被人以异样的眼神误会,且连带着乌苏犯蠢会牵连他。

    而盘鸠从来不是个爱解释的人。

    所以经常导致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却是经常一起打架并肩作战,导致现在整个魔族都是以为他们两个关系不错的人大有人在,还美其名曰那剑拔弩张互相厌憎的态度其实是相爱相杀的典型,可把乌苏和盘鸠恶心得够呛。

    盘鸠心道,妈哒,撩拨人的是乌苏又不是他,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要被叫做死人脸?!

    不过乌苏是个娘娘腔这话倒是没有形容错。

    乌苏倒是非常的不平衡,他了解人族的习俗和语言,自然知道娘娘腔是什么意思,这简直是怼他的侮辱,以前也就只有盘鸠敢在这方面这么刺他两句,但是被人当着面指着鼻子这么骂,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所以怒气值瞬间就是满了。

    本来是要冲着宁清秋出手的,但是这个时候却是盯上了苏红衣,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和盘鸠争功劳,反正只要是最后把这个小姑娘给抓回去不就完了。

    交给盘鸠,他是放心的。

    至于他,要好好地会一下那个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的人族男,看看他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底气才会在他的面前大放厥词!

    宁清秋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苏红衣简直是开了嘲讽一样的,把仇恨值拉得满满的,她都是要开始和那个小白脸动手了,结果人家临时把她撂下去对战苏红衣去了,真的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盘鸠站在宁清秋的面前,整个人像是一座铁塔一般,沉稳端肃,倒是和乌苏像是两个极端。

    他想来是不怎么喜欢说话的。

    对于人族的语言,他其实也用得不算是熟练。

    虽然有的时候会疑惑魔族不是一直以来都是只管杀戮毁灭就是足够,偏偏这一任魔尊虽然说也有着鲸吞天下的雄心壮志,但是他对人族修炼技能功法、武器资源、还有他们的文化历史非常的感兴趣,导致现在整个魔族都是刮起了一股学习人族的风潮。

    据说魔尊的意思是曾经是摆在人族手上,所以他们也要与时俱进,学习人族优秀的地方,然后让魔族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最后在这一次战争中,彻底的洗刷曾经的耻辱。

    盘鸠对此并没有什么异议。

    只是——

    魔尊似乎是有些本末倒置了,他好像是对于人族的东西追逐得过了头,实在是不得不让盘鸠有些担心,他是对魔尊最为忠心耿耿的。

    但是作为一个听话的下属,他能够做的不是给出自以为是的建议,就只是默默地支持和等待,魔尊怎么说他就是怎么做就是了。

    冥鸦不需要有自己的思想。

    他只要是有一个主人就可以了。

    所以——

    宁清秋在他的眼里,就是志在必得之物。

    宁清秋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是那样的看着一件物品的眼神没什么两样,她自然非常的不舒服。

    还真的以为自己稳稳地赢定了不成?

    两团人影闪着不同的灵气光芒,互相撞击,就像是轨道上的两颗炮弹一样,碰撞在一起,撞出了惊天动地的火花。

    苏红衣咬了咬牙,甩了甩手,有些讶异的看着对面脸上也涌现潮红的人。

    乌苏顿了顿才说道:“人族这位小哥,好大的力道。”

    苏红衣听着他那个娇滴滴的声音,立刻便是一身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简直是整个人都是浑身炸毛了,他蹙着眉,粗声粗气的说道:“我说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把尾音都是给收了,还有,那翘起来的小拇指能够放下去不?看着实在是让我难受。”

    乌苏的脸色彻底的晴转多云然后乌压压的一片:“我说你还真的是给点颜色就是开染坊给点阳光就是灿烂了啊,我乌苏纵横深渊这么多年,在魔族都是威名赫赫,你竟然三番五次的嘲讽我?真当我是泥捏的没什么火气?”

    苏红衣道:“那你这魔族的威风就甭在我的面前来抖落了。我可不吃你那一套,在云荒世界,在我们人族面前,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没人会惯着你的!”

    然后两个男人便是互相冷笑,继而便是杀个痛快。

    没办法,言语上讲不通,那就只有动用拳头了。

    谁实力强,谁说话的声音才高。

    宁清秋的剑,每一次碰到盘鸠的身上都是会发出一声哀鸣。

    她脸色沉沉,静静的说:“你不是普通魔族吧?或者说,你出身一定不简单,这身体的强硬度几乎都是堪比佛修专门精修横练功夫或者是体修一脉的高手,甚至还是犹有过之!”

    盘鸠沉声道:“冥鸦一族,第三千六百七十六代,名为盘鸠,希望不会辱没祖宗威名。”

    宁清秋轻轻呼出一口气:“原来是冥鸦,洪荒异种之名,早就是如雷贯耳。”

    “小姑娘,你不是我的对手,束手就擒吧。”

    冥鸦的天赋技能,实在是太过恐怖,绝对的掠夺生气,根源上便是可以造成一个人的死亡,所以他不愿意对宁清秋出手过重,毕竟有可能未来还会成为魔尊的女人来着......

    不得不说,沉稳的冥鸦也是被乌苏那个不着调的血族给带到了沟里面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跟乌苏待久了,这不知不觉得思维都是会朝着他那个方向去偏移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