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决战时刻
    盘鸠虽然不知道宁清秋踏出了几乎所有可以修炼的智慧生物梦寐以求的那一步,但是他可以感觉到对面的宁清秋的这一招多么的举重若轻,和之前比较起来,几乎是力量使用层次都是跃升一大层次一般。

    照理来说,这样的短暂时间提升战斗力的方式在云荒世界是在说你很多很多,千奇百怪有着无数种办法,走的路线也是不一而同,走精神路线的,走**进化的,走血脉激活的,走潜力开发的,走寿命燃烧的......

    数不胜数。

    冥鸦代代记忆传承,不知道见识过多少相关方面的短期激活的办法。

    但是没有那一种,像是宁清秋这样能够突然提升技巧境界并且还能够保持其他方面的水准都是不会落下,且她本人还一副游刃有余的状态,精气神竟然是半点损伤也没有。

    作为冥鸦,代表的是死神的怀抱,盘鸠对于生气的感知非常的敏锐,所以可以感觉出宁清秋身上的生气并没有减弱甚至是还变得更为旺盛了。

    这简直是不合常理。

    可以让盘鸠都是这么感慨,可想而知,宁清秋的剑心唯我的拟态多么的变态。

    换一句通俗的话来说,她这个样子完全是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啊,就这么几乎是什么代价都是没有付出的,反而是进行了全方位的提升,简直是带了一个随身外挂的感觉,和她对敌的人想必这个时候必然是会一口老血憋在喉咙口的。

    你想想,你要是千辛万苦的打boss打到最后时刻,最后一个天降神光给它来一个满血复活,然后人家就是原地蹦跶起来还要加持好几个状态,你觉得你受得了?

    盘鸠这个时候都是颇有些绷不住表情了。

    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还有这种操作。

    难道该说佩服魔尊大人吗?

    本以为只是一个普通人族女修,原来人家竟然是深藏不露,该说还是老大会看人吗?

    宁清秋这种情况,虽然说只是假借某些捷径勉强踏入了合道至尊境界才能够享受感知的状态,但是——

    虽然是假踏,但是对于所有的修士来说都是值得他们付出一切去换取的。

    因为只要是成为了合道大能,这个世界对你而言便是再没有秘密。

    那你想要什么没有?

    若是这件事传出去,那么宁清秋几乎是可以说将会永无宁日了。

    因为她有着走向合道境界的捷径,但是偏偏本人还只是个元婴,即便她金丹期的时候曾经是在九州武道会上力压群雄,即便是现在她是一个元婴期的剑修,战斗力在元婴期的修士里面都是数得着的,绝对的彪悍,也是挡不住这天下间的滚滚大势的。

    天下修士都是会联合起来发声,要求她把合道入境之法交出来的。

    只是——

    宁清秋现在本人都是还没有这个意识,对面的又是一个高等魔族,虽然实力高眼界广,但是对于人族的入境不怎么熟悉,虽然觉得宁清秋的这个状态貌似是看着有点眼熟,但是死活都是想不起来那就是自己有的时候面对魔尊的感觉。

    因为正常人都是不会联想到这个地方去的。

    因为这样的情况简直是不可思议都是没有办法形容的,就算是再离奇的小说话本神话传说,都是没有这么一步登天的。

    这么比较起来,云荒世界的小说话本传唱的神奇故事都算是比较实事求是的,脑洞都是不会开得突破天际的,因为这毕竟是有一个神奇力量的世界,真正的修士一抓一大把,所以故事要是编得太过脱离实际,大概是没有什么市场的。

    再怎么,也是要遵循云荒世界的客观规律的啊,最多是在某些现实故事上面多做一点艺术加工,然后糅合在一起,差不多就是个新鲜出炉的故事了。

    话说回来。

    盘鸠沉默不语,开始第二轮的攻击,冥鸦的羽毛带着死亡之气,会让人沐浴在黑暗的光辉里面,从此永世沉沦,再也不复清醒,他震动羽翼,压根不在意积攒了多年的羽毛。

    漫天都是羽翼为雨,滴滴急速朝着宁清秋疾驰而去。

    她漫不经心的挥舞炼心剑,织出了一张密密麻麻的剑网。

    铺天盖地的几乎全部都是剑影。

    就连苏红衣和乌苏都是被波及到了。

    两个人都是手忙脚乱的抵挡消弭外泄的剑气。

    但是乌苏的神情也很凝重:“看来这个小姑娘的剑道果然是厉害非常,这么小的年龄,竟然是悟出了这样的高超的剑道,人族果然是得到天地气运的钟爱......”

    话语里面带着丝微的嫉妒。

    其实魔族对于天道的观感一向是很复杂。

    它们以覆灭云荒世界破坏天道平衡为己任,其实根本上来说和修士一样都是天地大盗,但是天道对于修士算是赏罚分明了,但是对于魔族那向来都是一个态度,非斩尽杀绝不可。

    所以魔族对于天道自然也是视为仇寇,但是同样的,又有一种忍不住一定要在天道面前表现一番,然后把它看重的人族踩到泥地里面去,那样才算是扬眉吐气,才算是真正的为魔族正了名一般,所以比起修士而言,其实魔族特别是高等魔族对于天道其实更为看重,什么都是要提一提天道......

    苏红衣缓缓地松了一口气。

    好歹给他一个喘息的机会,暂时和乌苏算是握手言和暂时休战,都是全神贯注的看着盘鸠和宁清秋的对决。

    这一场对决很可能会决定接下来战争的走向,宁清秋若胜利,那么乌苏虽然是能够面对苏红衣一个的时候稳占上风,但是要是遇上宁清秋和苏红衣联手,那必然是只能夺路而逃了,因为他和盘鸠比起来,也不过是伯仲之间而已,相互战斗都是互有输赢的那种。

    那么高端战场人族都是打退了几位高等魔族,魔族上位者或死或败,低等魔族即便是再悍不畏死,那么这场战争的胜利天平无疑会朝着七色眷族倾斜。

    而若是盘鸠胜了,那么乌苏定然会联合盘鸠联手带走宁清秋献给魔尊,而苏红衣就是不得不拼命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