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天道不公
    苏红衣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给明远承诺过的,且他觉得自己没有办法面对陆长生失望透顶的眼神,还有七夜将来冰冷的表情,所以,便是一死,他都是不会让宁清秋在他的面前被带走成为魔族的俘虏的。

    男人若是连承诺都是没有办法遵守,那么活着还有什么价值和意义?!

    宁清秋不知道苏红衣几乎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必死之心,想着一定要在这场战争里面保全她,这个时候进入剑心代替自我意识第一线操作身体状态的宁清秋,更类似于无情无语的机器人的状态,所有的观感和个人情感都是被压抑到最低,只有一个目标。

    那就是击败盘鸠,战胜冥鸦,取得胜利。

    为了这个,她一往无前。

    天地之间,只有光。

    在这一刻,所有的生物,不论是魔族还是七色种族的生物,不论是战场上几乎是炮灰般的筑基期还是说明远等高级元婴修士,甚至是魔尊这样的顶级大佬,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是聚焦在两者碰撞的那一点上,即便是被刺得眼睛生疼恍若被光芒灼烧,也都是极力睁大眼睛看着中心点,想要第一时间知道胜负结局。

    血肉横飞的战场这个时候都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有的爪子都是插进了别人的胸膛,都是没有再进一步,有的嘴巴大张都说要咬下对方的脑袋都是顿在半空。

    所有的人所有的生物,都是在等待宁清秋和盘鸠的对决。

    谁胜谁负,几乎是决定了接下来战争的走向。

    因为一方的高端力量战败,带来的反应肯定是连锁式的,另外一方必定是会乘胜追击,以优势力量攻击弱势,导致之前的落入下风的一方节节败退。

    无穷无尽的的灵气像是被猛然出现的超级强力的黑洞给吸引到了一起,集中在中心点,且呈现出漩涡状。

    就像是一个超乎智慧生物想象的巨大的搅拌勺,在这片空间里面一阵阵的狂乱猛搅,大部分的生物都是被吹得东倒西歪,不论是体积比较小的蜜蜂蝴蝶类的七色生物,还是说魔族这样无比高大的,个个都是站立不稳。

    战场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恩,虽然之前也很混乱,但是想现在这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还是没有的。

    宁清秋和盘鸠交错而过,她清冷的眼眸垂着,衣袂随风而轻舞,黑色的秀发宛若有生命一般,缓缓地吞吐灵气散发着莹莹光辉。

    其实对于元婴修士而言,身体的每一处都是可以堪比宝体,宁清秋整个脑海里面有无数的意识相互碰撞,海量的信息充斥她的脑海,若是有人可以具象化的在她意识海里面进行观察,便是会发现可能是会出现和计算机上面一样闪现的无比庞大的信息洪流。

    元婴的顶峰已经是被她攀登,接下来已经是可以遥遥望见化神期的大山了,越过眼前的沟壑和山海,她就可以登临云荒修士人人渴盼的一座山峰。

    这是近古时代少有人可以攀登的巅峰,最辉煌的时候,甚至是化神修士出世,便是可以引起天下震动。

    但是这样的辉煌代表的却是人族修士的没落,因为高手没有层出不穷,末法时代便是元婴修士便是可以称雄一方,这对于整个人族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如今魔族虎视眈眈来势汹汹,灵气复苏辉煌荣耀指日可待,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修士的幸运,也是人族面临的挑战,宁清秋身处如此大世,肯定是要奋起直追逆流而上的。

    命运时光长河中,她必然是不甘心做默默无闻的黯淡星辰,而是要荣耀诸天!

    没有这样的心志,她也不会和七夜走在一起。

    道不同则不相为谋,他们则是志同道合,能够并肩作战携手攀登巅峰,才是互相的幸运。

    盘鸠唇角开始溢出一丝丝的鲜血,不过说是鲜血,更像是乌黑的半凝固的灰色液体,倒是和干涸的血渍有点像,但是实际上那是冥鸦一身精华的具象化。

    灰色液体一旦是接触到空气,都是呲呲冒着黑烟,可见腐蚀性多么的强悍,甚至是还带着剧烈的毒性,下方隔得比较近的魔族和七色士兵都是被沾染到一点就是满地打滚,然后片刻间便是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盘鸠低声道:“你赢了,人族果然是天地钟爱,如此短暂的接触修炼的路径,却是比起我们这样的天赋种族都是要更快的接近大道,实在是不公。”

    他脸上带着苦笑。

    宁清秋却是不屑的反驳道:“不要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了,作为冥鸦,本就是天生地养,从生下来的那一刻,便是比起世界上九成九的种族和生物要得到更多的馈赠,天道赋予了你们太多,你们却是站在深渊的一面,要破坏天道平衡,搅乱这个世界,就你们魔族,竟然还有脸说什么天道不公?”

    “真的要说起来,这天道最大的不公,就是赋予你们这样的种族如此得天独厚的天赋。我辈人族,从渺小卑微中挣扎出来,才有如今的辉煌,故而任何处心积虑想要破坏这一点的,我都是要杀之而后快!”

    如此慷慨激昂的热血话语,确实是宁清秋心中所想,但是因为如今乃是剑心控制的状态,虽然她仍然是能够感知一切,但是更趋向于把所有的感性隐藏起来的一种绝对理性的状态,所以说出来的话也是冷冰冰的。

    就算是苏红衣听到了也是没有热血沸腾,反而是看到她冷着一张脸跟念经书似的表情,十分的牙疼。

    乌苏简直是气笑了。

    他看着苏红衣,简直是忍不住自己的吐槽之心:“我说,这个小姑娘还真的是牙尖嘴利强词夺理,我们魔族诞生于深渊,自然是信奉深渊,和云荒天道为敌那就是天经地义,天道若不是不公,怎么会让我们魔族屈居在你们人族之下?!”

    苏红衣只是一声冷笑,都是懒得和他解释:“不过是成王败寇,扯这么多废话做什么,都说魔族是什么破坏狂,我看你们全部都是啰嗦大妈转世!”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