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一剑可挡百万师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挡百万师。

    她轻轻地敲击雪亮如水的剑身,清脆的剑鸣声由小及大,渐渐地开始弥漫整片天地。

    七色军队听得热血上涌,只感到一阵阵的真气波动,像是跟着她敲击的剑鸣声共鸣一般,和天地都是联为一体,气势渐渐地攀升,倒也不比对面的黑潮魔族差。

    魔族的感受自然就不美妙了。

    彼之英雄我之仇寇,敌人的加强光环buff,对于另一方来说无疑就是一种伤害值持续输出。

    其实这个敲击的节奏是一首曲子,她还是从九天玄女那里学来的,只是宁清秋一直是认为自己不是个学音乐的料子,虽然说不上五音不全,但是也不是什么天赋异禀之辈,更遑论有什么兴趣爱好,能欣赏,但是也最多只有欣赏的程度。

    自己向来是敬谢不敏的。

    这首曲子清音摄魂,乃是一首明心见性的陶冶心灵之曲,杀敌之能其实并不强,但是对于魔族来说,这个伤害输出就是有点可怕了,越是这样的纯粹的比较偏向于善良守序的光明力量,对于魔族来说就像是奶酪暴露在大太阳底下,都是快要融化的感觉,痛苦无比强烈。

    杀伤效果比起平日里用的专门用来杀敌的战曲都是要好。

    最关键的是,这首曲子简单,在云荒世界的传唱程度几乎是比拟蓝色星球的小星星啊生日快乐的这样的歌曲,所以宁清秋简单的经过九天玄女的传授之后,便是可以敲击出来,利用剑身共鸣之法。

    本来只是兴之所至,没想到一开始就是开了个好兆头,魔族先锋军便是东倒西歪的横七竖八的倒下一地,自己这方倒是群情激动斗志昂扬。

    盘鸠在后方忍耐不住就想要起身,却是被今日一身银色铠甲显得英武不少的乌苏给一把按住。

    “魔尊还没有命令呢,你就敢破坏布局,冒失突进?!”

    还真不怕死了啊。

    再说了,昨天的被宁清秋打出来的伤,还没有好呢,她的剑气宛若附骨之疽,比起魔气的缠绕程度也是不遑多让,盘鸠这个时候都是没有恢复元气,一身实力最多不过发挥出来八成,且昨天都是败了,今天带上再身难不成还能爆发冷门出来不成?

    这个时候的明智之举,就是当一个缩头乌龟。

    乌苏自己,自然是要上战场的,昨天都是给魔尊立了军令状,他只能硬着头皮咬着牙上了。

    再说了,他的实力比起盘鸠绝对不会弱,而且宁清秋的剑道压制对他的作用要小上很多,因为他是个血族,不像是冥鸦那般太过依赖魔气和深渊的环境,他来到主世界,比起冥鸦要更加的容易适应一点,比如说现在,他的实力恢复就比起盘鸠要更快。

    所以,在这里,他才是第一线的战斗者。

    和盘鸠虽然有点互相看不顺眼,但是归根到底是魔尊的左右手,他们互相敌视不假,但是要说是在这样的大战面前都是想着自己的那点蝇营狗苟,那魔尊是绝对是不会放任不管的。

    而且果然是那样的鼠目寸光,他们也是没有办法在魔族爬到如今的位置的,要知道深渊无时无刻不是充满着死亡的危险,能够活到今天还能够活得这么滋润的,全部都是江湖老油条了。

    乌苏是今日魔族进宫的统领。

    和宁清秋可谓是针尖对麦芒。

    都说是兵对兵,将对将,以乌苏和宁清秋作为箭头撞在一起的两股洪流,顷刻间便是拼杀在一起,红了眼蒙了心。

    魔族一味的杀戮,横冲直撞的,看起来隐约开始占据上风了,却没注意到从他们的身侧和后方开始隐约亮起来的银色剑影般的光芒。

    稍微有几个碰到剑光的,便是无声无息的化作粉末飞烟。

    在这样的战局里面,谁都是看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死掉的,而且前仆后继的疯狂的砍杀周围的人,除了勉强能够认出来对面的是自己人还是敌人,所有的人都是杀得麻木了。

    所以等到整片银色剑影连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光圈之前,乌苏耳朵里面才传来魔尊惊雷般的怒声:“你这个蠢货!你进入陷阱了!”

    乌苏想要撤退已然是来不及了,他的命令已经是无法被好好地传送到整个军队的耳朵里面了,因为它们已经是被无数道银光切割分离,全部都是变成一团团的小型的组合体,就这么一整个气势磅礴的近乎是臃肿的军队,被切割成了一股一股的小型武装力量。

    宁清秋扬唇一笑,炼心剑斜指,眼里的光芒亮得几乎像是太阳,全副心神分了一半在操控阵盘上,前期虽然是小心翼翼,但是总算是顺利的激活了阵盘,看来明远传授的方法果然有用,毕竟是阵盘的设计师,怎么操控的技巧他都是烂熟于心,然后倾囊相授,虽然说时间有那么点紧迫,但是宁清秋还是顺利成功掌握了。

    乌苏脸色青白交错。

    本来就是没有血色的惨白色脸颊,都是变得死灰一片。

    乌苏本来是自视甚高的,没想到自从来到主世界,才离开深渊多大一会儿功夫,便是开始接连遭受失败,虽然看到盘鸠败在宁清秋手上,他已经是足够的高看她,本来以为今天全副武装出来一定是会扬眉吐气一雪前耻的,本来盘鸠和自己便是齐名,他败在宁清秋手上,传回深渊就会在其他的人眼里形成一个等式,那就是乌苏也是的打不赢那个人族女剑修的。

    但是乌苏心里面想要争一口气,要是自己打败了宁清秋,那岂不是从此隐约都是比起盘鸠要高了半个头?

    之前一直是因为血脉出身的原因,即便是两个人如今在魔族的地位等同,实力也相差无几,但是心底深处乌苏还是觉得自己出身比起冥鸦这样的洪荒异种要差一点,如今能够从宁清秋这里扳回一局的话,那么从此便是真的和盘鸠平起平坐,或者说他的地位还要隐隐高上一线。

    但是所有的设想都是在这一刻被打破。

    他带着魔族的军队,踏入了对方为他们设置的死亡陷阱。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