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血雨
    明远朗声一笑,慷慨豪迈之情尽显。

    这个时候压根是没有平日里那种偏偏儒雅的君子风度,书生意气。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他说:“到时候若我真的被魔族给夺舍,占据了肉身,你到时候却也真不必留手,那才算是为我报仇!”

    “倒是你自己要小心,不要丢了小命!”

    堂堂的人族杀神一样的存在,要是死在了别人的手里,那还真是挫伤人族的气势呢。

    苏红衣哈哈大笑,两个男人之间再不多话,这就是真正的属于战友的默契。

    乌苏和盘鸠等人压根不敢去看魔尊阴沉的脸色。

    他们仍然是留在前线,主要是魔尊虽然也很想亲自踏入七色草原腹地一雪前耻,可惜他在魔族地位至关重要,没有他的本源力量加持,魔族在云荒主世界每时每刻都是受到排斥的,这里没有魔气充足和深渊本源的经营,若是连他这个主心骨都是离开,那么魔族的后路就算是被截断,所以魔尊必须要在这个地方坐镇中枢。

    “魔尊大人......”

    乌苏正要说话,结果便是被魔尊阴冷的眼神给吓住了。

    魔尊的眼神里面满是阴鸷,他冷沉的说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我废了那么大的力气,声东击西不惜让无数的魔族尸骨遍地,就是为了争取时间和转移对面的注意力,让阴影回廊得到成功的建造,从而一举功成,但是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安排军队作战和情报截取的,竟然是让他们这么轻松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是发现了红色领地的危机,甚至是还能够抽出多余的人手回转救援!”

    “其余几个七色领主的动向,我不是都吩咐你们时刻关注,然后你们就是这么给我回复的!”

    乌苏被狂暴的气浪掀翻在地,大口鲜血喷涌而出,他本就是血族,精血对于自身无比重要,这几天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受重伤,这鲜血跟不要钱似的朝着外面扔,人都是虚弱得不行了,就算是强悍的魔族,但是到底也是有个承受限度的。

    他晕了过去。

    昏迷之前只是勉强挤出了几个字:“属下罪该万死......”

    魔尊冷哼一声,玄黑色衣袖宽阔飘扬,长眉如剑,眸中晦暗如海:“盘鸠,你把这个废物带下去,我要你亲自率领剩下的大军全部开拨进入阴影回廊,他们即便是展开救援也是一时半会儿组建不起什么力量毕竟是两面作战......不要再让我失望。”

    否则的话——

    魔尊又不是没有杀过自己人。

    只要是没用的下属,那么在他看来就不该活下来浪费空气,魔族需要的是骁勇善战能够为他建功立业的战将,而不是这些唯唯诺诺只会拍马屁或者是表忠心的下属,那对他而言,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价值和利益。

    宁清秋身化剑光,快得恍若天地坠落的流星,远远看去,几乎是只能够看到一道璀璨的银光。

    阴影回廊出来的魔兵越来越多,单对单的力量对比,七色生物红色领中的个体远远比不过魔族的凶残,虽然有着众志成城的抵抗,但是到底是被魔族抢占先机大肆屠戮,最开始就是输了一半。

    陆长生脸色也是变得阴沉起来,因为他可以感受到身边的七色生物越发的稀少,一批又一批的死去,虽然说他对于七色生物有什么深厚的感情都是虚言,但是毕竟是盟友,自己人死了,没有人会心里舒坦。

    而且这也佐证了宁清秋他们前线的战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然不会到了这个时候都是没有来得及回援,他也不希望她回援,而是希望宁清秋能够和明远他们保持之前的优势,且稳固战线。

    不过——

    宁清秋清冷的喝声响彻天地,剑出鞘的声音宛若黄钟大吕,激荡七色生物们的热血,也是吓退魔族侵略的胆魄。

    “魔族,受死!”

    剑光如月光,清凉、优美、骄傲、纯粹。

    每一个见到她的剑的生物,都是忘不了这一剑的。

    这一刻,宁清秋感到了别样的宁静。

    一路上,她的心火都是处于极度沸腾的状态,在真正的看到了眼前的惨状的时候,更是沸腾到了顶点,然后便是彻底的被冰封住了,不是说她已然不愤怒不生气了,她的修养远远没有达到这样的地步,若是看到眼前的人间炼狱还是无动于衷毫无所感,那么才是真正的最为冷血无情之辈。

    她宁清秋永不无情。

    她的剑道,乃是正义之剑、乃是守护之剑,乃是斩妖除魔平世间的剑。

    陆长生雪白的衣袖宛若流动的云,他轻飘飘的拂开面前的魔族,风声大作,天地之间宛若神灵,他张开双手,仰天长啸。

    “无极——风云龙卷!”

    飓风来了。

    狂暴的风,代表着大自然的无尽伟力,无数的魔族就是被吹得七零八落,最神奇的是,这样的狂暴的力量却仿佛是脱缰的野马被绳索给拴住了脖子似的,非常的有规律有束缚,竟然是巧妙地掠过了犹自脸上带着骇然之色的懵逼的七色生物们,就这么专盯着魔族下手,裹挟所有的魔族,把它们几乎是大半都是吹上了天。

    这一下,可是折腾了陆长生几乎是海量的元气,差不多把他整个人都是给抽干了,脸色隐约发白,眼睛却是极亮极亮的。

    他对着宁清秋大喝道:“清秋,看你的了!”

    剑光席卷,宛若千堆雪。

    无数的魔族晕头转向的被吹上了天,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没有个落脚的地儿,本来就是晕乎乎的没有缓过神来,便是被赢面扑来的剑光给切成了零碎。

    漫天血雨,宛若神罚。

    七色生物们是一个爱好和平的种族,这个时候沐浴在血雨里面,却像是陷入了一场狂欢。

    因为这是敌人的鲜血!

    不论是再怎么坚定地和平主义者,在自己死绝和敌人灭亡之间这两个选择里面,都是会选择后者的,这就是人性。

    战争,可以改变一切,因为它会摧毁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但是它也会带来一切光辉、荣耀、辉煌。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