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人皇回来了!
    大江滚滚,波涛无尽汹涌翻滚,宛若怒龙咆哮。

    北疆王是一个长相十分英武的中年人,眉目间藏着戾气,被他强制压下,倒是有了几分儒将的风度。

    他背负双手,看着大江对面的大军,面目沉肃。

    身边的军师羽扇纶巾,脸颊苍白颇带有几分病容,乃是大唐有名的谋士成嘉,此人也颇具传奇色彩。

    成嘉少年困苦,家中唯有寡母养育他,拉扯成人颇为艰辛,故而成嘉幼时便是决心要出人头地,报答家母之恩情。

    大唐科举乃是适合读书人出头的地方,而读书人心目中的圣地除了黑白学宫再无第二,成嘉没有资本像是武者一般打磨身体,也没有上乘的修炼之法,儒修这一脉讲究顿悟和机缘,他若是才学足够,便是可以得到机会青云直上,所以成嘉便是刻苦研读,每日都是跑到学堂外面偷学,为此被学堂老师驱逐数次,遭到同龄人的欺辱毒打嘲笑都是未曾动摇心智。

    但是一切都是在他参加科举的时候毁了。

    有大人物的子嗣顶替了他的名额,成嘉的青云之梦彻底的破灭,正当他痛苦不堪的时候,更可怕的事儿发生了,有人要斩草除根,所以他这个平民学子便是活该被消灭掉,但是成嘉侥幸逃过一劫,自家母亲却是惨死,从那一天起,成嘉就是只成了一个活在仇恨里面的人。

    他不单单是恨那个大人物,他恨的还有大唐朝廷,所以他投入了北疆王的旗下,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为北疆王出谋划策,很是在这一场叛乱里面出了大力气。

    成嘉死里逃生,却是在身上留下了暗疾上了根本,就算是后来得到机缘正式踏入修炼之路,天资惊人进境神速,也是没有办法彻底的治疗伤势,所以平日里说几句话都是要咳几声,看起来弱不禁风,但是整个反叛军都是对他忌惮至极,生怕这位军师谋士把自己记恨了,随便一招就是把人整得生不如死。

    他没有感情的。

    北疆王有的时候对成嘉都是有些忌惮,但是同样的,这样的满心仇恨的人他用着也才放心,孤家寡人一个,除了头脑和阴狠毒辣的手段倒是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威胁到自己,毕竟北疆王坐拥千万虎狼之师,就连大唐朝廷都是敢反叛还能够把战火烧遍中土,绝不是什么胆小之辈。

    当初都是敢恩将仇报,非常果断的灭了原始之森的树精一族,就知道北疆王翻脸无情的本事,他绝对是那种宁可我负天下人绝不可叫天下人负我的枭雄!

    成嘉道:“王爷,是否还在担忧宋将军的事儿?宋将军为人沉稳,向来是不会出岔子的,且他修为极高,等闲人不是对手,对面黑白学宫和朝廷军队的注意力都是被我们大军牵制住,宋将军必然是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到时候王爷一举攻破京都,鲸吞天下,坐南朝北,岂不快哉?!成嘉在这里先恭贺王爷!”

    北疆王眼眸里闪过一丝喜意和傲慢,没有看到成嘉眼里深深的不屑。

    北疆王好大喜功,虽然是有着霸主枭雄之姿,但是顺风顺水的时候倒是颇有几分气度,但是一旦是事情有所起伏那么便是沉不住气,狠辣倒是有了,却是没有人君的气度,遑论成为皇帝,要知道,人皇只是失踪,他还没死呢!

    成嘉心里面的转的这些念头没有人知道,但是他无所谓,反正自己烂命一条,活在这世上,只不过是为了让天下大乱而已,要知道当初占据他科举名位的那个纨绔子已然是前几年触犯另外一个大世家的官位子弟,被人杀掉了,那个大人物也是在对方的手段下烟消云散,也就是说自己报仇都是找不到人了,所以成嘉只有重新为自己找点事情来做。

    北疆王负手而立,深深地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一切都是计划得好好地,但是他心里面还是有一股不安感作祟,所以最近北疆王的脾气也变得爆炸,动不动就是杀人,军营里面的士兵们就连走路都是不敢大声了。

    难道是因为和朝廷军队僵持太久,所以王爷沉不住气了?

    决战之日,很快的便是要到了。

    黑白学宫的弟子个个看起来都是气度不凡,学宫的此任宫主乃是公输源,他是一位看起来儒雅不凡的大修士,看起来全身上下没有半点属于修士的杀伐手段,而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是谁都是不敢轻视他,这位可是整个中土大唐屈指可数的大高手,返虚大修士。

    距离合道也就是一步之遥。

    当然这个一步之遥在云荒世界宛若天堑,但是谁也知道这位几乎是可以说是人皇之外的中土第二高手。

    公输源并不急躁,比起貌似看起来胜券在握的北疆王都是要沉稳许多,他的大弟子乃是专修琴道,乃是音修一脉,见他不愠不火的模样都是探不到底,便是出声问道:“老师,你这是有了什么御敌的好办法?”

    北疆王也是一员悍将,军道之法在大军压境的时候几乎是可以把其他的法门都是给狠狠地压制住,所以北疆王可以说是占据天时地利人和,要知道朝廷虽然也有绝世猛将,修炼军道的大能,但是军道兵道的大能将军们都是摄于人皇的政令,都是开始活跃在中土大唐压制所有骤然出现的空间裂缝,一时之间就是让北疆王猖狂到了如此地步。

    草莽之辈也是开始各有心思的盘算,期待在这一场大世里面博得属于自己的机缘,全然忘了若是魔族真的透过空间裂缝入侵,大唐如今群龙无首,那岂不是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到时候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要成为魔族的盘中餐,那可都是些不懂情感的魔鬼。

    公输源抬眸,眸光如电,眼里带着罕见的激动,修炼到了他的这个层次,很少有这么激烈的情绪变化,他站起身:“人皇回来了!”

    其他几位弟子统统一愣,然后便是面色狂变,尽皆大喜!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