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各抒己见
    “七色领主们疯了?还是说其中有诈?”苏红衣条件反射的脱口而出。

    明远倒是摇了摇头否定他的这个想法,说道:“不可能的,我们才帮助了七色种族击败魔族,都是什么要求都是没有提就这么要离开七色草原,没有对蓬莱流露出什么觊觎......它们不应该对我们怀有敌意的。”

    那完全都是说不通。

    宁清秋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们会弄出这么一茬事儿来,现在都还是一头雾水呢,现在都是琢磨这个事儿,越想越是头疼。”

    毕竟她又不是不知道宗教狂热是多么可怕的一种是,信仰超越一切。

    七色眷族既然是当初蓬莱的那一位出手救下来并且赋予它们繁衍生息的地方,那么他在七色眷族心目中的地位可想而知,便是普通的七色生物已经是逐渐遗忘历史,但是几个七色领主绝对是狂信徒或者说是虔诚至极的那一挂的。

    陆长生慢吞吞的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

    其他几个人目光刷刷的看向了他,倒是要看看这位能够说出什么花样来。

    陆长生倒是没有什么激昂的高谈阔论的说法,他淡漠的看了眼身后七色草原的方向,薄唇划出冷冽的弧度:“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它们和我们虽然是并肩作战过,但是要说感激是真的感激,可要说可以为此让我们接触蓬莱,我第一个不相信。甚至是日后,它们对于人族的戒备照样不会少,不过是迫于魔族的压力,不得不和我们采取合作罢了。”

    若是没有魔族,想必人族一定是会被七色草原列为拒绝往来户的,其实换一个角度来说,要不是魔族虎视眈眈的,人族也许也真的会对七色生物们下手,毕竟七色草原的资源实在是得天独厚,要是看见了不起点什么异样的心,那简直是枉为人族。

    必定是个个利欲熏心,垂涎三尺。

    正是因为有着魔族这样的外敌,所以内患才被最大程度的压下。

    至于说北疆王的反叛这样的举动,说实话,宁清秋和明远现在都是不理解。

    不过也不需要理解了,他们要是知道人皇亲自奔赴战场,便是只会默默地为北疆王默哀几分钟,因为北疆王除了授首,已经是没有什么别的可能性。

    “所以,这是一场不高明的试探。”陆长生眼里带着几分讥讽,“我们听闻蓬莱之后,竟然是按住了贪心,反而是一心一意的帮助七色生物们作战,它们感激的同时,一定是会怀疑我们为什么会这么做,它们会相信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削弱魔族,相信我们只是为了人族找一个可以分出魔族一部分注意力的挡箭牌建立一条战线,相信我们也许是为了发展出一个临时的后勤大仓库出来,但是绝对不会相信我们真的对于七色眷族没有任何的贪婪和野心。所以,它们以蓬莱作为诱饵,看看你到底是会不会上钩。”

    宁清秋的脸色急剧变化,怎么都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竟然是不被信任到了这个程度,那么未免是太过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嘟嘟也是这么质问红章鱼的:“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试探行为?要是她真的答应了又怎么样,你到时候难道要说是玩笑话?那绝对是为七色种族到处树敌,我们就连魔族一边迎战都是无比吃力,就算是有了足够的缓冲成长的时间,也对付不了人族的。至少,两线作战我们必输无疑。”

    它都是不知道红章鱼和蓝色水母不是一向是一个沉稳一个睿智吗,怎么这一次做出这么昏头昏脑的行为举动?

    真的是无法理解。

    红章鱼淡淡的道:“谁说我说的是玩笑话?如果宁清秋他们真的答应了这件事,我会履行诺言。”

    嘟嘟倒抽一口冷气:“你疯了?”

    红章鱼:......

    都是要被这个傻孩子给气笑了,有这么说自家长辈的?

    蓝色水母忍俊不禁,但是还是出来当和事老,毕竟这件事若是不说清楚,大概是会成为嘟嘟心里面的一根刺,她嗓音温和:“我们七色眷族自然不可能为那位做决定,红章鱼和我们会说出这样的话自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接到了蓬莱内境传出的法旨。”

    也就是说,这是蓬莱之主的意思。

    嘟嘟仔细的想了想这句话,倒抽一口冷气,老半天只是憋出一句话:“这......到时候进去的时候能不能多带一个?”

    它也想要看看蓬莱啊。

    还有,难道说口口相传的古老故事竟然都是真的不成?那位伟大的存在竟然是真实无比的不说,竟然还是它们七色眷族最顶头的大靠山吗?

    红章鱼和蓝色水母齐齐的翻了个白眼,异口同声的说道:“不行!”

    这家伙,还以为是观光旅游不成,竟然是还多带一个?反正是只要那位没有相关的命令,一个都是不允许进入蓬莱,除非踏着它们的尸体,但是既然是里面传来了法旨,还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接到那位存在的命令,所有的七色领主都是无比激动地。

    也许,是看到它们击退了魔族,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神恩?

    七色领主们浮想联翩。

    而宁清秋一方也是讨论激烈。

    明远对于陆长生的看法倒是抱有不同的意见,他其实对于七色领主们的观感都是不错,特别是和蓝色水母并肩作战这么长一段时间,好歹是有几分战友情,且她帮忙祛除宁清秋身体里面的毒素,他还是觉得蓝色水母挺不错的,不像是陆长生口里那种心思阴暗之辈。

    “里面一定是有了什么变化,说不定还是七色生物们真的把宁清秋当成了它们的圣女妮可萨尔,所以才会让她可以进入蓬莱,毕竟圣女进入圣地,貌似是不破坏规矩?”

    宁清秋嘴角抽了抽,觉得他的脑洞还真的是挺大的,便是说道:“算了,多想无益,我们还是先回去云荒,至于说蓬莱之事,等到我们把魔族的消息带回去给人族再说吧。”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