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吾皇当面
    再一次踏足云荒对的土地,不知道为什么,几个人竟然都是有一种回家的踏实的感觉。

    宁清秋开玩笑道:“唔......都是要感觉热泪盈眶了。”

    当然,也不至于真正的落泪,对于修士来说,强悍坚韧的神经和钢铁般的意志是最基本的要求,能够修炼到元婴的程度,都是千锤百炼的人物,就算是魔族血战都是没有让他们有半分动容,哪里会真的因为短暂的分离故土就是脆弱到那种程度?

    若是真的那般,绝对不是真情流露而是邪魔入体了。

    宁清秋把炼心剑牢牢地放置在腰间,决定第一时间解决这边的事之后,就是启程前往悬空山,请重玄真君出手,重铸炼心。

    “这里便是你们口中的中土大唐?”苏红衣眼神里面略微带着好奇,还有一点潜藏的厌恶和不服气,因为已经是从宁清秋和明远的口中听说了人族分割九州和中土的过往,这样的恩怨虽然是埋葬在历史里面,但是对于苏红衣这样的骄傲的人来说,九州修士作为被背弃的一方,看到背叛者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

    就算是当初灵气潮汐改变,末法时代来临,大唐为了一己之私把整个九州当做是累赘包袱丢掉,这样的说法再怎么义正言辞,九州修士都是不会接受得毫无芥蒂的,到底是心里有根刺。

    可以这么说,要不是魔族的枕戈待旦,估计人族又要爆发内乱,九州和大唐的修士绝对是没有办法亲如一家的。

    陆长生淡淡的拉了苏红衣一把,沉声道:“何必这么激动?人族同为一体,如今大唐保留了足够的实力,对于人族来说是一件幸运的事,你要把目光着眼大局,放长远一点。”

    事情已成了定居,难不成还能更改不成?

    明远出来打圆场了,他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我在这里算是东道主了,你们初来乍到,对这里肯定是不熟悉,有什么问题随时问我都是可以,明家和黑白学宫在这片地方还是有很大的话语权的,云荒人族一统,这是我们共同的目标,就连七色生物面对魔族入侵都是表现了相当惊人的胆魄,我们人族更是应该奋发向上。”

    宁清秋点头应和,心里面也是有点尴尬,她一个外来者,到底不是云荒土着,所以对于九州和大唐的事儿还真没有多想,没想到苏红衣和陆长生竟然是这么介意?

    也是,就像是亲如兄弟的一家分家了一样,到底是不可能恢复如初,不过时光可以抹去一切,而且大时代的来临会尽快的化解所有的冲突,宁清秋对于人族还是很有信心的,关键时刻,人族不会掉链子的。

    “我们先启程去朝廷和反叛军对峙的战场吧,要人族一统,第一件事就是把北疆王这样的叛乱分子剿灭。”

    宁清秋是个果敢的人,她觉得北疆王这样的不安定因素就是要首先消灭,他的北疆军队就像是七色生物里面的银灵人一族一样,带来的只有不利因素,不可能起到正面的效果。

    ......

    江河滚滚,两军对垒,修士以军阵方式出现的时候,威势简直是惊天动地,双方把大江变成了一个绞肉机,厮杀惨烈程度比起魔族入侵七色草原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魔尊带领魔族入侵七色草原只是临时起意,而北疆军队的反叛却是早有预谋,准备了很长时间。

    北疆王身姿威武,穿着银光铠甲,头戴着青色为底红缨长竖的龙首玄铁盔,双目射出冷电,对着密密麻麻的军士点兵道:“大唐无道,我等顺天时而反之,唐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无数长枪短戟如林般竖起,斜斜的指向天空,英勇男儿血气如精烟,滚滚如潮水,几乎是染红了一片天空,气势磅礴的吼叫,整片天空都是他们热血沸腾的声音:“万胜!万胜!”

    改朝换代,从龙之功,对于所有的男人来说,都是最好的兴奋剂。

    北疆王满意的笑了,有如此军心,何愁大事不成?

    黑白学宫的那些可恶死板的儒修们,竟然是骂骂咧咧的说他狼子野心,这人皇失踪,他的位置,谁都是想要去坐一坐,既然都是会天下纷争,他北疆王取而代之,抓住这个机会定鼎天下,有何不可?

    读书人就是会把脑子都是读得僵化。

    等到把刀都是架在他们脖子上,北疆王心想,他倒是要看看,他们还敢不敢叫嚣了。

    特别是那个黑白学宫的公输源,绝对是他的劲敌。

    返虚境界的大修士,无论是放在哪个地方,都是觉得核武器一样的存在。

    两个人之间,势必有一番龙争虎斗,但是自己作为军阵将领,在战场上先天的就是具有一定的优势,必然是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到了那个时候,黑白学宫不低头,他就是要血洗儒家一脉!

    军队开拨,雄心勃勃。

    但是就在下一刻,几乎是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

    成千上万的军队都是停下了脚步,没有了指挥官的命令,但是他们全部都是傻傻的抬眼看着对面的天空。

    那湛蓝的天空,已经是被无尽的金光覆盖,滚滚云层承受不住压力一片片的破碎,空间也是紧随其后成为了薄弱的窗户纸,被人一捅就破,然后露出了天外天广袤无垠的星空,璀璨、深邃、寂静。

    星光在白日洒遍大地,所有的人脸上都是茫然的,听到对面传来公输源雷霆喝声:“吾皇当面,对面的叛军,若是有心悔改,便是立刻放下武器束手就擒,不然的话,立时便是让尔等化作粉末,诛杀九族,罪不容赦!”

    惶惶天音。

    不少的人都是吓得腿肚子发软,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是不是对面撒下的弥天大谎?

    吾皇当面......

    人皇不是失踪了吗?!

    要是这位大唐至尊好好地待在他的乾坤殿,这天下的人哪个敢不要脑袋反叛他?!

    这可怎么办?

    不少的人都是看向了北疆王。

    但是北疆王的神色已经是阴沉得几乎是可以滴出水来,眼神深处,透露出一丝惶恐和忌惮。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