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思念的味道
    陆长生和苏红衣则是完全的陷入了震惊和振奋中。

    虽然从离开七色草原,被告知了有关于中土大唐和九州恩怨之后,他们对于当初壮士断腕保留元气的大唐已经是有了颇多的猜测,但是怎么都是没有想到,大唐的底蕴竟然是这么恐怖。

    朝廷叛军和大唐军队对垒,那个阵仗比起他们在七色草原的“小打小闹”来说,恐怖到了极点,可以说是真正的金丹不如狗元婴满地走,化神修士都是层出不穷,就算是返虚,都是看到了好几股直冲云霄的气血狼烟。

    这就是人族的底蕴!

    魔族敢犯,便是可以让他们有来无回!

    但是同样的,另外的一点异样的心情也是诞生,陆长生半晌才说道:“九州不会落后太久的。”

    他们也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九州修士,从来不会比任何人差,只要是有等同的机会,他们一定是会赶上其他的先驱者。

    苏红衣则是舔了舔唇,眼中露出一丝不服输的精光:“前路未断,人族也有合道,我等后辈,需要奋勇追赶,迟早有一天,势必杀光魔族!”

    对于苏红衣来说,人族才是诸天万族唯一的主宰,云荒世界真正的眷顾者,对于魔族这样的敢对人族虎视眈眈的种族深恶痛绝,因为这是挑衅和侮辱,他难以忍受。

    男人嘛,对于这种事比起女修士来说,更是敏感得多。

    宁清秋脸上突然掠过一丝狂喜,本来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想念某个至今不知道身在何方的人的缘故所以出现了幻觉,但是那股熟悉的气息貌似是真的存在,她目光灼灼的看着大唐军队的方向。

    那里突然出现了一道光,男人穿着玄色大氅,玉带缠绕,金边绣云,狰狞的龙首仰天怒吼,脚踏祥云,威势赫赫,俊美逼人。

    公输源眼睁睁的看着被人皇称作是云荒最有希望成就合道的绝世妖孽,就这么一反常态的冲了出去,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这样的时候,他这是要干什么?

    人皇淡淡的撩了一下眼皮,看到七夜的身影从天际掠过,当然,去的是另外一个方向,神色略微带着一丝笑意,年轻人啊,果然还是冲动了些......

    人皇对于七夜很是欣赏,在他看来,人族未来的辉煌就是需要这样的新鲜血液才能够担负起来,反攻魔族的希望也许就是要放在这个锐意进取的年轻人身上,至于说自己......那就是坐镇云荒,这样的话,一位镇守,另一位负责攻伐,才是最完美的模式,等到日后人族运势恢复,底蕴渐渐地身后,合道境界的志同道合的道友们,只会是越来越多。

    等到那个时候,也许自己就是可以放下一切,一心一意的去追逐天道了。

    星辰大海,那才是修士的征途。

    他想去更远的地方看一看。

    攀登更高的山峰。

    世人皆以为合道便是修士的顶端,毕竟是与天地同寿日月齐辉,到了这个程度貌似是前路便是再无,此处便是终点,但是人皇清楚,绝对不是这样,修炼一途,便是永无止境!

    只是到了他们这个程度,再想要前进一步,那都是要付出漫长的难以想象的时间和努力,且都是亿万分之一的几率,人皇之前被朝政脱身,肩负整个大唐中土的安危,到底是用去了大部分的精力,不能全心全意,如何能够跨越自我?

    人皇负手而立,天空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对面的叛军,对上北疆王的时候,没有半点怒气,对于这个被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野心家没有什么愤怒,他其实并不觉得自己被背叛了,他一直是知道北疆王不甘人下,只是之前有他镇压对方没有办法反抗和表现出来而已,而且北疆王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打手,毕竟是返虚境界的大修士,用来镇压北方,再好不过,只要是自己存在一天,便是可以把他治得服服帖帖。

    但是人皇没有想到,他的心竟然是这么大,而且压根都是忘记了自己身为人族的一员基本的底线,竟然是趁着魔族窥视人族的时候在后方弄出了这么多的麻烦事儿来,人皇目前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的捏死他,摆平眼前的动乱。

    其实这一场动乱在他的眼里,反手便是可以镇压,但是最关键的是,怎么把人族的内耗降低到最低点,人族修士多损失一个,对于整个人族来说,都不是好事。

    如今最缺的就是人手。

    所以人皇看着北疆王的眼神,和看着死人没有任何区别,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必要生气?

    七夜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是从远方来到她的身边。

    如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归心似箭一般的来到她的身边。

    深邃冰冷的黑眸本来是宇宙星空一样浩瀚而荒芜的,却是因为看到了她,爆发出无尽的光,就像是燃烧的恒星一样,熊熊燃烧一般。

    这一次,才算是真正的明白了什么叫做思念的味道。

    长臂一揽,把人就这么拥在了怀里,低沉优雅的声音,华贵神秘的语调,熟悉的气息将人包裹,他说:“我回来了。”

    宁清秋扬唇淡淡一笑,但是眼角不知道怎么的却是瞬间滚出一滴珠泪来,滴落在他的胸膛衣襟处。

    回来就好。

    他去了魔域深渊,她怎么可能不担心,即便是之前说好了退路,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一切都是未知数,她怎么可能真的毫无后顾之忧?

    现在看到人好好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一切的担忧才像是过眼云烟般消散。

    七夜有点心疼。

    陆长生侧过脸,神情冰冷如寒沙荒漠,阴惨惨的白,像是清冽的月光照在空无一物的大地。

    明远也不想打扰这一对有情人,但是目前的情况实在是不太适合他们谈情说爱,于是便是抵拳在唇边轻声咳了一下。

    七夜淡淡的看他一眼,在宁清秋的推拒下把人松开,心里面还想着最近一段时间没见,她的肩膀感觉都是削薄了两分,看来是瘦了,还是自己在她身边照顾,才是万无一失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