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乌合之众
    一行人进入大帐中坐好。

    七夜修长的手指冷冷的触碰刀柄,森罗刀杀气内敛,就像是一头极致压抑的凶兽,帐篷中所有的人都是不由自主的背心一寒,就像是被噬人的猛兽给盯上了一般,虽然知道这位的杀气不是冲着他们来的,但是这股凶威也实在是太恐怖了。

    宁清秋暗道,本来以为在七色草原经历了连番大战浴血厮杀,她的杀气都是被锻炼出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也是有种血战沙场的气势,结果和七夜两相对比,自己还是像是个手上没沾染血的纯洁小姑娘......

    都是不知道这位到底是在深渊里面屠杀了多少魔族。

    想必是一个骇人听闻的天文数字?

    不过即便是七夜在深渊里面未杀掉一个魔族,单凭他给魔尊造成了伤势,而且多半还是重伤,那就已经是滔天的功劳了,因为这将会为人族争取很长的时间,每一点时间,也许都是可以让人族发展出更多的高阶修士和筹备得更为齐全,此消彼长,说不定就是可以定下最后的结局。

    战争,本来就是从每一个细小的点来你争我夺的,最后的赢家一定是一步先步步先。

    公输源沉声道:“魔尊有备而来,我认为人族高层必然是有一部分已经是被腐化蛊惑了,他们或许是被魔气浸染,或者是被自己心中的心魔贪婪给吞噬,但是绝对是一股潜藏的阴暗的力量,每每想起,我都是如鲠在喉。这件事要从长计议,决计不可以打草惊蛇。”

    儒修,从来都是谋定而后动。

    他们可和封建时代的那些儒家门徒决然不同,可不是那些酸腐书生,百无一用,儒修几乎个个都是智勇双全的人物,不单单是有智商,有才华,他们还都是很强的战斗力,不然的话,以儒修稀少的人数,也不可能在大唐这样强者如云能人辈出的地方,以黑白学宫一家独大,甚至是能够隐约执掌天下宗门之牛耳,这几乎是类似于大唐国教一样的存在,只是没有给他们这个实际的名头而已。

    宁清秋也是赞同,不过有点忧心忡忡的看着明远:“你经历过夺舍凶险之后一直是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若不是公输前辈和七夜,我们都是不知道你竟然是一直是强撑着病体和我们一起作战,明远,你到底是要不要紧,我看还是先把灵魂之光恢复如初才好,不然的话,留下隐患对你日后不知道会造成多么巨大的阻碍,这件事宜早不宜迟。”

    公输源自然是看出了宁清秋和七夜的那股不容他人插足的柔情蜜意的气场,知道这两位多半是一对道侣,见她如此关心明远,虽然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成为朋友的,但是这些年轻人可以互相扶持,对于人族来说,未来的希望就是更多几分,这样的影响力是从上到下的,有他们这样的榜样,日后大唐和九州的融合应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公输源心里倒是有了点对于未来的期待。

    想必,那必将是人族的盛世。

    身处这样的大时代,就算是他这样的“老年人”都是燃起了勃勃雄心,你说这是不是发展儒家的大好时机?

    大唐这么多年下来,资源都是固定份例,但是九州还是一片没有开拓的沃土,要是从里面找到不少的好苗子,那么儒家一脉崛起就是有希望了,黑白学宫如今虽然是声势浩大,但是里面纯正的儒修还是很少的一部分,其他学习另外的道法的人数不胜数,公输源虽然是黑白学宫的院长对于院内的学生也是一视同仁,认为三千大道条条都是可以通往最终点,但是如果可以把儒家发扬光大,对于公输源来说,又是另一个无法拒绝的梦想了。

    半柱香的时间已过,很多叛军都是无法抵抗人皇当面的威势,就像是当初封建历史上的秦朝一样,秦二世而亡,天下英雄纷纷揭竿起义,各路豪杰都是要争逐鹿天下,但是若是雄才大略的秦始皇没有死去,他还依然坐在皇座上,依然是天下共主,那么即便是天下无数的人认为暴秦无道,也没有人敢去捋秦始皇的虎须,都是他时候才跳出来的魑魅魍魉。

    所以人皇失踪,所有的人都是可以被利益冲昏头脑,蠢蠢欲动就是想要争夺天下,但是只要是他出现,那么一切的野望就是会像是清晨的露水,阳光照射之下,便是会顷刻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多叛军不论头上的上司怎么喊,都是纷纷扔掉了手中的武器,真气都是禁锢在丹田中,不打算出手,因为这一场战斗在人皇出现的那一刻,都是输掉了。

    不论是从实际上还是精神意义中。

    北疆王脸色铁青一片。

    他现在已经是半点不反对成嘉的计谋了,这样的轻易背叛他的军队,用他们来血祭换自己的出路,看来是半点不用心虚的。

    北疆王随着成嘉步入将军帅帐。

    斗转星移的阵盘悬挂在帅帐中央,无尽的星光如海洋笼罩了北疆王,他眼里闪过一抹炽热渴望,这就是他费尽力气准备的退路,交给了成嘉操控。

    成嘉微微催促道:“王爷,请上路吧。”

    北疆王点了点头,将自己的真气输入了阵盘,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修士翻身那就是无尽的岁月了,反正,他有的是时间,只要是今天不死,他日必将继续为祸天下!

    他要让人皇焦头烂额!

    成嘉的眼里闪过一抹阴狠。

    宁清秋缓缓地走出帐篷,所有的人都是全神贯注的看着眼前的局势,她感叹了一句:“数百万人齐卸甲,竟无一人是男儿......竟然是真的可以看到这样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之场面,果真是不愧合道至尊。”

    如此庞大的修士军队,便是宁清秋都是清楚自己一个人在这样的钢铁洪流前面都是被被碾碎的下场,但是他们当着人皇的面,竟然是连拿起武器的勇气都是没有。

    如此威势,当真是让人心折。

    七夜冷笑一声:“趁着朝廷军队在弥补空间裂缝的时候跳出来作乱,这些叛军本就是乌合之众,一堆乌合之众合起来......不过大一点的乌合之众罢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