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北疆王的死
    人皇和七夜算是不谋而合,对于眼前的反叛军只有一个词语可以用来形容觉得比较贴切的,那就是乌合之众。

    他们的反叛本来就是临时起意,人皇露面,差不多就是戳破了他们的那一层薄薄的保护层,只要是有一个人开始选择了退路,其他的跟风的人将会是不计其数。

    人皇眼里闪过一丝满意。

    虽然对于他们这样的没有勇气的行为并不赞同,但是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多留下一个人,将来和魔族战争的时候就是会多出一份储备力量,人皇着眼大局,自然不会在乎目前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反叛过他,再怎么样,都是翻不出什么大风浪来的。

    天子望气术,这是人皇独有的一门功法,他可以清楚地看到,远方帐篷里面北疆王的气数已尽,本来是略微带着红紫色的气运之柱,逐渐的黯淡下去,变成灰色,但是下一刻,他的面色骤然一变。

    双眸如寒星,神光如电般射向中军帐篷,看清了场内景象,脸上掠过一丝怒色,冷喝道:“好胆!”

    玉白的手指宛若擎天之柱,朝着大地垂直落下,想要把那个柔弱白皙书生模样的青年给弄死,但是一切都是晚了。

    成嘉脸上闪过一抹疯狂的笑意。

    他哈哈笑着,看着北疆王的身躯逐渐的枯萎干瘦直到再也抽不出一丝真气,看着怒气爆发的人皇,觉得无比的快意。

    “下一次再见了!人皇陛下!”

    身影从斗转星移阵盘中消失不见。

    时间倒退回到半刻钟前。

    北疆王同意了成嘉的血祭之法,决定抛弃那无数条性命,换取自己的一线生机,当初他在原始之森那一番恩将仇报便是可以看出,北疆王是一个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枭雄,或者说得难听点,那就是卑鄙小人。

    所以他不会手软,只是舍不得自己变成一个光杆司令罢了,本质上还是只想着自己的。

    成嘉在这一点上的倒是误会了北疆王,这位可不是讲究什么不抛弃不放弃的人物......

    应该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是一样的人。

    北疆王灌入真气之后便是察觉到不对劲,因为真气源源不断的被阵盘吸入,但是血祭之法却是没有展开,相反的,所有的真气都开始不受控制的被吸收,他的丹田处都是开始抽痛,北疆王想要抽回手,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几乎是自己所有的气机都是被链接到了阵盘上面,就像是整个人陷入泥淖里面,都是拔不出来。

    他惊怒交加的看着成嘉,第一时间的发现了不对,但是已经是晚了:“你竟然阴我!该死的!我要杀了你!”

    成嘉不屑的笑了两声,冷冷道:“成王败寇,你若是成功登顶,我自然是要老老实实的在你脚下,但是你如今就是个败军之将,我自然也是要给自己找好后路了,还真的以为谁都是宋海,愿意忠心耿耿的为你卖命?!”

    北疆王几乎是要气得吐出一口血来,他的前半生的发家史,主要就是背叛,利益至上让他一路靠着心狠手辣青云直上的坐到了如今的位置,甚至是成了大唐朝廷里面举足轻重的权臣,因为不是什么人都是有资本被封王的,当初树精一族在他的功绩簿里面算是狠狠地添了一笔,如今北疆王也是尝到了当初那些被他背叛的人的滋味。

    算是天道好轮回,报应的写实了。

    成嘉摇着扇子,笑得浑不在意。

    他只要是逃出去了,哪管身后洪水滔天?

    北疆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死了也便是死了吧,只是可怜堂堂一代反王,还是返虚境界的大修士,竟然是被成嘉算计,把自己本命相连的用来逃命用的阵盘几乎是吸干了整个人的精血灵气,数百万人的血祭必然是会引起人皇和朝廷军队的注意,到了那个时候读条一般被人打断,哪还跑得了?

    所以还是直接炼化北疆王来得轻松便捷,一个返虚境界的大修士,全身精血绝对是足够抵得上百万修士军队了,虽然数量上多有不及,但是质量上完全是有保障的。

    关键是动静小,容易瞒天过海,等到对面的人反应过来,那也晚了。

    而成嘉,需要的不过就是个时间差而已。

    人皇确实是十分暴怒。

    竟然是有人在他的眼皮子搞这样的幺蛾子,最关键的是,对方竟然是成功了!

    他倒是小看了这么个人物,没想到北疆王竟然是这么糊涂,在身边养了这样一条毒蛇,反过来把他反噬了。

    北疆王奄奄一息的看着人皇降临,看着成嘉就这么消失在星海灿烂中,心里面一阵绞痛,又是一口污黑的血喷出,整个人枯朽宛若木乃伊一般,他看着人皇,苦笑道:“人皇陛下,罪臣心有不甘,但是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只是一点,我的妻子儿女们都是无辜的,你若是高抬贵手,我九泉之下亦会感激不已。”

    “还有,成嘉心如蛇蝎,对着整个朝廷怀着无尽的恨意,在我这里多次献出毒计甚至是之前还决定要用百万人血祭炼化阵盘......我并非挑拨离间,而是,而是.......咳咳咳,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请你信我。”

    他双目合上,溘然长逝。

    身躯瞬间便是化作飞灰,一代枭雄,甚至是返虚境界的大修士,竟然是到了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人皇却是叹了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至于说那个成嘉,人皇并未把他放在眼里,不过是毒蛇一般的人,若是下一次遇到,便是直接杀了便是,不然提防去提防来的,还要不要做其他的事儿了?

    人皇已然是听到了外面山呼海啸般的声音。

    “吾皇万岁!吾皇万胜!”

    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叛,就是这么被扑灭了,天下各路还在翘首期盼两边打个势均力敌两败俱伤,大家好趁势而起坐收渔翁之利,打着这样的算盘的人和势力几乎是全部傻了眼。

    人皇都是回来了,北疆军队彻底玩完儿了,大家还有什么好蹦跶的?

    洗洗睡吧。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