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炼心与秋水
    人皇并不觉得这一场胜利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因为自己不过是和大唐失去了联系一段时间,怎么都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会闹出这么大的风波来。

    大唐的文武百官们,绝对是难辞其咎。

    这一次,想必要以雷霆之势,发作很多人。

    特别是五岳联盟这样的和黑白学宫都是交情匪浅的正义势力,在这一次的反叛动乱中也是消失了不少,对于人皇来说,相当于是自家的根基被动摇,怎么可能会有好脸色的?

    公输源被他全权赋予了责任和权力,那就是一定要好好地把七夜等人全部经营好,等到大唐彻底的平乱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商讨九州修士和大唐朝廷的融合,云荒人族一统,势在必行!

    反叛的北疆军队们并没有不好处理,毕竟都是大唐子民,在人皇发话,只是诛杀首恶,其他的人都是戴罪立功,于是北疆王的军队便是彻底的被朝廷接管了,反正只要是人皇这个定海神针依然坐镇,那么这天下便是没有不长眼的人敢再一次跳出来。

    没看到北疆王的尸体都是凉透了?

    宁清秋还在和七夜咬耳朵:“人皇果然是威能滔天,北疆王弄得这么声势浩大,我和明远初来乍到的时候便是去了五岳联盟的废墟,听着幸存者的那些话,简直是以为这位都是要彻底的占据大唐的半壁江山,没想到人皇竟然是这么雷厉风行,不过是短短一天,便是彻底的杀反王,诛叛逆,就连军队都是全部对他俯首称臣!”

    宁清秋很是佩服。

    人类对于强者或者是强权,天生的都是会带着敬畏和崇拜。

    七夜都是有点小小的嫉妒。

    重逢至今,她嘴里面提得最多的竟然是人皇......虽然自己也佩服人皇的实力,但是她会不会太忽略一个男人的小心眼儿和自尊心了?

    其实宁清秋哪里不明白这些?她完全是故意找这个话题来说。

    不然的话,要是不转移七夜的注意力,那么他继续刨根问底下去,自己岂不是要真的露馅了?

    要是七夜知道魔尊对于宁清秋的刻意针对,多半是会立即生出杀心,她倒不是不相信七夜的实力,但是如今魔尊到底是实力更强,虽然受伤依然不可小觑,受伤的猛兽才是最可怕的,要是七夜有个万一......就像是他受不了她受伤一样,她也绝对是受不了失去他的打击的。

    七夜看了一下远处白衣胜雪的那道人影,眼中淡淡的掠过一丝阴翳,问她:“陆长生和苏红衣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还和你们一起?”

    他只是大概的知道他们去了一个神秘之地,那个地方还有神奇的种族,而且宁清秋他们还在那个地方和魔族打了一场有来有往的攻防战。

    但是更多的细节,还是不清楚的,且刚才的那个问题,今天当着其他人也不好问出来,两个人独处,他才会把自己对于陆长生的不喜,这么直白的表现在她的面前。

    这不是因为七夜喜怒形于色,而是因为他故意这么表现明显,让宁清秋明白,为了顾及他的心情,也要远远地避开陆长生,不得不说,他真的是无师自通了非常聪明的一种做法。

    要是直接这么说未免显得不信任她,而且也显得太过小气不够有魄力,但是情感之事向来都是斤斤计较格外小气的,没有人容得下第三个人,所以七夜这么做,实在是无可挑剔。

    宁清秋平日里也是非常注意的,都是为此几乎是要和陆长生划清界限了,至少在他彻底放下之前,他们的关系还是比起往日里生疏了很多,特别是比起当初在谷底的那些日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物是人非事事休。

    “巧合罢了。”宁清秋一笔带过,反而是蹙起眉道,“我倒是觉得这空间裂缝的出现实在是太过巧合,一边牵制了朝廷的精力,一边是北疆王带头举起反旗,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排好的剧本。”

    七夜摇摇头,沉声道:“这里面虽然是有人推波助澜不假,但是若是真的有谁可以真的做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把天下局势算计到这个程度,那就太可怕了,就算是天机阁的神棍们都是做不到的,单说一点他们就是无能为力,谁能够操纵人皇的去向?”

    所以这个想法一开始就是不成立的。

    宁清秋顺着他的思路一想,脸色也是好看多了,不然的话,他们的敌人就会前所未有的可怕,那种走一步算上一百步看到了一千步之外的谋略家要是成了敌人,他们估计是真的要睡不安慰了,到时候不知道会多出多少变数。

    宁清秋蹙了蹙秀眉,红唇轻轻抿起,一缕黑色的发丝掠过玉白的额头,她的水眸莹莹生辉:“这天下人的人心,当真是算不尽的。内忧外患之际,竟然是都是思忖自己一家得失,实在是......”

    七夜倒是坦然:“尽力而为,问心无愧。”

    这就是他的为人处世准则,做自己想做的事,全力以赴便可,至于说结果,反而不是那么重要。

    宁清秋点点头,抚摸炼心剑的剑刃,她说:“这一次我们从大唐完成任务回去九州,第一件事,我要去悬空山。”

    “怎么,急着见公婆?”七夜挑挑长眉,调笑道。

    宁清秋暗道他最近却是变得越发的不正经,便是娇嗔般的瞪了他一眼,倒是半点威慑力没有,反而是让男人魂酥骨软,至少对于七夜来说是这样,眼波流转,便是万千风情。

    “胡说八道什么,是炼心剑,我想要请重玄真君前辈帮助我重铸炼心,本来是打算把魔族的冥鸦,也就是那个叫做盘鸠的罪魁祸首的盘石锤抢过来熔炼了之后给炼心剑铸造剑身的,但是没想到魔族竟然是会有军魂召唤之法,深渊助力,且奇袭后方,我倒是力有不逮,没有完成对于炼心的允诺。”

    七夜刮了刮她的鼻尖:“别愁眉苦脸的,下一次我来帮你报仇,至于说炼心......我倒是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是否乐意。”

    “什么?”

    “将炼心和秋水神剑一同炼化。”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