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章 剑拔弩张,冲突隐现
    苏红衣红衣散漫,腰束玉带,漫不经心双手垫在后脑勺,就这么没骨头似的坐在椅子上,轮到最后所有的人都是看向他才慢吞吞接道:“苏红衣,无名小卒尔,你们可以忽略我。”

    笑容很灿烂,但是却让人隐约闻到一股血腥气,骄傲又自我。

    公输家的几个都是元婴大修士,在大唐也是名声不小,作为公输源的弟子,日后黑白学宫的执掌者,他们可以说是日后大唐权力巅峰的小团体的缩影,让他们年轻人混在一起,好好地熟悉一番,可是人皇和公输源共同议定的政策。

    这样比较有助于双方了解,这样的话谈起合作更加的润物细无声。

    公输温乃是大哥,也是公输源作为看重的弟子,小弟子明远是用来疼爱和惹长辈生气担忧的,但是大弟子自然是担负重任,公输温也确实是做到了“有事弟子服其劳”,对长辈尊敬有加,对于师弟们也是爱护有加,对于大唐更是忠心耿耿,可以说是公输源极为满意的继承人,日后黑白学宫就是要靠着公输温带领。

    公输温为人温文尔雅心有韬略,秉承儒家精神但是却并不是迂腐之辈,可以说是真正的良材美玉,他对于苏红衣那仿若傲慢的态度并不以为杵,淡淡的笑道:“苏道友的杀气果然是历练得极为精粹,看来是手上有无数的魔族之血,才可以熔炼这一身杀气,不过是杀气太重,到底是有伤天和,苏道友为了不恶天道,不如去我黑白学宫的那一汪洗心池中浸泡一夜,绝对是有奇效。”

    这话乍然听起是在讽刺,苏红衣的眉头便是高高挑起,正准备发怒,就是听到了公输温诚意满满的后半句。

    要知道,就算是他们这样的才初入大唐的人,都是听说了黑白学宫的威名,还有黑白学宫中赫赫有名的洗心池,那可是真正的天下奇珍洞天福地,据说光是一滴池水,都是可以祛除一方瘟疫病害,可以保持心灵不受邪魔浸染,就连魔气这样的附骨之疽都是可以消除掉,威能几乎是堪比神物。

    宁清秋初初听闻的时候,差点以为这是东方版的光明圣水......

    虽然说传闻可能是会有所夸大,但是洗心池绝对是黑白学宫的至宝,那地位大致是比起秋水神剑在剑灵族,日月金轮在日月神宗的地位都是差不离了,但是公输温竟然是开口便是邀请苏红衣前去洗心池,真的是大手笔大魄力。

    而且,诚意满满。

    就算是苏红衣这样的桀骜不驯的人,都是有点抵挡不住这样的诱惑。

    抿抿唇,他还是摇了摇头:“算了,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我苏红衣无功不受禄,担负不起你们黑白学宫的好意。”

    态度到底是和缓了许多。

    还别说,大唐当初抛弃九州果断狠厉不干人事儿,颇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觉悟,但是大唐的人确实是让人讨厌不起来,至少目前为止遇到的都是些让你没有办法恶言相对冷脸相待的人,而且都是明远的师兄弟们,到底是有几分香火情和面子情在那里,还是和气一点吧。

    当然,要是有不长眼的人要欺负到他们的头上来,苏红衣也是不会介意教他们做人的。

    这么一想,念头通达,心气就是通顺了许多。

    最近就是和魔族大战几场,杀得太多,杀气和戾气太重了点,自己倒是要注意磨练一下心境了。

    陆长生却是倏然抬眸看了苏红衣一眼,苏红衣愣了一下,他眼里那淡淡的不满是什么意思,自己也没说错什么啊,陆长生最近是更年期到了,怎么无缘无故的朝着他冷脸?

    随后又是看了一眼那边肩并着肩几乎是坐在一起的一对金童玉女,心里面有些恍然,也是,看着这样的场景多伤眼睛多伤心啊,陆长生有点情绪变化他也就体谅一下吧。

    陆长生其实是因为对于洗心池非常的好奇,对他来说,一切和医道有关的东西都是他兴趣所在,可以用来研究,黑白学宫的洗心池和宁清秋的无垢火是有类似的性质,但是一方火一方水,到底是刚柔划分的不同手段,他对于洗心池的诞生和材质都是非常的有兴趣,能够亲眼见证一下功效就是更好了,要是苏红衣去洗心池里面趟一轮,对他来说就是个极好的实验素材。

    所以苏红衣的拒绝让他颇为不满。

    但是这样的话也是不好明说。

    公输让是公输这一辈弟子中天赋最高的人,武力值绝对是一等一的,脾气也是很大,不会让人,骄傲刻在了骨子里面,所以公输源为他取名为让,也是希望可以勉励他凡事多忍让,退一步海阔天空......当然,目前来看,收效甚微。

    眉目英挺的青年浓墨的眼里闪过激怒,对着苏红衣冷声道:“你倒是太会装模作样的拿乔了,洗心池何等圣地,让你进入一观,是我大师兄的诚意,你竟然还这么拒绝?”

    这岂不是把黑白学宫的面皮撕下来往地上踩?

    还一脸不屑的模样,真以为他身上有什么值得黑白学宫觊觎的地方不成?!

    “公输让!”

    公输温和明远同时喝道。

    明远作为小师弟,和公输让的关系一直是很好,虽然说公输让比他早入门,但是平日里都是姓名相称,没有喊什么师兄,但是这个时候明远也确实是怒了,公输让性格高傲平日里大家都是让着他且因为黑白学宫名声在外,倒是也没有人敢不给黑白学宫的面子,但是公输让竟然是当着九州其他人的面,和苏红衣这么争执起来,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很丢分的事儿,且大唐作为东道主,应该是拿出应有的气度来,不然就是会让人小瞧了他们。

    苏红衣什么性格明远还不知道,这个男人傲气得不行,之前一直是看着纨绔子一般不显山露水的,完全是因为身边的人物太可怕遮挡了这个男人的光芒,但是明远可是没有忘记苏红衣在九州被冠名为杀神之名!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