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你给我等着!
    苏红衣脸上的笑容虽然没有彻底的消失,但是已经是带上了两分的杀气。

    他慢慢的挺直腰背,没了那股漫不经心的气,反而是变得锋芒毕露。

    心里面本来说就是对于大唐一副高高在上的做派带了两分的怨气,公输让既然是要撩火,正好,他还觉得手痒,跟魔族都是没打尽兴,现在倒是要见识见识一下中土大唐修士的厉害。

    “怎么,听着你的意思,对我很是不满?”

    公输让半点不服输,就算是公输温和明远还有其他的师兄弟们都是一脸不赞同的看着他,但是公输让就是不服气,在他眼里,大唐才是人族正统,九州修士贫瘠之地出来的,哪里值得看重?

    可能是七夜这样的个别绝世妖孽是常人望尘莫及的,但是其他人比如说这个穿着红衣服的看起来也就那样,有什么资格不把黑白学宫放在眼里?

    公输让本也是骄傲自我的人,在他眼里,黑白学宫乃是他生长的地方,世人都应该敬慕它而不是如此的不屑一顾。

    这挑战了公输让的底线。

    所以就连出门的时候公输源苦口婆心的给他的几句劝诫全部都是抛之脑后。

    上前一步,仰头道:“没错,我对你很是不满,洗心池乃是我黑白学宫的圣地,给你机会你不要便是算了,竟然敢口出不逊,我公输让可是看不得你嚣张!”

    男人之间,手底下见真章。

    苏红衣和公输让都是性格比较直来直去的,而且很简单的想法,对于男人来说,拳头大就是硬道理,在云荒世界更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你行你上,不行就别哔哔。

    这里盛行的是丛林法则。

    宁清秋也端不住自己那专门练习之后用来唬人的架子了,她站起身,轻薄的衣纱宛若天上织女采摘祥云织成,绚烂美丽,白日里宛若流动霞光,到了黑夜里更是月光清辉一般美丽动人,这可是金缕天纱衣的最佳形态之一,专门都是被拿来当做是“战斗服”使用的,外交谈判,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

    公输让和苏红衣的气势已然是开始两相碰撞,没有什么试探,直接都是全力以赴气场全开。

    宁清秋都是被他们这说打就打的脾气弄得哭笑不得,和明远对视一眼,都是有些无奈,再看了看公输温的表情,这位温文儒雅的儒家大修,已经是一脸的铁青之色。

    想必对方心里面更是气得想要打人了。

    儒家最是讲究风度,在修士里面其实算是比较能够自我控制的,稍微情绪一上来就是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情况在儒修这里是最少的,但是公输让很显然是个刺头,平日里这般跋扈不顾及就算了,现在可是中土和九州第一次恢复联系建交的关键时刻,要是被他这暴脾气拖累了大事的进程......

    公输温就觉得自己会把公输让挂墙头上去,然后自己去找公输院长负荆请罪。

    陆长生依然是漫不经心的翻着书,这样的冲突貌似是影响不到他,七夜倒是颇有兴趣的看着,黑眸微挑,带着点兴味。

    宁清秋一柄剑刃插在两人的气场中间,总算是暂时制止住了这么剑拔弩张的气势,声音柔和,但是在场的人却都是脸色凝重,没有一个人敢小觑她。

    “两位稍安勿躁,心平气和的谈谈不好么,何必打打杀杀的弄得这么不好看?人族乃是一家,大唐和九州更是需要守望相助,这个时候要是内讧,那岂不是遭外人耻笑?”

    这个女人的剑道,太可怕了。

    云淡风轻的,便是可以在苏红衣和公输让的气势交锋里面就这么随风潜入夜一般,悄无声息的就是完成了对于他们的气场的斩断和控制,还没有损伤其他的地方一分一毫,这样控制力和眼力,实在是可怕至极。

    公输家的几个男人脸色都是凝重至极,要是九州修士个个都是这样的水准......那他们就真的要怀疑上古中土和九州分割的根本原因是不是在以讹传讹了,因为如果灵气贫瘠的荒漠出来的都是这样的优秀人才,那么大唐这么多年号称的强者如云人杰地灵那不就成了一个笑话?

    到时候到底是谁才是遭遇末法时代的人?

    公输家的男人们嘴里带着点苦涩。

    不过不得不说他们想多了,宁清秋虽然不是什么自视甚高的人,但是她自己也清楚,九州和大唐比起来目前来说高端力量还是少了很多,中坚群体更是可怜,不要说军团制的修士了,就算是散修里面,能够把所有的元婴修士加起来有个大唐的三分之一,那就算是烧高香了。

    九州贫瘠太久,落后太久,要恢复追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好在还有自己等人撑着,倒也不是没有一搏之力。

    公输温也是开口喊道:“公输让,你再不收手,我就要让你去禁闭百年,思过崖上不得下来。”

    公输让和苏红衣都是微微一顿,然后两个男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瞪了瞪对方,好像是在说,你给我等着,然后便是气鼓鼓的收手,但是心里面都是闪过一个念头,对方果然不是什么软柿子,很强的样子啊。

    可堪一战!

    这个时候爆发冲突不好,但是日后找到一个光明正大的机会,两个人都是可以再打过的,对于修士来说,战斗和修炼对他们来说是生命里面必不可少的两件事之一。

    你让一个修士看着合适的对手而是硬要强逼人家不准动手,那岂不是给贪财鬼看到了堆积如山的金币财富,给饿死鬼看到了无数美食佳肴满汉全席却都是不准动一样的残忍嘛。

    宁清秋和公输温开始就双方的融合问题开始沟通。

    主要是七夜不喜欢做这些事,前期的大纲全部都是交给宁清秋来处理,陆长生沉迷于医书中不可自拔,公输让还在和苏红衣大眼瞪小眼,所以苏红衣也是指望不上,宁清秋只有安慰自己,能者多劳。

    其他的公输家的几个师兄弟都是默默的听着,基本上公输温说话的时候他们都是不发表意见,看得出来,都是表示支持的,就算是明远,这个时候也是当了一个耐心的倾听者,因为公输温在的地方,他就是只需要当一个小师弟就可以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