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家丑不可外扬
    难得的,宁清秋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了起来。

    不过她表面上自然是云淡风轻,只是不自觉的开始在花云眠和公输温的身上打转。

    西宫内部温暖如春,这里是四季恒温之所,草木繁花最为钟爱的神仙之地,穿着各色纱裙的女修士们纷纷从房间中走出,一时间,便是姹紫嫣红百花开遍,争奇斗艳各擅胜场。

    宁清秋倒是有了一种误入女儿国的感觉。

    不过这里比起当时在七色草原的美人窟来说,这里的美人显然是更加正常,赏心悦目......

    宁清秋看着那些身娇体弱的美人我见犹怜的一笑,然后便把高可参天的树木全部都是拦腰截断,三下五除二就是清出一片空地,木桩子围绕在一起,倒是现成的座位,颇有几分野趣。

    咳咳——

    美人凶猛啊。

    这年头,西宫的女修士能够在黑白学宫就是闯出一片天有了如今这样的让男人们谈虎色变的名头,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作为女人,宁清秋对于她们的做法说不上赞同,但是也是很欣赏的,因为这世道,女人不够强硬显露自己的实力,那么就是会被当成是绝对的弱者,而在云荒,弱者不要说话语权了,就连人格尊严和性命都是别人的掌中之物。

    公输温一言不发,花云眠便是邀请宁清秋前往主座,这当然不是她实在眼瞎看不到七夜他们,而是很明显的就是感觉出宁清秋在这群人当中才是当仁不让的最重要的人物,其他的人不管是有什么通天的本领不都是围拢在她的身边吗?

    所以该讨好谁,这问题还用说吗?

    花云眠看着烟视媚行,其实内里最是冷静果断,除了有的时候暴力了点,还是极为聪慧的,要是个傻的,那也不可能稳坐西宫的头一把交椅,成为西宫女修士们公认的大姐大。

    就连公输温不都是得老老实实的称呼一句师姐么?

    在修士的世界里面,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实力才是衡量一切的指标,从公输温的称呼就是可以看出,这位花云眠的实力在元婴修士里面都是数得着的高手,宁清秋估摸着自己要是没凝练剑心之前,多半也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虽然对方笑得妩媚如花,但是身上还是隐约传来一股危险至极的气息。

    有点暴虐,有点诛邪堂皇之气,不是平常的五行元气,倒像是......雷霆的气息?

    少有女修士可以承受住雷霆灵种,这位花云眠看着入骨三分的妩媚,但是实际上却是个修炼堂皇浩大荡魔诛邪的雷霆真法的真勇士,这该说是女汉子还是反差萌?

    宁清秋心里面一直是腹诽不已,花云眠一无所觉,示意其他的女修士为这里摆满了新鲜灵气的花果蔬菜,还有清风雨露,纤纤玉手举杯:“欢迎几位九州来客到我西宫做客,西宫虽然为黑白学宫的一员,但是一直以来都是被排除在主脉之外名声不显,日后还希望几位多多扶持帮忙,好歹在未来划分蛋糕的时候不要忘了我西宫一脉......”

    “花师姐!请慎言!”

    公输温骤然提高音调,打断了花云眠的侃侃而谈。

    宁清秋看了一眼,对方的脸色简直是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铁青到了极致,还带着在外人面前被骤然揭开老底的羞惭和恼羞成怒。

    啧啧,就连这样的温文儒雅的性格的公输温都是这么勃然大怒,可以想象花云眠的话多么的犯忌讳。

    其实这倒是出乎宁清秋的意料。

    本来以为黑白学宫是不拘一格降人才,就连女修士都是可以学到儒修一脉的真传,但是从花云眠的态度和话语里面以及公输温这么剧烈的反应来看,这里面水很深啊。

    不过自己等人都是外人,这个时候自然不可能越俎代庖的做点什么,而且都是迷雾中的事都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她要是贸然开口那岂不是在里面胡搅蛮缠。

    宁清秋并不喜欢以自己个人的意志和想法,去随随便便的掺和别人的事。

    花云眠美眸中闪过一丝怒意和哀怨,但是转瞬即逝,带着点冷然的淡漠:“怎么,公输师弟有何高见?我花云眠如今已经是到了连句话都是不可以光明正大的说的地步了?”

    公输温面色难看,抿了抿唇,才终于出声道:“花师姐言重。只是九州来客身份尊贵,不单单是院长,就连人皇都是十分看重,花师姐不要随便的把自己的一些个人主观的想法就是这么说出来,会导致几位道友对我黑白学宫甚至是整个中土大唐都是产生不好的想法。”

    花云眠和其他的女修士都是讽刺的笑了起来。

    敢做不敢说,这就是儒修一脉,这就是堂堂的黑白学宫!

    道貌岸然,不外如是!

    宁清秋简直是听得无比好奇,但是这里面显然是黑白学宫的禁忌,或者说人家的伤疤,还真的不好随随便便就是打探,便是装作两耳不闻窗外事一般的,慢慢的品尝清风雨露,还眯了眯眼,十分享受的表情。

    其余的几个人,更是个个漠不关心,黑白学宫里面的恩怨情仇,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他们不是那种听到什么故事便是代入感极强的想要做出一番大事业,对他们来说,各扫门前雪那就是足够了,旁人的事哪里有心情去管,管也是管不过来的。

    花云眠话没有说完,但是在公输温的气场压制下到底是讪讪的住了口,说到底,家丑不可外扬,黑白学宫再有什么样的过错,对她来说,也是传授长生大道的地方,她忘不了自己从一个差点冻死的可怜的孤儿被黑白学宫的修士捡回才有如今的风光无限,所以到底是做不出什么太过分的事,只是心里有怨气。

    宁清秋他们默默的欣赏歌舞,西宫女修士可谓是多才多艺,只要是不出手打人,那画风看着还是很唯美的。

    直到夕阳西下,他们才从西宫离开,花云眠欲言又止,到底是撩起衣袍,翩翩云朵一般的飘走。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