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一言既出,天下景从
    九叶幽兰,天下闻名的奇花异草。

    要说知名程度,甚至是比起长生草、不老根还有轮转花这样的三样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神药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少宁清秋关于后者的了解来自于丫丫,为了她的复活绞尽脑汁的得到了三种神药仙草,但是要论名声,那还是九叶幽兰名气大得多。

    九叶幽兰,顾名思义,生有九叶,这每一叶都是代表着一千年的悠悠时光,千年长一叶,九千年才可以真正的成型。

    九叶幽兰最大的用处在于可以淬炼修士的神魂,神魂灵识乃是最为神秘的所在,所谓天地人三宝对应的便是人的精气神,而精气两者好炼,但是炼神反虚便是真正的大劫数,非资质、机缘、悟性缺一不可者才可以真正的炼成,涉及到化神之秘,所以九叶幽兰的神秘光环在修士的眼里就是又大大的提高一层,所以九叶幽兰珍稀无比,有价无市。

    就算是在明府,得到这样的礼物都是值得侧目的。

    其实宁清秋自己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好稀奇的,她修炼至今,其实借助外物的时候少之又少,除了最开始的明净琉璃火误打误撞的侥幸得到然后褪去凡胎**涤荡了渣滓还原了本真,但是后续的剑道一途,虽然勇猛精进,但是绝对不是投机取巧而来,靠的是悟性和战斗。

    所以宁清秋的修为是没有一丝水分实打实的能力。

    所以对于奇物来说,她没什么依赖性,最多就是知道很珍贵然后感叹一番,真的要有什么渴求,那还真的是没有。

    九叶幽兰这个东西名声确实是大得没边儿,但是就像是她愿意给出三种神药为丫丫重塑肉身一般,对于九叶幽兰她也是十分的大方的给了明远,作为庆祝他的礼物,她还觉得会不会太寒碜了呢......可是毕竟礼轻情意重么......

    还好这个想法目前为止也是他们几个人知道,不然一旦是传出去,不知道多少人会嫉妒得眼睛都是血红色的,到时候头脑发热要是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就算是断掉了只剩下一半剑刃的炼心剑,那也绝对不是随便来一个阿猫阿狗都是会让她扑街的程度。

    福管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把宁清秋等人带进了明府。

    明府占地广阔,比起某些堂皇大气的府邸来说,这里显得精致许多,有小桥流水的人家的精致秀丽,但是却也大气许多,倒是符合明家的身份,他们可是大唐最为顶级的权贵之一,要是简陋了......那丢的不单单是自家的脸,还有人皇的颜面和大唐的荣光都是会被连带着丢掉的。

    明远神情颇有些缅怀。

    归家的游子,都是一样的心态,怀念不已。

    就算是记忆里面有任何的场景,都是会因为思念而蒙上一层唯美的光,可谓是自带滤镜。

    明远对这里自然是如数家珍,毕竟是从小生长大的地方,这里朱楼玉瓦黄金台,可谓是目不暇接,宁清秋欣赏着这里的秀丽婉转,赞叹道:“果然是处处风景。”

    福管家更是眉开眼笑,他虽然名义上是明府的管家,其实早年也是冲锋陷阵的绝世猛将,是明老国公的左膀右臂,意义等同于宋海对于北疆王,只是比起那一对不得善终死去的叛军主臣,福管家可谓是功成身退之后,伴随老国公在京都里面修身养性,也是乐哉。

    “宁姑娘所住的名为清心阁,乃是一座绣楼,是曾经的大小姐的居所,至今仍然是保持着原样,那是府中景致最为绝佳之所。”

    宁清秋可有可无的点点头,对她来说,外在享受倒是不算最重要的,关键是明府开祖祠这样的大事儿,她还想要去围观呢。

    若是平日里,祭祀祖先自然是不允许外人踏足的,但是这一次又有所不同,这是人皇旨意选出了这一代的明国公世子,可谓是皇恩浩荡,明府上下与有荣焉,所以都是要齐心一致的把祖宗神位请出,为明远保驾护航,也是跟天下人证明,从此以后,明远一人便是可以代表整个国公府,日后无论是谁想要和明远为敌还是做什么,首先都是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够不够了。

    宁清秋对此的感慨是:“从此以后,你就是真正的一言既出,天下景从了。”

    明远眉心一跳:“我的姑奶奶,这样的话你也是敢说?天子脚下,能人异士层出不穷,有大才的更是数不胜数,人皇才是真正的金口玉言言出法随,其他的人不能也不敢有这样的本事。”

    宁清秋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娇俏无比,很是有点不屑的动了动红唇:“明远你胆子也是越来越小了。人皇修为通天,你要说他可以掌控全城我绝对是没有异议......但是他到底是多么无聊才会来探听我们的说话?而且该多么的小心眼儿才会把这样的话记在心里,生怕你夺了他的权柄?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身处乾坤殿至高皇座上的人影,慢慢的张开了眼,眸中仿若盛放日月星辰,本来是淡漠的,这个时候却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无奈和古怪。

    不过是偶然探听全城,想要揪出几个隐匿极深的蛀虫和叛徒,这一次反叛虽然是让大唐伤了点元气,但是大唐朝廷可不是外强中干的那种老大帝国,而是底蕴深厚,故而这一次远远都是没有达到伤筋动骨的程度,而且也算是好事一桩,那就趁着这个机会把所有的魑魅魍魉蝇营狗苟都是一网打尽。

    但是宁清秋那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是这么入了他的耳朵,人皇倒是没生气,就像是宁清秋说的那样,他的胸襟十分开阔,到了合道境界要是因为这样的话就是翻脸,那也未免太没有气度而且显得心虚。

    宁清秋背脊突然寒了一下,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存在盯上了一般,不过这样的感觉转瞬即逝,宁清秋又是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便是摇摇头,继续看着明远道:“哎,你都是说说,明府前辈们有哪些辉煌历史?”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