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流光酿,论古今
    苏红衣倒也不是小气之辈,刚才其实不过是假怒,内心倒是真的为陆长生高兴的,因为朋友进阶化神,前路不断未来光明,这是所有的九州修士都是应该共同庆祝的欢欣鼓舞之事。

    其实早在七夜第一个进阶化神打破九州末法时代无法成为化神修士的近乎诅咒一样的桎梏之后,这头上的枷锁就已经是被取缔掉了,只是一时半会儿还是改变不了那样的心态罢了。

    苏红衣坦然的笑着,最后伸出手拍了拍陆长生的肩膀:“我辈楷模,不过你不要得意太久,我很快便是会追上来的,到时候不要忘了,你还欠我一场战斗。”

    陆长生本不是个喜欢争斗的人,但是男人的骨子里面流露的就是热血和骄傲,在这样的挑战面前自然是不能退缩的,便是爽快的点点头:“没问题!”

    “痛快!”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尽皆是笑了起来。

    宁清秋看着也是有点欣慰,苏红衣桀骜、陆长生冰冷,本来是敌人般的人最后是奇迹般的成为了至交好友,命运离奇至此,当真是无以复加。

    “你们两个说得这么高兴,不会是想要大醉一场吧?”

    那就不是普通的酒酿就是可以让化神和元婴修士喝醉的。

    明远作为东道主,这个时候就是恰到好处的冒出来,并且表现出了应有的价值,他说:“这样吧,流光酿乃是我明府一等一的顶尖美酒,非贵宾不能享用,今天我就是让福管家开地坛取酒,今个儿我们好好地喝一场,不醉不归!”

    宁清秋的眼睛都是亮了起来,可别忘了,她也算得上是个小酒鬼来着,不过并不是嗜酒如命的那种。

    但是流光酿这样的美酒,她自然是不会容许自己错过。

    七夜漠然负着手在一边站立,他对于酒没有什么特殊爱好,但是既然是宁清秋喜欢,那也只有舍命陪君子,因为他不可能放任宁清秋一个人和陆长生他们几个男人一起拼酒的,虽然知道不可能发生什么因为酒导致的事故,但是对于七夜来说,自己家的女人自然是要盯紧一点。

    就像是宝贝,要是自己不捂得严严实实的,那么别人自然会想要来抢,而且有机会抢走,但是只要是你真的用心去控制了,那么必定是不会失去某些不能失去的珍贵的宝物的。

    明远兑现承诺还是非常快的,作为明府名正言顺的世子爷,就算是之前他调取流光酿都是不用担心,更遑论现在,所以福管家很快的便是拿来了玉瓶承装的流光酿。

    流光酿酒如其名,一捧酒水,宛若流光一般,仿若是有生命一般的流动,美丽得如梦如幻如诗歌如画卷......

    宁清秋眼疾手快的第一个接过玉瓶,脸上盈盈带笑:“谢谢福管家,这酒一看就是绝品。我们会好好品尝享受的。”

    福管家脸上带着恭敬的笑容,就这么朝着几位鞠躬之后便是离开。

    主要是这里的几个人其实都是身份尊贵,七夜不用说,人皇都是平辈论交的存在,对于福管家来说几乎是不可冒犯的,就连亲近都是生怕得罪了他,而宁清秋作为七夜的准道侣,这样的女修士几乎更是不可触及。

    因为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也许你冒犯他还能够宽宏大量的被原谅,但是一旦是冒犯他的女人,那么下场也许是不比死亡好受。

    七夜显然就绝对是这样的存在。

    所以福管家一直以来就连正眼都是没有打量过宁清秋,这要是她后来才发现的,对于这个其实她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而明远虽然是尊敬福管家,因为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所以当做是长辈来看,但是面对着七夜......自己都是犯怵,更不要说让福管家如何如何了,还是让人对着这个活阎王退避三舍最好。

    “来来来,今晚上大家就是好好地喝上一杯,谈天论地,说古今,畅所欲言!”

    于是一众人都是撸起袖子......咳咳咳,正襟危坐的落座院落中的石凳上,圆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被摆上了精致的果盘,那些灵果都是莹润的冒着灵气甚至是还带着露珠,看着就是新鲜诱人,宁清秋都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本来没有饿的,这一看便是饿得肚子疼外加心里面发慌。

    便是迫不及待的拿起一个青红色的果子咬了一口,感觉十分的滋润甘甜。

    “好吃!”

    宁清秋竖起大拇指。

    相比于九州修士来说,大唐作为修仙皇朝肯定是要奢侈享受许多,明国公府便是烈火烹油一般的,鲜花着锦都是难以形容这里的富丽堂皇和资源富饶,比起七色草原也许是从单位量上来说有所不及,但是大唐相当于是收集五湖四海的财富堆积在一起,供给少部分人使用,那么便是收集的不全面,那么也是一个可怕的数字和概念。

    流光酿倒进了琥珀杯,琉璃如霜,清寒似雪,看着特别的舒心,他们也是真的放开了,畅所欲言,几乎是没有任何的遮掩,谈论人族的未来,也说到魔族的风景,畅想过蓬莱的仙境,也说过自己的糗事,简直是无所不谈无所不包。

    宁清秋好久没有这样的心念通达的感觉了。

    感觉整个人都是涤荡了一遍身心,都是焕然一新了。

    剑心都是因此澄澈透明了几分,她暗自琢磨着这该不会也是磨炼心境的一种方式吧?

    还真的是符合逻辑的。

    她饮下流光酿。

    整个人感觉都是晕陶陶的,飘飘然不知所以,那味道醇宁甘厚,吞咽下去的时候宛若琼浆玉露,美得人不知所以。

    抿抿唇,最后只是感慨的发出两个字:“好酒!”

    这才是真正的香飘十里,名不虚传!

    明远他们家果然是有好东西,不愧是曾经的大唐兵马元帅,不愧是顶级权贵世家明国公府,这天下的好东西,人皇一个人独占一半,权贵世家分了剩下的四成,最后的一成才是天下人共有的......

    这样的谣言虽然是谣传,但是说实话,不无道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