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欣赏风景的方式......
    宁清秋已经彻底的想清楚了,以后明远就是他们的提款机加储物柜了。

    反正人家财大气粗,要啥有啥,难怪当时候看到七色草原的无尽资源也不是那么震动,虽然也有有所谋划,但是明远到底是不比他们费尽心思筹谋,主要是大唐太豪奢了,至少明国公府是这样。

    倒是有点不食人间疾苦的滋味。

    宁清秋又从明远这里掏了不少的好东西出去。

    她又盯上了大唐科举。

    要知道,大唐唯才是举,这天下风云大世,更是需要能人英才,不可否认的是大唐确实是天才如云,但是宁清秋相信以自己等人的水准便是在这样的盛会上也是可以一举夺魁——恩,这里指的是七夜,但是那未免有点显得太过欺负人。

    毕竟七夜这样的绝世妖孽千万年都是不出一个,就算是放在上古时代那也是人族最顶尖的天骄霸主没有之一,这个末法时代倒是有点辱没了他,但是大争之世来临,也是七夜该崭露头角的时候了。

    而且大唐其实没有硬性要求不准外来者参与啊,虽然作为九州修士跑来大唐科举怎么看都是有点“不务正业”,但是为了科举前三甲的那丰厚至极的奖励,宁清秋觉得未尝不可一试。

    不拿白不拿嘛。

    简单通俗的道理,她觉得这件事琢磨着还是很不错的。

    宁清秋有点私下怂恿七夜参加,对方倒是似笑非笑的跟她说可以考虑,但是显然就是想要她自己提出一点好处,对他来说,宁清秋认为的那些好处不是好处,只有他想要的那才是真正的好处。

    宁清秋抹了一把辛酸泪,看来自己果断的要出点血了。

    两个人这样的情形在他人眼里完全就是打情骂俏啊,对于单身狗来说肯定是要造成一万点的暴击的,关键是里面还有个陆长生这样的伤心人,看着更是伤心,他端起酒,一饮而尽。

    好在进阶化神之后,他也是经历了破心路魔障关隘,虽然不至于说就是这么放下她了,但是也是没有了过往那种几乎执念的感觉。

    爱情这个东西,如果能够两全其美两情相悦自然是千好万好,但是世界上往往就是有许许多多数之不尽的求之不得,有的人看不透那便是陷入了执念魔障,从此便是再也无法逃脱最后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的结局;有的人看透了也明白得不到故而放下了,这就是慧根;但是有的人看得透却是放不下,却又不得不舍弃,这便是每个人心里的苦了,旁人也许会揣测到一点,但是没有人可以帮助其他人治愈心里面的伤痕,它永远存在,隐隐作痛。

    陆长生称刚刚进阶成功,需要再去稳固一下境界,先行离开,苏红衣随后也走了,明远倒是最后一个,三番两次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到底是什么也没说,算了,他们之间的事儿,自己解决吧,其他人掺和进去,也起不到作用,到时候还牵扯出更多的麻烦来,手心手背都是肉,两边都是朋友,感情的事儿外人插手怎么都不方便。

    电灯泡都是走光了,对于七夜来说来说自然是好事儿,花前月下,若是不珍惜,那未免也太不解风情了吧?

    他握住她纤细的腰肢,带着人就是这么朝着夜空中直接冲上云霄,几乎是要比肩明月。

    宁清秋颇有些嗔怒:“你干什么?!”

    都是不事先打一声招呼。

    倒也不是说被他的突然袭击吓到,对于修士来说,飞个天什么的简直是家常便饭,她又没有恐高症,这么点动静都是会吓得大呼小叫的。

    她皱了皱翘挺的鼻尖,脸部线条秀美绝伦,有些不满。

    但是到底心里也没生气。

    搂搂腰而已,倒是算不得什么冒犯。

    她又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那可是无比开放的时代来到云荒的,可没有什么男女大防的讲究,在修士的世界,一切都是实力至上,只要是你足够强,所有的规矩都是按照你的想法来制定,旁人绝对是没有什么固定的规矩或者是模板什么的朝着你头上扣。

    七夜朗声一笑,倒是没了往日的冷淡高傲,他眉目飞扬的说道:“带你看看这大唐帝都的盛景,火树银花不夜天,倒是名副其实的神都。”

    宁清秋抿抿唇,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下方一片星河灿烂,就像是漫天星海都是坠落人间,看起来格外的动人。

    她倒是有点好笑的说道:“你这是借花献佛了?”

    “唔,你要是这么理解也没错。”

    七夜淡定自若的回了一句。

    宁清秋摸着玉白的额头,心力交瘁,这夜景怎么看都行,什么时候看也都可以,最关键的是他的方式要不要弄得这么夸张,修士大能,对于整个帝都的动向大概是了如指掌,特别是人皇,对于整座城市的监控那几乎是堪比那个世界的cctv,所以——

    这是大张旗鼓毫无顾忌的秀恩爱吗?

    也不怕被单身狗的愤怒给冲击掉什么......

    “......下次还是注意一下方式吧,至少要提前给我打个招呼啊.....再说了,这可是明国公府,你这么无拘无束的不怕人家明远找你算账?”

    “他敢!”

    七夜挑了挑眉,手指一个伸展,手紧紧的握拢,摆明了暴力不合作的态度,宁清秋不得不吞咽了一下口水,默默地把后续的话都是吞了回去。

    宁清秋暗暗抽了抽嘴角,心道好吧,你实力最高所以你最大,说什么是什么呗。

    其实明远哪里有这么小气,她说着玩笑,七夜也并没有当真,而且明远哪里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就是找上他们的麻烦?

    肝胆相照,生死之交,说的就是他们。

    朋友之间是没有隔夜仇的,更不用说小细节方面的忌讳。

    不会计较这么多的。

    两个人没有在夜空上晃荡很久,毕竟看起来实在是太打眼了,大唐帝都中虽然大能修士层出不穷,但是谁会是这么嚣张的在半空中飞来飞去一副看风景的模样?

    也就只有他们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