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两尊天骄
    大汉没有压抑嗓门,故而整栋楼里面的人都是听见了。

    有的人目露精光神情振奋,有的人却是淡淡的一撇嘴,一脸不置可否的态度,还有的人则是满脸怀疑,都是不确定怎么这个大汉就是能够拿出真实可靠地消息,都是不怎么相信。

    这年头,别人说啥是啥,那就是个傻子了。

    何况大唐科举的保密程度极为严格,直到现在几乎都是没有传出什么风声,虽然听起来这个三阶段测试貌似是挺像是那么回事儿而且也挺合理的,但是谁能够保证这是真的。

    便是真的,其实这个大汉也有点哗众取宠的意味,因为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一段话说了差不多是白说,因为第一轮如何没得说,实力强天赋高的就是进入通过,另外的则是被直接排除在外,在这一点上,大唐还是做到了近乎绝对的公平。

    倒是没有人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弄什么手段,因为大唐科举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所以人皇汇同三公九卿以及权贵世家们都是对这件事极为重视,要是有人敢随便把手乱伸到这个领域来,那没得说,伸爪子剁爪子,伸脑袋割脑袋!

    有人便是直接开口道:“你莫非是信口开河?这都是没影儿的事儿你竟然是说得头头是道跟真的似的,莫非你是三公九卿?请问是哪一家?”

    话语里面的嘲讽意味十足。

    大汉眼中闪过一抹凶光,怒气勃发:“好你个小白脸,老子好心分享一下三段试的流程,你不信也罢,可竟然该出言挑衅怀疑我......”

    接下来的话都是没说了。

    因为他直接动手了。

    这个大汉看起来生得壮,看着像是个体修门派出身,但是使用的却是堂堂正正的文道之气,一柄乌金黑毛笔,在半空挥洒泼墨,便是一大团黑色线条扭曲在一起生成的没有面目的异兽狰狞怒吼,朝着那个说话质疑的书生模样的年轻人冲了过去。

    宁清秋轻轻的咿了一声,便是无关紧要的摇了摇头。

    啧,这些人火气还真的是挺大的。

    有这个精力,还不如好好地备考,在筛选第二轮和第三轮的时候打个痛快,到时候生死不论岂不快哉?!

    杏眸中却是和内心想法截然不同的表现,目光灼灼的看着楼下的动静,虽然不确定到了最后要不要插手,但是这个时候看戏也不错啊。

    这两个人,其实都不是弱手。

    保准是个势均力敌的情况。

    一面倒的战斗没什么好看的,若是能够达到七夜或者是人皇那样一力镇压诸天的水准,那自然是摧枯拉朽不在这个范围里面,但其他的看着就是没劲儿了,单方面的碾压对于其他人来说看着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借鉴作用和意义价值的。

    还是这样的你来我往的打起来才好看。

    但是在白云楼里面的人不是人人都是有宁清秋这样的一眼看穿本质的本事的,他们看着大汉来势汹汹都是惊呼了一声。

    这个大汉表现得极为不讲究,嗓门大礼仪不通说话也很粗俗不堪,看着都像是市井平民,草莽出身,很多人心里面都是有着鄙弃的心思。

    但是这个时候看出那个大汉用出来了以画生物的本事,便是个个惊叹震撼,这人竟然是藏拙了,看似底层,其实内有乾坤。

    那个小白脸书生危险了。

    青衣书生慢慢的站起身来,看着孱弱,脸色也是苍白的没有血色,甚至是嘴唇都是有点乌青之色,看着都是怀疑这人下一秒是不是就要归西,但是大汉已经是告诉了众人人不可貌相,没看到人家书画的本事可谓是一绝么......

    虽然外观实在是有点不搭,但是对于修士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实力,这才是本质,其他的东西,都是旁枝末节,没意义的。

    不过在场还是有很多人在青衣书生站起来的时候便是面色狂变。

    这个小白脸看起来只剩下皮包骨头,但是没想到这一站起身来放出气势竟然是如洪荒猛兽一般,气血滚股如狼烟巨柱,眸中精光闪烁开阖,简直是宛若神邸降世。

    竟然又是一尊化神,且为年轻天骄。

    好了,这下不用说了,这两个人绝对是当今之世年青一代的标杆人物,在化神期都是那种几乎是可以以一打十的存在,因为他们的气场交锋,已经是让整个白云楼都是变得躁动起来,就像是放在火上的油锅一般。

    不少人都是感觉到自己的面皮生疼,那还只是气场外围的余波,冲击力都是这么恐怖,要知道白云楼的客人要不就是有钱要不就是有权,更多的就是有实力,能够让他们都是感觉到压抑,那么这两个人的实力绝对是可以在大唐科举上力压年青一代的高手。

    宁清秋舔了舔嘴唇,心道:没想到大唐果然是人杰辈出,她不过是以帮助七夜打探其他对手的这个借口跑出来玩儿,结果还真的是在白云楼就是这么凑巧的提前遇到了两尊年轻天骄即将发生碰撞的场面,简直是概率比起火星撞地球的概率高不到哪里去。

    这是想什么来什么不成?

    当然,即便是下面的两个人都是被她重视称上一句高手,但是对于七夜来说,也不过是反手镇压的存在,就算是同在一个阶层里面,她都是有信心七夜打遍天下无敌手,更不要说如今搞出了一个大境界,那就是横推没商量了。

    就在大家以为白云楼都是要被这两位拆了的时候,楼上缥缈传出一个美轮美奂的女人的声音,柔美动听,却也带着点清冷:“两位一言不合就是要大打出手,到时候损毁了我白云楼的东西可怎么算?而且还有其他客人在,两位要是这个时候出手未免太不给白云楼面子,不如这样如何,两位都是暂且退一步,等到正式开始科举,在擂台上见真章,倒是为小女子节省点修客栈的灵石银钱。”

    修炼文道的大汉和体修书生都是在下一刻默默的收敛了气势,倒不是怕了白云楼的女主人,只是眼中都是闪过一抹忌惮,科举还没有开始,这个时候比斗,未免不太明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