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
    “猜猜我今天遇到了谁?”

    宁清秋一脸神秘。

    明远摇摇头,决定猜不到的事儿就是甭猜了:“直接说答案吧......该不会九州的哪个倒霉蛋自己偶然跑到大唐来了吧?”

    就像是两界壁垒都是开始松动一般,除了魔族和人族的两界屏障岌岌可危,大唐和九州的那一道分隔屏障也是差不多到了强弩之末的时候。

    若是以往的时候,人皇只要是出手维护一下屏障,便是又可以支撑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对于如今的状况来说,也许科举结束之后大唐都是会主动撤掉屏障壁垒,到时候九州和大唐的修士要是没有接到相应的通知和安排的话,在边界的话定然是要被吓一大跳的。

    因为竟然是突然冒出一方人族,和自己源自同脉,却是千万年分隔后才再次相聚......

    到时候绝对不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人场面,而是互相提防戒备,说不定还要自相残杀的局面。

    都是会把对方当成是入侵者和敌人的。

    不过到时候肯定是要进行完全的准备之后才会开始逐步解除屏障,怎么都是要考虑一下双方的接受能力,然后还有后续的各种冲突要是爆发如何解决的方案。

    到时候必定是个大混乱的时代,也绝对是兵荒马乱的时代,但是也是人族恢复荣耀的大时代,龙蛇起陆风起云涌,波澜壮阔到让人心潮澎湃。

    “白云郡主,白弱水。”

    宁清秋被他弄得一点八卦兴奋的状态都是没有了,颇有点无精打采的说道。

    明远面色一变:“怎么?你们爆发了冲突?”

    白弱水那个女人向来是心狠手辣,所有的权贵世家朝廷里面的家族的年青一代的男人们,听着这个女人的名号就是想要绕道走,当然也不乏被那个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头骗到,然后念及对方尊贵无比的身份也是会生出点其他的心思,要是美人和权力都是可以同时得到,很少有人可以抵抗那样的诱惑。

    而白弱水对于那样的男人自然是不会手下留情。

    而她对于女人就是两个两极分化的态度,第一种,目中无人,压根不会在意那些修为低的蝼蚁,骄傲得令人发指,第二种,就是遇到了有天赋有实力还有美貌的女修,那绝对是辣手无情的摧毁,绝对是不会因为欣赏就是和你做朋友的,毕竟在这个强者为尊的时代,欣赏和同情只会是带来一点温情,最后都是黑暗而冷冰冰的。

    白弱水是个残酷无情的女人,她会把所有的将来可能挑战和威胁自己的对手扼杀在摇篮里面。

    简直是女中豪杰,枭雄一样的存在。

    让人想起来都是要抖一抖。

    而在她鲜明的分类里面,宁清秋绝对是属于第二种。

    所以她说她遇到了白弱水,明远第一反应就是看看宁清秋有没有缺胳膊少腿。

    若是宁清秋有任何的损伤,便是人皇出面,大概都是保不住白弱水。

    毕竟七夜摆在那儿也不是人人都是有资格欺负他的女人的。

    就算是白弱水也是不行。

    其他人对于人皇和宗族的关系有所误会,对于人皇这样的伟大的存在来说,不过是血缘上一点微薄至极的牵扯,绝对是无法影响到他对于人族大局的判断,七夜是人族辉煌延续战胜魔族非常重要的一环,说得夸张点,他就是人族这一架战争机器的动力源都是不为过的。

    到了那个时候,白弱水若是真的和七夜站在了敌对的立场上,人皇绝对是会大义灭亲的,明远很清楚这一点。

    白弱水若是知道这里面的情形,也必定是会明白这个道理。

    可惜宁清秋不会到处嚷嚷谁谁谁是我道侣,别人拼爹她拼道侣,那真的是有点滑稽了。

    苏红衣倒是颇有兴趣的问道:“怎么这个白云郡主很里了不得?莫非是明远的桃花债?就像是陆长生的那位甩不掉的狗皮膏药——朝阳郡主一般?这天下的郡主莫非都是有病,喜欢倒追男人不放?”

    苏红衣可谓是偏见极深了,一竿子就是这么打翻了一船人。

    不过这个时候明远他们的关注重点显然不是在郡主倒追男人这一点上,而是他说道白云郡主倒追明远这个点上。

    明远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嘴角一抽:“我说苏红衣苏大爷,你不清楚情况就是不要乱说在里面和稀泥了,白云郡主是何许人也?她对于男人那是一千一万个看不上,若是有人觊觎她,轻则重伤残废,重则身陨道消而且还要连累家里人......所以你千万别把我和那个女煞星放在一起提,我怕倒霉。”

    苏红衣扬了扬眉:“还有这样的女人?莫非是长得很丑?”

    所以都是心理变态了,一旦是男人喜欢,便是觉得刺激了她,反而是羞辱?

    所以愤而杀人?

    宁清秋都是被苏红衣这个清奇的脑回路给震惊了。

    直男癌的思考方式都是这么的......与众不同?

    “白云郡主白弱水,号称是天下第一美人,你说人家是长得美还是长得丑?要我说明远你也别怕,那位郡主要是听到了你们这一番对话,估计大概是第一个要杀的人是苏红衣,暂且都是轮不到你。因为打一开始,就是他在这里揣测然后信口开河胡说八道!”

    苏红衣不屑一笑。

    “我会怕个女人?”

    “女人......”明远叹了口气,看着苏红衣的时候莫名有点同情,“你口中的这个女人,不单单是大唐第一美人,也是大唐年青一代盖压同代横推无敌的王者之一,号称是帝国双璧之一,天资绝伦实力恐怖,三年前,我去九州之前,她就已然是成就化神。”

    苏红衣的脸彻底的僵硬了。

    半晌才从嗓子眼儿里面挤出来一句话:“你说......啥?!”

    宁清秋憋着笑,对着苏红衣道:“唉,你这是五感都是退化了,明远说得这么清楚你还不明白,人家白云郡主比起美貌更恐怖的是实力,人家化神大修士,要收拾你易如反掌。”

    所以苏红衣刚才那句反问简直是自己打脸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