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暴怒的白云郡主
    宁清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明远,直接把对方看得毛骨悚然,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是维持不下{][la}

    心里都是哀嚎道,不是吧,竟然是连这样的笑一下都是不容许么!

    他的日子怎么会过得这么苦啊。

    直到明远脸上的表情彻底的僵硬掉了之后,宁清秋才是破冰雪融般的笑出声来:“哈哈,你刚才的表情真的是太好玩儿了,我不过是逗你的,你有什么好怕的,背靠明国公府这么一座大靠山,再不济都是还有公输院长和葫芦娃一二三四五六七咳咳咳,不是,是公输家几个师兄弟为你保驾护航,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明远有点纠结,他刚才应该是没有听错,葫芦娃一二三四五六七虽然知道宁清秋嘴里经常是叽里呱啦的冒出来一堆新的词语,这也见怪不怪了,但是这一次的还是真的很新鲜的名词,以前从来都是没有听过的,最关键的是看她的表情,这怎么都不像是好词语啊,有点嘲笑的意思啊。

    不过为了让自己想开点,这样的问题最好是不要问了。

    明远深呼吸一口气,尽量的提起唇角,俊朗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我看天色不早了,你早点的回到房间里面去休息吧,今日七夜以前无古人大概也是后无来者的速度过了文试第一关,实在是惊世骇俗,是人族的幸运事儿,听说人皇都是对此颇为关注,你还是赶快的去送上好听话吧,今晚上你就是关顾着去和云妃说话去了,都是没有关注七夜,真不怕他炸了?”

    宁清秋翻了个白眼。

    “你以为他是你不成!七夜才不会这么小气!男人的胸襟那可是山高海阔,天高云淡的,你就不要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她说话的声音特别的大。

    是生怕某些人听不到一眼。

    明远的脸色当即便是垮了。不过也不敢反驳就是了。

    算了,他就是个两个人感情磨合的时候的炮灰,遭罪是正常的。

    只是脸还是有些疼啊。

    七夜负手而立,本是站在窗前,眼里望着的是漫天星海,心里面转着的念头是什么时候彻底的魔族打成残废,让它们至少千万年不敢再出深渊魔域,那个时候他便是可以抽出身来,而且那个时候也是有了足够的实力,可以带着宁清秋走遍千山万水,就算是域外星辰,那个时候也是能够带着她一起去看看。

    宁清秋对于星河彼岸的关注度一直是很高,他虽然不说,但是怎么不想满足她的心愿,到了那个时候,这就是一个惊喜了。

    七夜压根不知道宁清秋想的不是星河彼岸的风景,而是想着自己有朝一日可以修炼到行走诸天的境界,那便是可以横渡虚空,然后回到那个水蓝色的小星星上面,看看那生她养她的星球如今又是成了什么模样。

    就是个虚无缥缈的寄愿罢了,至于说家里人,她已经是不去想了,不是不愿意想,而是不敢想。

    宁清秋踏进们的时候,便是看到窗前的男人转过头来,狭长的黑眸里面带着浅淡的笑意,俊美无双的脸上带着点看穿一切的表情。

    “怎么,舍得回来了?”

    看她和云妃那个黏糊的模样,还以为他今晚上只有一个人“睡”呢。

    宁清秋讪讪的摸了摸鼻尖,脚都是在地面上画着圈圈。

    这就是她惯有的动作,这是纯粹的心虚。

    因为她显然是真的这么想过。

    当然,嘴上一定是打死不能承认的,反正最后不是也没有按照她想的那样来啊。

    “我哪有?”宁清秋嚷嚷着,一副谁胡说八道她要去把他宰了的模样,义愤填膺的说道,“我对你一片冰心在玉壶,那是绝对是不可能为了其他人抛弃你的,就算是一晚上也是不可能的,我就是觉得云妃还算是顺眼罢了,但是她在我这里的重要性还不如你一根手指头。”

    这句话虽然最后一句有点夸张,但是前面还是说的真心话。

    虽然是觉得云妃很对她胃口,但是要说是比起七夜重要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比起七夜还要重要,他是怎么对她的,宁清秋心知肚明,所以她怎么都是舍不得辜负他,当然,也是真心喜欢他的,不然就算是他再怎么付出,宁清秋不能回应的还是不能回应。

    参照对象可以考虑陆长生。

    宁清秋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的太溜了,七夜暗道,她也只有对着他能够这么信手拈来了,不过她说起来好听话那还真的是一绝,至少七夜都是被她哄得心花怒放了。

    但是未免她以后长期拿着这一招来对付自己,七夜还是表情不咸不淡的,口吻也是波澜不惊:“是吗。”

    宁清秋狂点头,生怕他揪着不放。

    七夜倒是没有继续就云妃的问题多说,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青楼女子罢了,对于他们来说,无关紧要,宁清秋比较欣赏对方的琴艺,那也算是难得。

    她少有喜欢的东西,难得有了一样,七夜自然不会强迫她丢弃。

    算是在大唐给她找个乐子。

    至于说白云郡主和欧阳存,压根都是没有放在七夜的眼里。

    至于说他们的挑衅之后要是擂台上遇见了,他也不会手下留情,反而是会好好地教训他们一下,让他们付出代价,这才会知道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不该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不然的话,这世道就是要乱套了。

    七夜的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宁清秋不知道他想到了谁竟然是爆发这般气势,但是到底是为对方默哀一秒钟,也许这里面也有迁怒的因素,不过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就不要怪她了,有顶锅的那就是完美了。

    白云楼,满地瓷器碎片。

    白云郡主脸色铁青一片。

    “肤浅之人,明国公府何等煊赫门第,竟然是要邀请云妃这样的百花阁的女子去做客,明远这个明国公府世子未免太不讲究,而且今日见到的那一对男女本来以为有多么的了不得,没想到男人也是个逃不脱美色的凡人,女人也不过是无法霸占自己男人目光的蠢货,竟然还敢瞧不起我!该死!”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