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七夜的异样
    不管白弱水对他是什么样的不在意的态度,但是欧阳存还是亦步亦趋的跟着。

    宁清秋不屑的撇撇嘴:“说实话,这样的男人别说是白弱水看不上,就算是换做其他人大概也是没办法动心的,他的爱,太卑微和盲目了,只会让对方不珍惜和轻视的。”

    明远倒是笑道:“你怎么义愤填膺起来?而且,要说这状态......当初七夜讨你欢心的时候,比起这个欧阳存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说着他还缩了缩脖子。

    生怕七夜听到这样的吐槽跳出来掐死他。

    “你也赶快进去吧,不然待会儿到了截止时间,堂堂黑白学宫的高徒,明国公府的世子爷,竟然是在科举第二关就是铩羽而归,到时候岂不是贻笑大方?更进一步,要是被人家知道了更详尽的原因,大概是从此明国公府就是因为你抬不起头来了。”

    明远满脸纠结,最后还是讪讪的低头就是这么走进了百花阁,算了,继续说下去只会被羞辱得更惨的。

    苏红衣颇有兴致的挑起唇角:“你这么不给明远留面子?人家好歹是大唐世子。”

    “对我来说有什么不一样吗?”宁清秋明眸里面全部都是不以为意,“明远还是那个明远,不会因为身份的变化在我这里有什么不同的待遇的,我交朋友的时候从来没有问过他是谁,那么就算是现在知道了他是谁,那么也不会改变我对他的态度,你们也一样。”

    她说得坦坦荡荡,全部都是肺腑之言。

    陆长生和苏红衣眼里都是闪过一抹激赏和感动,因为知道这话不单单是说给明远听的,更是说给他们听的,这才是真正的肝胆相照的朋友。

    苏红衣长笑一声:“说得好。”

    “当浮一大白!”

    宁清秋的眼睛一亮,立刻便是接下来后半句。

    其他两个男人脸上都是闪过一抹无奈。

    还真的是个小酒鬼啊。

    真的是三两句都是不离开这个酒字。

    不过之前有着七夜管着她,这个时候人不在,她就是开始从他们这里挖角了,就想要争取大多数人的支持,但是很可惜,他们不会为了她去怼七夜的,而陆长生倒是愿意满足她所有的想法和心愿,但是对于陆长生来说,他才是他们之间最不应该插手的那个人,会把本来很是简单的问题都是弄得非常的复杂。

    所以这个时候他一般都是当做是自己没有听到。

    之前还非常的难受,因为每一次对他来说其实都是剜心之痛,并不会因为习惯或者是时间的推移有着半点的消退,但是到了大唐之后他已经是找到了完美的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的方案,那就是看医书,医书不单单的让他的修为境界突飞猛进,还让他面对宁清秋的时候没有了以前那么难捱。

    但是就宁清秋和七夜的问题,他都是不会插手的。

    云妃推开了木窗的栅栏,眼眸带水,脸颊上两坨盈润粉红的颜色,对上宁清秋的视线之后,很是激动,就是伸出手来招了招,倒是把很多看到美人垂眸的男修士惊得一愣一愣的。

    云妃不是向来高冷,对于男人都是不假辞色么,现在是怎么了,突然转性了,还是说因为看上了某个该死的小白脸?

    男修们都是开始用奇奇怪怪的眼神看向了周围的人,眼里都是十分的警惕,若是有哪个男修长得比较的高大俊朗,那就是会遭遇周围的人的一致围攻。

    宁清秋都是叹息一声:“红颜祸水啊这就是。你们男人啊......”

    几个男人几乎是齐齐的翻了个白眼。

    明远都是去了百花阁,因为......话不投机半句多。

    宁清秋在外面很是漫不经心的等着,因为对于七夜取得成功甚至是辉煌的成绩很有信心。

    果然,七夜不负众望,成功的第一个从楼里面走出来,只是面色相当的不好看。

    就连宁清秋都是愣了愣。

    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大唐科举中,考试通过完全是毫无悬念的事情,但是七夜竟然是露出了这样的神情,难道说还会有难倒他的关隘吗?

    那宁清秋就是要对大唐的出题者另眼相看了。

    这也太厉害了吧。

    她赶紧的迎上去,有点试探的问道:“怎么了,这一关考的是什么东西?”

    本来以为该是直奔擂台战了,竟然是突然冒出来一个其他的考试,还是在百花阁这样的地方,还真的是让人心如猫爪,特别是看到七夜这么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宁清秋都是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心。

    七夜古怪的看了她一眼,想起刚才在百花阁里面看到的场景,心里面还真的是挺古怪的,他毕竟从来没有和她交过手,乍然遇到和她生死相搏......还别说,有点下不了手,关键是她在环境中呈现的那个状态,实在是有点挑战底线。

    难怪——

    要选在百花阁,不过红颜枯骨,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刀斩之。

    只是对面的那个人换做是宁清秋,关键是栩栩如生到了极致,几乎是带着本人的几分气息,然后参赛者会被蒙蔽六感,甚至是忘却自己是在参加大唐科举,几乎是相当于重入了一次轮回,可以说,整个百花楼,都是一种神奇的法阵或者是法器。

    不过七夜对于这样的神奇之地没有任何的企图,对拥有婆娑秘境的悬空山来说,其他的宝物比起来都是相形见绌,压根都是不值一提的。

    他轻声咳了一声:“别问了,没什么好提的不外乎就是那些翻来覆去的重复的方式,没有什么新颖之处,大唐科举和九州武道会其实没有根本性的差异。”

    宁清秋反而是更加的好奇,因为七夜这么躲躲闪闪的,显然是有什么不好启齿的事儿,这就是让她兴致大增。

    虽然是在百花阁里面,要是换一个女人可能是要怀疑七夜是不是在阁楼里面受了什么样的诱惑,但是对于宁清秋来说,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心,也懂得他的骄傲,所以她这个时候还能够一副探索的心思,没有怀疑过其他情况。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