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太乙中元经
    陈玄感长眉一皱。

    却是不满的看着明远道:“原来是明国公府的世子当面,不过作为国公府的世子,大唐未来的栋梁,明世子难道是不知道什么样的话可以说什么样的话不可以说,什么样的玩笑话更是绝对是不能当做是玩笑来提么!”

    长袖一甩,倒是有点不屑。

    其他的几个贵公子更是怒气勃发。

    “明世子当真是好威风好煞气,这么大不敬的话,竟然只是这么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说什么一句口无遮拦就是可以当做是什么都是没有发生过吗?!倒是和北疆王那等叛逆一般无二了!”

    宁清秋看着明远的脸色倏然阴沉下去。

    不得不说,这些人扣帽子的本事当真是一流。

    但是很可惜的是,作为亲身经历了那一场叛乱的人,他们还真的是和北疆王这样的叛军扯不上什么关系,再说了,在场的除了明远其他的全部都是来自于九州,大唐的争权夺利还有对立的立场和他们真的是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反正谁也不会来找他们的麻烦,反而是还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就算是多了一个强大的盟友。

    虽然盟友现在还有点孱弱,不过那是因为历史遗留因素,且大唐在这个里面还扮演了一个不甚光彩的角色,即便是嘴上说得再怎么冠冕堂皇,反正大唐在九州面前的底气终究是不足的,要是换对立的种族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你死我活而已,被坑了就是要怪自己太弱,但是大唐和九州几乎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同体双胞胎的关系了,魔族这个外来祸患近在眼前,所有的恩恩怨怨都是要暂时放在一边。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这句话,诚可谓至理名言!

    所以宁清秋他们的地位其实是很超然的。

    同时,还觉得有点好笑。

    真的是什么帽子都是朝着他们的头上扣,真的是被人当成是软柿子了不成。

    宁清秋都是开始想,日后史书上不知道怎么记载的今天这一幕,难不成是就是大唐和九州的第一次外交冲突?

    究其根本,完全是因为苏红衣这个嘴上没有把门儿的,随口说了一句玩笑话?

    大唐修士还真的是挺有集体荣誉感的啊。

    宁清秋默默地站到了苏红衣的身边,不管是平日里怎么打闹甚至是互相开嘲讽,但是到了真的遇上事儿的时候,他们才是站在一起的朋友,所以绝对是不会放任他一个人面对对面的一群人的。

    陈玄感抬起手,指节分明根根如修长的青竹。

    “不要冲动。”

    “我看你们也是去往武斗场?大家不如同行。”

    也好让他继续摸摸这一群人的底儿。

    其他的人都是唯陈玄感马首是瞻。

    他平日里的脾性温和,没有半点帝国双璧的傲气,但是骨子里同样是下了决定就是不允许其他人质疑的,要是没有这自信到自负的心,陈玄感也不会在如今的年纪就是取得如此的成就。

    辉煌到了几乎是传说的地步。

    他的目标,就是人皇。

    只有成为真正的合道至尊,这片天地才可以说是再无可以拘束他的东西。

    求逍遥长生的修士,都是有一股心中傲气和不服输的心态的。

    不然的话,早就是折戟沉沙了,哪里还能走到今天。

    这可不单单是靠着天赋就是可以做到的。

    当然,七夜这样的bug要除外。

    于是一行眼看着就是打起来的人,就是这么和和睦睦的一起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一群人是一个队伍的呢。

    苏红衣本来就是生性桀骜,虽然是刚才确实是开玩笑的一般,认个错也是没有什么,但是被陈玄感这么一激,呵呵,想要让他认错,下辈子吧。

    反正看着你们不开心,我就是高兴了。

    宁清秋对于苏红衣这样的性格有点头疼,还有点无奈的好笑。

    也不知道玄女到底是怎么受得了他的,竟然是能够和苏红衣在一起,也算是很有勇气了,没想到九天玄女的口味还是挺重的,就是不知道西王母到时候会不会那么容易让苏红衣过关......

    光是想想,宁清秋都是为苏红衣掬一把辛酸泪,那绝对是地狱级的难度啊。

    所以,趁着年轻的时候,还能浪一浪,那就赶紧的抓住机会吧。

    不然的话,时机就是这么哗哗的流失掉了。

    陈玄感修炼的是太乙中元经,乃是最为中正平和海纳百川的大道至法,对于天地间的气机十分的敏锐,玄感玄感,人如其名,对于这玄之又玄的灵感,他几乎是家常便饭的一般使用。

    七夜身上的气息极度内敛,虽然第一眼可能是被这个男人无双的容貌和风华气度吸引,但是一旦是被陈玄感这样的有着特殊天赋的人发现了他,同样是移不开眼睛,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他虽然掩藏了修为,但是那磅礴的气机却像是黑夜中的明灯,天上那一轮炽热的太阳一般的耀眼夺目,让人压根是无法忽视。

    陈玄感知道,这是一个生平仅见的大高手。

    那气机,甚至是比起太师陈无道都是要恐怖。

    要知道,陈无道号称是大唐第一高手,人皇地位尊贵,自然是不在这个范围内,合道几近于神,哪里用得着和人间的高手比较高低。

    所以,陈无道在返虚修士里面都是最强的那一个。

    至少在陈玄感的眼里是这样。

    但是现在,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或者是修炼的功法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七夜的气机,比起他爹的,还要强。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而且,对方也非常的年轻。

    陈玄感心道,要是对方真的是和自己感应出来的那一般无二的强,那么自己这个所谓的帝国双璧还真的是徒有其名应该是拱手让贤了,虽然是知道民间卧虎藏龙,修士里面能人异士更是层出不穷,天才更是如恒河沙数一般,但是陈玄感并不骄傲也知道自己的修炼有多么的惊世骇俗,但是和眼前人比较起来,那就是差强人意。

    “这位道友,不知道是哪位?”

    他想要认识一下七夜,看看是哪家的不世出的高徒。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