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被怜悯的挑战者
    场内一共有十个擂台。

    规则非常的自由。

    第一二轮试炼之后,成功的进入第三关的人大概是有八百人,别以为这个数字很大,对于地大物博的大唐来说,不知道有多少的人才、天才、鬼才,简直是数之不尽。

    所以在这个基数里面选出来的八百人,个个都是龙章凤姿,天赋、实力、根骨、资质、心性样样都是出类拔萃。

    不过七夜眼里,一律无视。

    因为谁都是没有办法对他造成压力。

    就算是陈玄感,其实七夜也不认为他有资格对自己发出挑战。

    因为两个人相差了一个大阶层不说,就算是同样的等级,就算是退一万步七夜比起陈玄感的修为都是要差,他在战斗中也会是最后的胜利者,因为越阶挑战向来都是七夜的拿手好戏。

    在九州的时候,他一直都是以弱胜强,从来都是不屑于欺负弱者,从来都是挑战强者,而且都是战而胜之。

    只有更高的舞台,才值得他全力发挥。

    这一次,不过是试探而已。

    而且,也是为了满足宁清秋。

    为了把断掉的炼心剑重新恢复到完美无缺的状态,甚至是让它更进一步,需要的是玄黄之气这样的高端东西,就算是七夜都是一时没有办法从自己的库藏里面找出这样的东西的,因为非常的珍稀和贵重,就算是他本人是富可敌国,但是也不是什么都是有的。

    到底是和坐拥四海,以天下之大供养一人的人皇比起来,到底是还差了底蕴。

    所以这一次,他单纯的就是冲着奖励来的。

    这一次大唐科举,在其他的年轻修士眼里,那是青云梯,直登天庭,但是在七夜的眼里,不过就是个要“过五关斩六将”的打斗的过场而已。

    压根没有什么挑战的难度。

    哦,算不上挑战。

    七夜那张脸实在是很吸引人。

    他一动,全场的人都是把眼光都是聚焦在他的身上了。

    八百进入第三关的修士,至少一半都是熟面孔,都是帝都里面名声不小的闯出了名头的,其他的,也是各地有名气的修士,黑马虽然有,而且民间也确实是卧虎藏龙,但是总的来说,所谓天才,是从小都是头角峥嵘,一开始就是和凡人不同,与普通修士比较而言,他们的人生就像是主角模板。

    怎么说呢,金子都是会发光的。

    所以说某些人的光华怎么都是掩盖不住的。

    在云荒这个世界,你要是掩盖自己的实力,那么死期也就不远了。

    但是七夜这个人确实是个生面孔。

    而且是一张让人看了就是过目不忘的脸。

    要说白云郡主是天下第一美人,但是要是放在七夜面前,那就真的是不够看的,单论完美,大概是无人能出其右,而且浑身都是没有一点女性的偏向,但是就是可以让你重新定义关于完美这个词语的定义。

    七夜对于旁人的眼光毫不在意,抱着黑漆漆的森罗刀,也没有像是其他修士一样施展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身法,而是就是这么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但是所有的人都是脸色一肃。

    因为平淡中才是可以看出实力的可怕。

    那几乎是缩地成寸的本事,不过是寥寥几步,就是这么走上了数千米外的擂台上,看起来不带什么人间烟火气息,但是都是让人心头一紧,开始设想要是在战斗中遇到这样的身法,自己要怎么应对......

    所以至少一半的人都是偃旗息鼓,不打算挑战这位看起来高深莫测的俊美绝伦的修士,也许人家的长相和实力都是成正比的也说不一定啊。

    陈玄感的出场则是惊爆了众人的眼球。

    他的长袖冠带轻飘飘扬起,身姿俊逸,黑发束玉冠,看起来真的是风度翩翩宛若玉郎。

    都说鱼儿在水中游简直是格外的潇洒自由自在,那么他的身法就像是在风中游动的鱼儿,这个身法也因此被命名为风中游。

    他落在了七夜旁边的另外一个擂台上,就像是没有重量的羽毛和落叶般。

    陈玄感的名声和七夜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要知道七夜再怎么吸引人眼球也是默默无闻没什么名气,就算是小小的露了一手,但是到底是很多人除了谨慎不会选他之外,不少的人也是有着爆冷门的感觉。

    陈玄感却是真正的如日中天。

    甚至是因为帝一常年在外征战,名声虽然响亮,但是大家对他的感觉都是很陌生,但是陈玄感虽然为人低调,但是近水楼台,大家经常是能够看到这位的身影,所以对于他的名声和形象更是深深地镌刻在心里。

    不少的人就是开始绕着东边的擂台走。

    七夜只是淡淡的撩起眼皮看了一眼陈玄感,然后便是闭目养神。

    阳光打在他轮廓完美的脸上,把他映照得宛若神邸。

    不知道多少来围观的女修士都是含羞带怯的从此便是多了一个深闺梦里人。

    可惜的是,这样的男人,她们沾染不上了,因为已经是名草有主。

    宁清秋的炼心剑,可不是吃素的。

    关键是某个男人是个从一而终的认死理的人,他认准了她,那么便是不会再看旁的女子一眼。

    或者说——

    遇到她之前,七夜也从来没有看过其他的女人一样。

    有的人,就是命中注定的。

    倒是有个白马银枪的穿着盔甲的俊俏小将跳上了擂台,他非常不明智的选择了七夜。

    一直是围观全程闲得无聊的陈玄感嘴角当即便是一抽。

    所有的人都是默认陈玄感直接会到最后三甲争夺,甚至是就是此届科举头名,在帝一不在场的情况下,大唐天下还有谁能够和陈玄感争锋?

    所以这个时候压根是不会有人这么蠢的跑到擂台上挑战陈玄感的,用一句通俗点的话来说,自己是个什么级别的战斗力,难不成心里面没有点逼数么......

    所以这个小将军模样的修士选择了七夜这个生面孔,主要是这么一位散发着高手气场但是又很陌生的人实在是足够的引发人的好奇心,所以他就是先来试一试深浅了。

    陈玄感看着旁边的擂台的眼神带着点怜悯,最后还是略微带着叹息的移开了视线。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