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公孙白狼家族
    这个世界上,黑马有,奇迹也有。

    陈玄感从来是不否认这一点的。

    就算是在这个时候有人不顾他的名头来挑战他,陈玄感觉得自己也是能够良好接受,并且以最大的尊重去和对手进行战斗,给对方最为体面的待遇。

    绝对是不会放水的那种。

    也不会觉得有人就是这么的不自量力,对他来说,能够在他面前鼓足勇气,就已经是值得另眼相看了。

    年轻人嘛,都是不服输的,虽然是被称作帝国双璧大唐绝世天骄之一,但是陈玄感的心里面并没有真正的高人一等的想法,在他这里,永远不会骄傲得目下无尘。

    这就是陈玄感。

    但是——

    你选择谁都是好,怎么偏偏选择一个就是连我都是看不透甚至是难以揣测的男人?

    那除了找死,已经是找不到第二种说法了。

    七夜可不是什么良善的心慈手软之辈。

    那个俊俏小将貌似是龙威将军的儿子,在年青一代里面也算是不错了,未来的武将后备役,但是可惜的是,眼光实在是太不好了,错把猛龙当做了软趴趴的蛇类,有苦头吃了。

    只希望七夜大度一点,不要给人弄出心理阴影了。

    陈玄感一边是漫无目的的给人默哀,一边眼睛里面都是闪着光。

    难得有机会,这个时候便是可以看看七夜的跟脚,这么好的机会,有人上去试水,简直是舍己为人的先锋啊。

    七夜并没有拔刀。

    对他来说,面对一个元婴修士,何必用森罗刀?

    杀鸡焉用牛刀。

    那完全是太过大材小用。

    他想的是用什么样的方法解决对方才会让后来者引以为戒。

    干脆利落的把人杀掉倒是一劳永逸,但是很可惜,作为九州来客,他们来大唐是来建交恢复关系的不是来引发冲突的,就算是七夜这个时候也是会对自己的行为斟酌几分,倒不是说没有脾气性格了,完全是因为耍脾气也是要看大局的,若是为了一时的痛快,让大唐和九州在恢复联系的时候就是开始蒙上一层阴翳,那对于后来的影响简直是会大得无与伦比。

    所以——

    七夜这是属于男人的智慧和心胸。

    说到底,在宁清秋的眼里,他就是十全十美的。

    就算是有缺点,那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还不是视而不见......

    宁清秋这个时候已经是笑得春暖花开,心里面还在想着七夜一定是要对这个第一个挑战者手下留情啊。

    倒不是说对于这个台上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哥儿有什么怜悯的心情,完全是因为七夜要是一下子展现了压倒性的实力,接下来还怎么玩儿?

    大家都是会把他当成是大魔王,整个挑战都是会绕着他走,到时候七夜倒是清静了,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是得到了陈玄感这样的头号种子的待遇,但是对于宁清秋来说,那就是大大的亏了啊,这个过程里面,本来多少要继续来下赌注的人都是会明智的放弃啊。

    自己岂不是发家致富的梦想就是这么变成了镜花水月啊......

    七夜像是听到了她的心声。

    就这么抱着刀,漫不经心的朝着对面气势汹汹冲过来的人扫了一眼,薄唇淡淡的撇了撇,觉得当真是无趣得紧,简直是让人完全打不起精神来。

    有人在台下惊呼:“咿,那不是公孙白狼家族最厉害的暴雨梨花枪吗?竟然是公孙小郎都是会这个家传绝技了?当真是厉害啊,不愧是名门出身......”

    后半截的话就是这么哽在了喉咙里面,戛然而止。

    然后,台下所有的人都是一副张大了嘴足够吞下一个鸡蛋的蠢模样。

    台上出现任何的情况,其实大家都是可以接受的。

    虽然七夜默默无闻没什么名气,更是比不上大名鼎鼎的公孙白狼家族,这一家可是世代镇守北蛮,赫赫有名的将军家族,在北方那一片,除了已经是伏诛的北疆王,就算是公孙白狼家族最为出名,公孙一族,全部都是马上逞英雄战场上扬威的真男儿!

    公孙小郎是帝都人士对于这位公孙家族的小儿子的昵称,这位公子全名公孙杰,乃是公孙这一代英雄豪杰四位公子中的最小的一个,其余三个都已经是年少成名后征战沙场去了,就公孙杰一个人在帝都求学。

    也是有名的年轻天骄。

    大家还是很看好他的。

    他赢了,大家不会稀奇,最多就是觉得七夜卖相虽然好,但是不过是银样镴枪头。

    要是公孙杰输了,那么只说明大唐果然是卧虎藏龙,七夜也果然是外在和内在都是很彪悍的那种,本来嘛,第一场就是站上擂台去守擂的,那个不是有几分真本事,七夜要是赢了,大家也不会太过惊讶,不过就是把心里面的排序换一换就是了。

    随便什么时候,黑马都是不会缺少的。

    但是——

    大家都是没有想到,战斗会结束得这么快这么突兀。

    本来以为是龙争虎斗,结果却是虎头蛇尾的就是结束了,众人都是觉得眼前一花,台上玄色衣袍的男人还是那副淡漠的表情,但是地上趴着的那个灰突突的人......还是片刻前英武不凡的公孙白狼家族的人么。

    这要是七夜憋了个大招也就算了,但是貌似他刚才就是直接的伸出那长得逆天的腿踹在扑过来的公孙杰的腰上,然后把人一脚踹下了擂台吧。

    什么真气修为那是半点儿没有显露,高深的招数更是一概没有。

    这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吧。

    关键是,大家看不太懂啊。

    完全是热血上头的时候一盆冷水就是这么直愣愣的浇下,真的是让人无奈极了。

    人皇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旁边陈无道和王极风面无表情,只是脸上肌肉微微抽动。

    呵呵,一个返虚境界甚至是可以打伤魔尊的男人上科举擂台战,那不是大人欺负婴儿么......完全是无话可说。

    宁清秋则是原地蹦跶起来,欢呼一声。

    第一轮,七夜胜了,关键是大家虽然看不太明白,但是并不觉得他的实力高得无敌,给人一种换一个人应该是可以赢的感觉。

    宁清秋想,这一波操作稳了,白花花的灵石,源源不断的朝着她的怀抱里面涌来。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