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要不是眼瞎怎么会看上他
    所有的观战修士,都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堂堂的大唐双璧,真正的绝代天骄,让所有的年青一代的修士都是在他们的光芒下黯淡无光的双子星之一的陈玄感,就是这么输了?

    还是他亲口说出来,他们亲眼见证亲耳听到的?

    这世界是不是有点太幻灭了......

    场内顿时寂静无比。

    白弱水手指倏然紧握,美丽的桃花眼里面带着勃勃的狩猎欲和野心,先是忌惮,然后便是贪婪,就是这么目不转睛的看着擂台之上的那个傲然挺立的身影,云淡风轻,却也宛若擎天之柱,就是这么直直的戳进人的眼里和心里。

    原来,这个男人,这么强。

    她要是和他为敌,没有任何的把握。

    就像是陈玄感不喜欢白弱水一般,白云郡主对于双子星也没有什么好感,她希望有无数的强大的男人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因为那也是某种程度的收纳臣服,对于一个想要当女皇帝的女人来说,无论是通过什么手段把这些高手和有地位的人变成自己的人,那都是可以的。

    所以就算是不喜欢欧阳存这个蠢蛋,甚至是觉得他对于自己的爱慕不过是癞蛤蟆想要吃天鹅肉的觊觎之心有点厌烦,但是白弱水仍然是没有直白的撕破脸和欧阳存闹翻,而是就是这么似是而非的吊着他,也不过是因为欧阳家的实力和欧阳存的身份罢了。

    蚊子腿再小那也是肉。

    白弱水想要七夜。

    “郡主......”

    欧阳存一脸忧心忡忡,但是对着七夜却是没有丝毫的嫉妒。

    他对于一切让白云郡主刮目相看的男人都是厌恶至极,觉得那是要和自己争宠抢夺心上人的人,但是面对七夜这样的强者,就算是欧阳存这个情商智商都是有点问题的纨绔子弟,都是知道什么样的人是他惹不起的。

    就连陈玄感都是打不过的男人,对付他大概是比起捏死一只蚂蚁难不了多少。

    白云郡主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其实欧阳存心知肚明,谁会不了解自己所爱的人呢,不过是因为感情蒙蔽了其他的观感而已,他当做是自己看不到那些背后黑暗的东西,一厢情愿的想要守得云开见月明。

    这个时候自然是要劝白云郡主不要作死。

    就算是白弱水也是化神修士,但是她连陈玄感都是没有办法收服,更不要说七夜这个更为桀骜冷淡的男人。

    白弱水侧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见到欧阳存的那个蠢样儿心里面就是一阵腻歪,她冷哼道:“知道我不想要听你说某些话,那就是识趣点别开口!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做主。”

    欧阳存的话就是这么噎在了喉咙里面。

    一股怒火上头。

    他在帝都也是有权有势的人,虽然说很多人内心觉得他不过是个纨绔看不上眼,背地里面说什么的都有,但是当着他的面很多人还不是要跪舔讨好他。

    欧阳存也就是在白弱水这里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罢了。

    不过是个男人,怎么可能一点儿自尊都是没有?

    不过——

    那股怒火在看到白弱水那张艳绝天下独步人间的美人脸的时候,又是这么清清淡淡的被浇灭了。

    谁让他喜欢她?

    他怜香惜玉,最是怜爱美人,何况是自己的心上人白月光?

    宁清秋轻嗤一声:“他们这两个还真的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既然是这么般配,简直是天生一对,何必还对着别的男人虎视眈眈心存觊觎?!还真的以为是个男人都是会拜倒在她的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头下?”

    不可否认,白云郡主确实是很美,要说是大唐第一美人大概也是没有多大的出入,修士界美女如云,白弱水都是最顶尖的倾国倾城的那个级别的美人,但是真的要说偌大的大唐找不出可以容貌上面和她一争高低的女人那就是太夸张了,但是有白云郡主这样的高贵的身份加成和实力天资的光环这么套上,那还真的是找不出可以和她相提并论的女人了。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这就是可以让七夜对她另眼相看,第一场文试的时候她主动过来搭话,不也是没有得到七夜的一个正眼?

    都是吃了这样的亏,竟然是还这么不收敛,看看她盯着台上的人的眼神,简直是堪称势在必得的饥渴,宁清秋看着怎么可能心里会舒服。

    苏红衣倒是不屑一顾的撇撇嘴:“这个女人高傲又手段狠辣,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披着一张美人皮却是个蛇蝎......而且她还眼瞎。”

    宁清秋等人都是一头雾水,愣怔的看着她。

    白云郡主眼瞎?

    看着人家那双眼睛顾盼生辉的,哪里像是眼瞎?苏红衣这怎么都是上演到人身攻击的地步了啊。

    “眼瞎?”

    宁清秋一脸茫然。

    苏红衣慢吞吞的接了下面一句话:“要不是眼瞎,怎么看上了七夜这个冷漠无情杀人不眨眼的?”

    宁清秋一哽。

    嘴角都是止不住的抽搐。

    他还真的是什么都敢说啊。

    就连七夜都是敢编排,看样子还真的是胆子变肥了啊。

    苏红衣迎着他们古怪的眼神,还在那里振振有词:“我可不是随意开玩笑,这可是我对他的真实评价,说实话,除了对着宁清秋他像是换了个人,对其他人可不是冷漠无情么。”

    七夜这样的人,目下无尘,世间万物都是不放在他的眼中,苏红衣的这个评价说出来还真的是很中肯了,压根不算是乱说。

    宁清秋这种时候只能是心塞塞的不说话。

    算了吧,这个赞同也不对,反对......貌似七夜还真的不是什么心怀天下的人。

    要不是魔族入侵云荒,整个人族无人可以置身事外,可能七夜也不会管这世间倾覆。

    宁清秋对着他们说道:“他下来了。”

    陈玄感认输,虽然所有的人都是云里雾里一脸不敢置信,但是七夜的恐怖已经是有目共睹,没有人再敢去挑战那柄冷冰冰的森罗刀。

    大唐科举魁首,状元之位,就是这么轻而易举的成为了七夜的囊中之物!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