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父子谈心,有客来访
    陈玄感是很失落的,倒不是因为这一次失败,更多的是觉得以往的自己实在是太过坐井观天了。

    虽然说自认为并不是骄傲自大,而是依然是勤恳修炼,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从出身的优越背景和卓越天资以及不断进步的实力,以及周围人永远都是无所不在的恭维赞美,还是让他飘飘然,没有意识到世界上天才如恒河沙数,自己虽然很强,但是绝对不是最强的那一个。

    除了帝一,还有人可以成为他的对手,甚至是在最强状态下都是会让他一败涂地。

    他今天,彻底的被打醒了。

    陈玄感的心态还是很好,没有从此一蹶不振。

    那样的天才,才是压根没有任何的培养的价值。

    心灵的强大,意志的坚韧,才是让一个修士走下去的最重要的力量,也是不可缺少的,和这两者比起来,所谓的天资和资源,说不上不值一提,但是绝对是没那么重要。

    他唯一最不想面对的人,就是他的父亲,当朝太师,陈无道。

    豪华的马车内,英俊儒雅双鬓斑白的男人闭目养神,眉目锋锐,平淡中带着威严的气势,掌握朝政大权多年,这位太师让很多的人都是不敢直视。

    陈玄感有点惴惴不安。

    虽然是修为到了化神境界,但是面对父亲的时候仍然是感觉自己面对的乃是一片浩瀚汪洋或者是直耸入云霄的大山,都是让人兴不起什么对抗的心思。

    何况,那是他的父亲。

    陈无道静默半晌,还是没等到傻儿子开口。

    心里面叹息一声。

    若是没有想要超过他这个父亲的野望,日后又何谈攀登高峰?

    不过——

    心里面还是有淡淡的欣慰掠过。

    人皇和他面谈的场景再一次栩栩如生的重现在眼前。

    “无道,七夜摘取魁首,荣登状元之位,这件事从朕一开始允诺他可以参加科举便是已经注定,甚至是可以说,有这么以为日月重瞳的圣人,真正的盖世妖孽成为大唐的状元郎,才是科举最大的荣耀所在,他日后的路,绝对是其他人难以想象的辉煌,也许就算是朕,都是有所不及。”

    因为人皇心知肚明,也许七夜就是那个被天道选中在这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里面引领人族的领袖。

    他只是大唐的人皇,而且因为历史遗留问题,日后九州和大唐的人族再次一统,他压根是没有机会成为真正的人族共主的,因为九州修士天然的就是会抵触他,而且九州的几大圣地也绝对是不会同意他成为那个对人族发号施令的人,但是若是换了其他人就是更没有这个服众的能力了。

    但是七夜绝对是可以的。

    他目前处在返虚境界,踏足合道,不过是时间问题。

    而且他的身份足够让所有的九州修士对他产生认同感,而如今人皇就是需要铺路,让他和大唐也是牵扯上关系,至少让他有一个比较合适的身份,被大唐所有的修士认可,并且和大唐成为不可分割的整体,就算是到了日后人族一统,那么大唐即便是比不上九州的地位,那也是不会受到歧视,再说了那个时候有他在的话,大唐和九州还是会保持一种默契的平衡和平等。

    这就是人皇规划的未来。

    他不会告诉任何人。

    但是陈无道作为他忠心耿耿的心腹,当朝太师,真正的左膀右臂,怎么可能会嗅不出一点诡异的味道?

    人皇对他说道:“大唐双璧,陈玄感是你的骄傲,当然也是我大唐的骄傲。他输了,这并不可耻,七夜会赢,我们都是心知肚明,实话说来,这也算是玄感受了委屈了,事后可以让他到皇宫里面的藏书库一观。算是补偿。”

    “臣不敢,玄感亦是不会对陛下有半丝怨怼。”

    陈无道惊喜莫名。

    皇室的藏书库,那可是这个天下的宝地之一。

    关键是这样的待遇,足够说明人皇对于陈玄感的看重。

    这份重视,才是所有的人最关注的东西,有的人就算是付出一切,都是得不到人皇这样的赏识。

    “玄感虽败犹荣!”人皇脸上闪过一抹冷怒,“公孙白狼家族世世代代都是英雄,守卫我大唐疆土,但是偏偏出了一个长在脂粉堆里面的小白脸,没有骨子,软趴趴一团,一次失败就是爬不起来,当真是丢尽了公孙家的颜面,公孙止在外为朕奋战忠勇可嘉,但是他的这个儿子,当真是不堪大任!”

    陈无道默默的不说话,王极风则是默默的看他一眼,这有了对比,陈玄感和公孙家的那个小子比较起来,都是败在了七夜手下,但是表现出来的风范却是截然不同,在人皇这里的印象分都是完全不一样了。

    啧,真的是有个好儿子啊。

    这么说来,自己也是不是真的该考虑一下成家的事儿了,这要是有了个不错的儿子,日后也是可以帮忙在人皇这里给他挣点脸面啊......

    陈无道睁开眼睛,看着陈玄感,把人看得心里面毛毛的,总算是开口了:“天下之大,高手层出不穷,你输了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帝一来了,也不可能在七夜手里讨什么便宜,所以不用妄自菲薄,日后勤奋修炼,这云荒之大,必然是有你一席之地,我陈无道的儿子,在这个黄金时代,也是最耀眼的群星之一,你明白吗?”

    这是一个父亲,对自己的儿子,最殷切的希望。

    陈玄感沉默,旋即,狠狠地,点了点头。

    握紧了天荒诛魔枪,道:“孩儿知道了。”

    两父子刚有点和乐融融,陈无道的脸上闪过一丝柔和,还要多说几句,结果就是到了府外,门口传来一道通报声:“太师大人,有客突然登门来访。请问要怎么处理?”

    陈无道眉头一皱:“没有拜帖,也没有邀请,贸然上门,这样的客人,不过是恶客,不见!”

    太师的身份何等尊贵,要是阿猫阿狗都是要来见一见,那他也不用处理什么国家大事了,就是整天的等着人拜访他就可以了。

    陈玄感倒是有所想法,能够来太师府的,自然不可能是简单人物。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