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不打不相识!
    “且慢!”

    陈玄感喝止住了接到命令便是要回去复命的下人,太师府的人都是对陈无道敬若神明,这位太师发话,那么底下人都是会坚定不移的去做事。

    陈无道打量的眼神也是没有改变他的想法和心意。

    “父亲,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陈无道微微一怔,便是笑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自然是可以做主,莫非......上门的人是你邀请的朋友?”

    这样的猜测绝对是合情合理的。

    但是陈玄感却是摇了摇头:“不,我只是有个猜测而已。”

    在他看来,家里面的下人都是太师府的老人,眼光自然不是常人可以比拟,太师府不知道来来往往多少大人物,那么下人们的见识自然卓越,他们竟然都是不顾来着没有拜帖也没有提前的邀约甚至是破坏这样的规矩来报告一声,那就只是说明来者不凡。

    这样的人,本就是没有多少,而且绝对不可能是帝都里面常见的那些面孔,因为和太师府有往来的人家甚至是没有打过交道但是同一个层次的权贵,都不可能让他家的下人感到陌生。

    那么,就只有外来者了。

    陈玄感心里面已经是有所猜测,太师向来是不喜欢约束他什么的,便是点头之后自顾自的去了书房。

    他每天堆积很多的公务需要处理,这些琐事都是不可能拿去让人皇考虑的,所以作为文臣之首,太师要做的工作就是非常的多了,可以说是日理万机也是不为过。

    有这样的父亲,陈玄感也不知道该骄傲还是该失落了,因为他的父亲足够伟大,但是从小便是在他的生活里面多有缺失。

    来到待客的堂屋,便是看到了熟悉的几个人影。

    苏红衣斜斜的靠在椅背上,浑身和没骨头似的,懒洋洋一团的坐在那儿,手里面拿着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陆长生眼观鼻鼻观心,保持他超然物外的冷漠。

    最近他的状态都是这样,时不时地就是神游天外,没有要紧事儿都是懒得搭理身边的人,估摸这也就只有天崩地裂,这位才会动弹几下。

    宁清秋依然是清丽动人的,她绝色的小脸上看到他便是云破月出,笑得格外的灿烂,具体参照可以想象守财奴见到堆积如山的财富的表情。

    总而言之,陈玄感瞬间便是停住了朝着屋内走的脚步,背脊僵硬,恨不得转身就走。

    他自己都是不知道这样的想法到底是怎么来的。

    宁清秋浑然不觉,还在挥了挥她纤白的手,笑盈盈的道:“你可算是回来了,大家这不是不打不相识么,所以我们就是到你家来做客了,怎么样,高兴不?激动不?兴奋不?”

    场面一时寂静。

    旁边的下人好悬没有把下巴都是给磕掉了。

    虽然说见到这一群人都是天之骄子看起来格外的不凡,而且派头不小的样子,甚至是看到了明国公世子这样的人物,自然是不敢赶人,第一时间就是等着主人家回来禀报。

    虽然说作为太师府的人压根是不用怕谁,但是吧,明国公府地位尊贵,所以对待起来就是要格外小心一点。

    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面唯一的一个女修,还是看起来都是不必闻名天下的白云郡主差多少的绝色佳人,竟然是这么个做派,真的是让人感觉到什么叫做幻灭啊......

    陈玄感一时之间都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种时候,只要微笑就可以了吧?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真的是笑不出来啊。

    明远嘴角一抽,一个闪身便是走到了宁清秋和陈玄感中间,一边在心里面碎碎念就算是套近乎也不该是这么套的啊,一边笑得格外的云淡风轻月朗星疏:“不请自来,还望见谅,不过因为是今日和玄感你一见如故,所以我们才是这么冒昧的登门拜访,还望你不要见怪啊。”

    陈玄感这才是找回了正常的说话方式。

    虽然是套话,但是怎么都是比起宁清秋那方式要好招架得多。

    他笑了笑说道:“你们能来做客,是我太师府的荣幸,也是我陈玄感的荣幸,当然不存在什么见怪不见怪的说法。”

    说着眼神便是飘向了那个一直是沉默的坐在宁清秋旁边的男人,依然是深色的衣袍没有什么炫目的纹饰,甚至是身上都是没有什么高深的气息波动,像是个普通人一样内息全无,但是没有任何人敢于忽视他。

    这位,可是新鲜出炉的大唐状元!

    七夜对于这个称呼敬谢不敏,九州修士向来是以实力说话,和大唐皇朝迥异,对于状元郎这个大唐年轻修士梦寐以求的名号,还真的是没有什么感觉。

    他这个人本身的存在,就是代表了一切,压根不需要外物的点缀。

    七夜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

    用苏红衣的话说,他本就是冷漠无情的人。

    不过是因为宁清秋才算是沾染了人间烟火气息,但是这注定也不会分太多给旁人或者其他的事物。

    陈无道很快的便是得到了消息。

    他眉目中透出一丝讶异,没有想到竟然来的人是意想不到的那一批人。

    九州来客。

    但是这个客指的是人皇的客,目前为止,整个大唐的权贵世家文武百官都是没有任何一家接待过他们,唯一有牵扯的就是明国公府,不过那也是因为明远本就是他们的引路人,作为大唐和九州联系的对外纽带桥梁,地位自然是比较特殊。

    没想到啊,自家儿子竟然是因为今日这一场对战,彻底的和九州的人不打不相识了?

    他唇角掠起:“好好准备,务必要让少爷的朋友都是感受到我太师府的诚意,不过也不用太过,按照贵客的标准来就是可以了。”

    不然的话,就是过犹不及。

    他不打算出面。

    那样的话,性质就是变了。

    目前这样,就是刚刚好。

    陈玄感没有想那么多,他这个人虽然不是那种很喜欢交朋友的人,但是对于宁清秋一行人的观感都是挺不错的,虽然败给了七夜,但是并没有产生什么仇恨怨怼的心情,若真的是因为这个就是记恨他人,那么自己也必定是会止步不前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