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一个人情的价值
    宁清秋感觉出来陈玄感的诚意。

    所以一群人就是气氛格外的和谐。

    不过当她期期艾艾的提出要借太师府的至宝之一太清昊弥镜的时候,陈玄感脸上的笑容就是凝固住了。

    他怎么都是没有想到,宁清秋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顿了顿,陈玄感斟酌了一下措辞:“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想要借太清昊弥镜?实不相瞒,倒不是我不愿意借给你一观,主要是这太清昊弥镜掌握在我父亲的手里,乃是他处理朝廷大事的重要工具,就连我都是轻易碰不得的。”

    话语里面的潜台词就是带着点拒绝的意思了,当然,要是宁清秋给得出比较说得过去的理由,陈玄感也不是不能为她去父亲那里求上一求。

    朋友之间,不就是两肋插刀么。

    可惜的是,他很快的就是推翻了自己的看法。

    整张脸都是僵硬住了。

    因为那个清泉露珠一样的姑娘,看起来纯粹得不得了,但是从她嘴里面吐出来的话,真的是让人非常的无语。

    她说:“咳咳,是这样的,我一直是听说太师府有两大至宝,一个是天荒诛魔枪,另外一件就是太清昊弥镜,前者我已经是在今日的擂台战上面有幸见过,果然不愧神器之名,但是目前对于太清昊弥镜仍然是缘铿一面,所以我就是厚颜找上门来,想要借其一观。”

    她自己说这话的时候都是讪讪的。

    其实这也真的是很尴尬。

    你第一次上门就是要去看人家的传家宝,要不是陈玄感肚量大胸襟开阔,这要是换个人指不定这会儿都是打起来了,因为这完全是明目张胆的觊觎人家的宝贝啊,虽然说可能是想多了,但是一旦是有人这么做了,你只要是设身处地的站在太师府陈家的立场上面想一想,便是知道陈玄感这样的表态是多么的难得的。

    陈玄感这个时候难得的词穷。

    因为他张了张嘴都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因为宁清秋的“理由”实在是很好很强大,这让他怎么面对陈无道把这样的要求说出口?

    太清昊弥镜何等至宝,哪里是随随便便想看就是可以看的?

    那未免是太掉逼格了。

    这也是宁清秋提出来,队伍里面还有明远这个身份尊贵的世子爷以及七夜这样的绝世大能,不然的话分分钟都是要被赶出太师府的。

    因为这纯粹是拿人开涮嘛。

    陈玄感苦笑了一声,声音里面带着点无奈:“宁姑娘,这件事我还真的是帮不了你。太清昊弥镜对我陈家来说意义非凡,如果你先看天荒诛魔枪,目前父亲已经是把这件至宝赐给我了,我倒是可以让你看个够,但是太清昊弥镜......恕我无能为力。”

    苏红衣立马便是嗤笑一声:“说得比唱的好听,结果还不是吝啬于借我们一观,难道是怕我们有借无还?这倒是不可能的,人都是在这太师府里面,难道是我们还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不成?!”

    他虽然是不知道宁清秋为什么对这个太清昊弥镜如此积极主动,但是他们就是同伴,宁清秋想要的,那么就是他们愿意帮她达成的,所以这个时候开口煽风点火的完全是毫无压力,也不在乎自己这么说是不是有点不讲道理,毕竟宝物是人家的,愿意给你看是人家的自由,不愿意给你看你也没什么话好说。

    只是苏红衣脸皮厚,压根不觉得自己这话有多么的不讲道理。

    而且本来最开始双方的观感就是不怎么样。

    陈玄感对于苏红衣的印象就是一个口出狂言的骄傲蛮横之人,这个时候也是不以为杵,只是当做是没有听到罢了。

    对着宁清秋一拱手:“宁姑娘的愿望,陈某无能为力。”

    陈无道绝对是不会同意传家宝被这么糟蹋的。

    你要是求助我们想要用陈家的至宝做点什么大事儿人家都是要看你面子够不够大给出的筹码够不够多,这个时候竟然是想要空手套白狼不说,还是这么不走心的理由,实在是把人当傻子玩儿啊。

    宁清秋咬了咬唇。

    也是知道自己这么贸然登门其实有点不礼貌,但是实在是找不出更好的办法,要是让她顺便编个什么理由出来,其实宁清秋也觉得不太好。

    那也算是欺骗啊。

    七夜倒是不忍心她在这里纠结,对他来说,她想要做什么,他就是一定会为她达成。

    当然,他的选择自然是不会在这里大打出手了,强抢这样的事儿,七夜并不乐意去做,因为那很可能在这个敏感的时期导致双方的关系彻底破灭,那牵扯的面就是太广了。

    “太清昊弥镜于我们一观,算我七夜欠你太师府陈家一个人情。”

    七夜抱手而立,狭长深邃的眸里面带着点冷光,那样子,如果对方不答应他的条件那么这件事也许就是不能善了了。

    他的话语虽然平淡,但是却是宛若九霄惊雷。

    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在心里面疯狂的计算这件事的影响力和附带价值。

    陈玄感不动心是假的。

    七夜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这位从今日起便是名扬天下的大唐状元,还是含金量最高的一个,因为他光明正大的打败了大唐双璧绝世天骄之一的陈玄感,按照对等式来说,帝一应该也是打不过他,所以从此以后大唐年青一代第一人的名头,就是要正式的有主了,盖棺定论。

    太师府虽然是煊赫,但是有七夜这样的妖孽的一个人情在手,那也是绝对是不会拒绝的。

    至少陈玄感可以肯定自己父亲绝对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要知道,迄今为止,能够和九州来客扯上关系的就是只有明国公府,如果太师府能够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那么带来的影响力和好处毋庸置疑。

    再说,人家只是要看一看太清昊弥镜,又不是要抢,还愿意给出一个人情作为代价,何乐而不为?

    但是这件事到底是需要陈无道点头的,毕竟他才是太清昊弥镜真正的主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