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请宝贝
    宁清秋杏眸里面闪过盈盈动人的波光。

    像是潋滟的湖水,山雨过后的晴空。

    七夜对她的好,她自然是知道的。

    但是就是因为她突然提出来的一个几乎是可以说是“无理取闹”的要求,就愿意出来力保,甚至是为此就是这么眼皮子都是不眨一下的给出去一个人情,对于宁清秋来说,无疑是震撼的。

    要知道,人情这个东西,是世界上最廉价也是最昂贵的东西。

    有的人嘴里面说说就算,所以人情这个东西不用的时候那就是一文不值,但是有的人就是千金一诺,做出去的承诺无论如何都是要完成的,便是九死一生都是绝不反悔,人情债,最难还。

    但是七夜就是这么轻飘飘的给出了陈玄感,要知道能够让太师府接下这个人情,那么日后太师府陈家要是让七夜做什么事儿,他就是基本上不能推托了,虽然太过分的肯定是不能答应,但是力所能及或者是极为困难的一些麻烦事儿,他也是要应承下来的。

    而这一切,他都是没有多问过她一句。

    宁清秋心里面感动,但是却是不愿意让七夜出来担她的事儿。

    这倒不是分不分感情方面的问题,宁清秋只是不愿意什么都是让七夜来担,对她来说,他们在一起,无论是感情还是人格都是平等的,那么凭什么他就是要为她付出?

    陈玄感沉吟片刻:“这件事我做不得主,这样吧,我去请示一下父亲,若是他同意的话,那么就是可以送宁姑娘去太清昊弥镜内一观。”

    他心知肚明,七夜的价值,所以这位的人情和允诺多么值钱,他也明白,这也是他觉得陈无道应该是会答应的原因,不然的话,要是随随便便来一个人都是要看他太师府的至宝,你看会不会有人搭理。

    不被太师随手变成飞灰就是最好不要干这样的傻事儿。

    随便提出一个异想天开的狮子大开口的要求,那无疑是作死。

    宁清秋看陈玄感作势就是要走,可稳不住了。

    她觉得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定下来。

    因为太清昊弥镜,也不是非看不可。

    特别是还要以七夜的诚信承诺来作为代价。

    万一太师府让七夜日后还人情的事儿很麻烦怎么办?

    而且以陈玄感和陈无道的实力和地位,有朝一日真的是找上七夜还这个人情的时候,一定是很大的麻烦。

    所以,一切都是要扼杀在最开始的摇篮里面。

    殊不知,这样的划清界限,才是最让七夜不满的。

    她犹未察觉,便是站起来阻止道:“这件事不做数,太清昊弥镜虽好,我也确实是有好奇之心,但是——”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是被修长的手指捏住了手腕,不重的力道,却是让她瞬间失声。

    侧眸看向了那个一直是沉默的男人。

    七夜向来是少言寡语,不过他沉默是金的时候也是没有人敢忽视他的,大多数时候,他不说话只是觉得没有必要罢了。

    因为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儿。

    对他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件大事,第一,宁清秋,第二,长生。

    亦求长生亦求你。

    这是他曾经对宁清秋说过的话,是肺腑之言。

    他从不骗人,尤其不会骗她。

    所以,欠一个人情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是她高兴就好。

    两个人默默的对视,虽然一字不说,却是都是瞬间明白了对方的心意,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还真的是这样的。

    宁清秋瞬间就是霞飞双颊,也不说话了,微微垂着头,倒是贴合了那一句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七夜的心里微微一动,面部锐利完美的轮廓都是因此柔和了几分。

    “就把我的原话,告诉你父亲。”

    陈玄感没有异议。

    他亲自去了一趟书房。

    陈无道的眉毛高高挑起,眉心都是抽搐了一下,嘴里面都是重复了一遍陈玄感的话:“......一个人情?”

    “是的,一个人情。”

    陈玄感长身而立,温雅俊朗,看起来就是如同芝兰玉树生于庭阶,陈无道看着他,眼里有着一抹骄傲,不过转瞬即逝,从来都是不会让他发现,这是一个父亲对于儿子的看重和磨砺。

    即便是心里再怎么为他骄傲,陈无道的性格,都是不会表现出来,父爱如山,永远做不到母爱那般的润泽和浩瀚,但是自有其厚重。

    “你怎么想的。”他沉声说道,“这件事,由你来决定。”

    若是换一个对象,敢提出这么无理的要求,把他陈家至宝太清昊弥镜当做是随便都是可以借用的普通物件,不论是开出什么样的条件,陈无道都是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哪里凉快都是哪里呆着去,而且日后保准是再也兴不起这样的心思。

    但是七夜不同。

    这个人的实力、潜力、身份、地位都是太敏感,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他的道侣提出来的要求,且还搭上了一个人情,就是足够让陈无道开始做出取舍了,世界上所有的事其实都是可以妥协和商量的,没有什么绝对的事儿,若是没有办法改变,不过是因为筹码不够罢了。

    陈玄感没有想到这件事父亲竟然是会征求他的同意,在他的想法里面,陈无道要不然就是会横眉怒目的让他把七夜他们一行人赶出去,列为太师府不受欢迎的黑名单,因为陈家对于太清昊弥镜的看重宛若对待命根子一般,要是有人敢提出这样的要求,以陈无道一贯的性格,这么做已经是格外的宽容和蔼了;

    或者陈无道会从大局考虑,同意九州之人的要求,不会在这样的“小事儿”上面拂了他们面子,毕竟人家又不是强要太清昊弥镜,只是看一看而已。

    但是怎么都是没有想到,他的父亲竟然是会把皮球抛还给他。

    陈玄感瞠目结舌。

    但是很快的便是收敛了乱糟糟的情绪。

    眼神有点复杂,最后还是开口道:“那就请父亲你请出太清昊弥镜吧。”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