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文艺青年的情怀
    陈玄感都是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是这么容易便是达成了。

    脑海里面都是有淡淡的疑惑闪过。

    陈无道作为当朝太师,日理万机,手中掌握的权势无与伦比,所以站得高的人心性自然就是淡冷,常人的感性在他的身上最大程度的剥落,向来都是正义公平却也足够无情的,一些所谓的人情在他这里完全是行不通的。

    陈无道要是知道陈玄感这样的心理,定然是会啼笑皆非。

    果然还是太年轻太理想化了。

    一切,不过是因为筹码不够罢了。

    要是以前有人有七夜这样的身份和背后隐藏的能量,那么陈无道也是会做出相应的妥协和让步的。

    宁清秋这个时候却是喜忧参半,反正心情非常复杂,简直是和毛线团一样的。

    太清昊弥镜虽然可以借给她观看使用,但是其中七夜付出的一个人情倒是让她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

    感觉......

    自己是不是成为了吃软饭的人啊。

    这可不是她想要的。

    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矫情的时候。

    “带路吧。”

    宁清秋是个干脆利落的人。

    陈玄感也不含糊,便是领着一群人直接走到了后花园的镜心湖。

    水波荡漾,微风吹起涟漪。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她突然喃喃自语。

    时至今日,才算是理解这文人的风骨情怀。

    心生感慨。

    明远和陈玄感的眼睛同时亮了。

    都是一脸惊艳的看着她。

    陈玄感更是激动兴奋不已:“好句!宁姑娘当真是文采斐然,出口成章不说,还是如此巧妙的构思,实在是让人惊叹!”

    不得不说,大唐比起九州,当真是盛产文学青年。

    文艺情怀那是杠杠的。

    宁清秋面色赧然。

    轻声咳了一声,便是一脸谦虚:“算不得什么的,你们不要这么夸奖,我可是承受不起。”

    主要是真的尴尬啊,因为这还真的不是她的原创,以前听说过的,顺便就是拿来用一用,但是看陈玄感的样子倒是把她当成是原创者了,这让人该怎么说?

    “这不是我的原创,你们误会了。”

    这样的欺世盗名的虚名,对她来说,压根没有意义,她又不打算做什么文抄公。

    但是陈玄感一脸的不以为然,显然以为她不过是谦虚罢了。

    一脸的我懂的样子,看得人简直是想要吐血。

    明远还嫌不够热闹一样,便是再旁边“煽风点火”,笑着说道:“清秋你不用在大唐这么谦虚,对于大唐人来说,文采才华是很重要的东西,会让你得到很多的尊重,虽然你的实力已经是足够在这里站稳脚跟,但是如果是有才华的加成......”

    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宁清秋那张和白云郡主这位号称是天下第一美人的女人的脸几乎是不相上下的倾国倾城的颜色,心里感叹一句,这也是宁清秋名花有主,而且还是七夜这么一尊难以撼动的大佛,不然的话这位不知道会在大唐掀起多么狂热的浪潮。

    不过这话就是在心里面想想,倒是不敢拿出来说。

    宁清秋无言以对。

    这样的事儿,解释就像是掩饰。

    特别是当两个人都是一脸不管你说什么,反正我已经是认定了的表情。

    还真的是挺让人有点郁闷的。

    不过——

    这些都不重要。

    “太清昊弥镜呢?”

    还是干正事儿吧。

    该忽略的东西,还是忽略比较好。

    陈玄感的脸色也是变得严肃,一双温润的眼眸变得格外的锋利深沉,就是这么直直的盯着湖面,慢慢的说道:“太清昊弥镜......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们眼前的这一片优美澄澈的湖泊,并非自然风景,而是太清昊弥镜。”

    宁清秋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她就是这么几乎是傻眼的看着湖泊,心里面的震惊简直是一**的涌上。

    其实宝物演化环境什么的,她不是没有听说过也不是没有见识过,但是眼前的这一片湖泊不论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是没有任何的问题,怎么看都是无比自然的天道规则演变出来的,结果竟然是被陈玄感告知这是太清昊弥镜的伟力,实在是有点骇人。

    真的是让修士怀疑自己修炼到了狗身上去了,或者是眼睛瞎了。

    她呼出一口气:“你没有逗我们?”

    陈玄感被噎了一下,就连表情都是摆得不像是之前那般标准,几乎是有些无语的说道:“我不是那样的人。这真的是太清昊弥镜,只要是跳入湖中,便是可以进入到这件宝物里面,父亲已经是开放了权限,你们不会被驱逐的,不过目前只允许一个人进入,若是进入的人数过多,会引起太清昊弥镜的反击,可能是会出现许多的不必要的变故。”

    七夜长眉一扬,便是一针见血的说道:“只能让宁清秋一个人进去?我不能陪着她一起吗?”

    这要是遇到了危险怎么办。

    说到底,要他彻底相信大唐的修士,那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他可没有忘记人族的高层有着魔族的内奸叛徒,这当然是不会局限于九州,大唐肯定也有不甘寂寞想要搞事,还有那种打着如意算盘的人,上蹿下跳的不要太热闹,那么让他在这个地方放心的把宁清秋放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对七夜来说,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宁清秋却是拦住了他。

    “这也不是陈道友可以做主的事儿,既然太师都是愿意让我们接触太清昊弥镜,那么我相信一定是不会让我置于险境,我自己一个人刀山火海都是可以闯,哪里又是娇弱到时时刻刻都是需要你看护的情况?”

    最重要的是,这暗暗的合了她的心思。

    这件事,涉及到原主,下意识的,宁清秋其实并不想要七夜知道这件事。

    虽然很明确,他们相遇之后才相爱的,但是这件事到底是有点别扭,能够揭过去那最好是不要在他们之间造成什么阻碍。

    七夜叹口气:“你啊你。”

    最后什么也没说,退后一步,显然是默认了。

    宁清秋吸气收腹,准备起跳,却是被陈玄感喊住了。

    “等一等!”温文尔雅的贵公子真的是难得遇到这么说风就是雨的姑娘,他赶紧说道,“这湖可不是简单跳下去,你要朝着天上跳!”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