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馈赠(上)
    宁清秋的神色渐渐地变得凝重。

    太清昊弥,果然是名不虚传。

    从灰白雾状体里面缓缓流淌的语言,简直是像是神秘的乐章,而且这个描述的对象,正好是她最熟悉的——她自己。

    生平经历,奇遇历险,从它的口中一一道出,很多东西,就算是宁清秋自己都是记忆模糊了,而且都是没有把自己的经历的事情统计汇总,这几乎是可以当做是一本传记小说来看了。

    宁清秋心想,自己这不知不觉的,好像是也成为了主角似的人物啊。

    啧——

    最后一丝尾音消失不见。

    宁清秋的表现却和太清昊弥镜器灵的想法并不一致,她起初的略微惊叹之后,便是没有过激的表现而来,以往有接触过的人族,都是分为两种极端,第一种,就是对于太清昊弥镜这样的能力觉得极为忌惮,想要毁灭器灵,第二种就是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心和贪婪,就想要掌控太清昊弥镜。

    而作为器灵,对于人族的情绪感知其实是很敏锐的,而且太清昊弥镜本就是天生的窥探天机测试生物情绪感知的至宝,对于恶意反应十分的敏锐,怎么可能注意不到这些呢。

    所以它在诞生之后,虽然是经历过许多次的危险和易手,但是最后还是找到了合适的宿主家族。

    也就是陈家。

    陈家乃是传承久远的世家,别看这姓氏平平无奇,比起什么公输啊、公孙啊、南宫啊什么的看起来就是low很多,但是他们的来历几乎是和云荒人族历史持平,从这么短短的一句话,便是可以看出陈家的恐怖之处。

    特别是陈家最开始还是低调的隐世家族,虽然没有出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人物,但是一直都是底蕴十分深厚高手层出不穷,人丁虽然单薄了点,但是每一代都是有高手和大能修士的,而且陈家的人脉确实是很广,又因为太清昊弥镜的奇特能力,便是可以知凶吉,避祸福,便是一直是繁衍至今。

    特别是大唐建立,人皇都是允诺了陈家,只要是不反叛,那便是让陈氏家族与国同休!

    所以太清昊弥镜看人下菜碟儿的功夫妥妥儿的。

    宁清秋来历不凡,剑心的神妙,剑意的纯粹都是足够打动太清昊弥镜,所以一开始就是触动了最高级别的测验,不然要是普通的幻境,对于宁清秋这么一个元婴大圆满的顶尖修士来说,哪里会让她差点都是真正的沉入陷阱中去?

    宁清秋不死心,继续追问了一遍:“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你仔细看看。”

    都是有点急躁。

    要是连太清昊弥镜都是看不出原主的去留,那么她就是真的要放弃这个想法了。

    其实最开始宁清秋都是以为原体应该是灰飞烟灭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取代了她活下来,但是说到底,其实宁清秋问心无愧,因为她穿越这件事本就是个不由自己控制的事件,到底是怎么成为“宁清秋”的自己也是一头雾水,说得简单点,她也是受害者。

    这年头,穿越都是强制性的单向车票,不带返程的,所以既来之则安之。

    太清愣了愣。

    这样的情绪对它来说,也是非常的少见的。

    因为自从诞生了意识之后,它基本上很少有这样的情绪波动。

    主要是宁清秋问出的问题实在是太奇怪。

    太清昊弥声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也就是比传说中全知全能的神差上一层而已,虽然是夸张,但是对于普通修士来说,它的威能已经是足够媲美这样的赞美了。

    不论是你要问过去还是探测未来,太清昊弥镜绝对是云荒世界上面少有的几个可以给出确切答案的宝物,关键是还不需要你付出什么太过沉重的代价。

    所以也难怪世人对它趋之若鹜。

    要不是陈太师的威名在外,陈家无数代的经营若磐石一般,不知道多少野心家阴谋者都是会打这件至宝的注意。

    所以这也是陈家为什么对于太清昊弥镜管控这般严格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是宁清秋倒是绝对不会产生这样的贪婪。

    因为她彻底的失望了,小脸一垮,就像是垂头丧气的花骨朵一般,被雨打风吹的,显得格外的凋零憔悴。

    看着都是让人恨不得以身代替。

    “你是否还有其他的疑问?”太清也是不想要继续拖延下去。

    别以为它出来就是不耗费丁点力气,对于器灵来说,它显露形态和人交流都是需要耗费大量的灵气的,化形对它来说更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儿。

    照理来说,越是强大的法宝也是容易诞生器灵,要是到了一定程度,可以修炼,那也和人族和其他的智慧生物没什么两样了,不过是因为种类数量太过稀少,而且范围分布太广,得不到有效的联合,且时间和空间的跨越性导致了器灵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个体,不然的话,要是出现了一个器灵联盟......

    宁清秋脸色相当的古怪,也是为自己的脑洞折服了,因为她第一时间想象到的是黑客帝国啊还有就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三大定律之类的。

    魔法向左科学向右。

    明明都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但是却是殊途同归了,好歹还是有点共通性的,所以自己这个也不是绝对的胡思乱想。

    太清昊弥镜也许是功能太逆天了,所以为了制约和公平,天道对于太清这个器灵的限制相当的严格,以至于它现在都是不能彻底的化形,关键是还不可能暂时的脱离太清昊弥镜的本体出现在现实主世界里面。

    宁清秋失望的叹了口气,勉强的振作起了精神,一边是在心里面哀叹七夜的那份人情算是彻底的白费了打了水漂,一边是摇头道:“多谢了,我没有什么想问的了。送我出去吧。”

    这个时候就是不要继续浪费时间了,继续待下去,不过是无意义的,还可能让七夜的人情欠大发了。

    太清忍了忍到底是没忍住。

    最后还是主动的弹出一缕灰白色的雾气,利箭般的射向了宁清秋手中的炼心剑。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