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阴谋论和慈父之心
    年轻人们开环畅饮。

    不论是来自于大唐还是九州,在这一刻,都是不分彼此没有任何的隔阂。

    本来嘛,就不是什么深仇大恨,而且,过往的历史距离他们太遥远了,对于他们来说,目前第一要紧的事儿反而是九州和大唐要重新合二为一,这样的喜讯,最大程度的让以往的龃龉变得无足轻重。

    特别是陈玄感竟然也要跟着他们回去九州。

    这让宁清秋都是生出了一种拐带了当朝太师最疼爱的儿子大唐的骄傲的淡淡的心虚感。

    不过这件事的深远意义还不止于此。

    陈玄感的身份、地位和实力在整个大唐都是可以说是举足轻重,把他当做是大唐的年青一代的修士的代表,权贵世家圈子的先锋军绝对是够格的,这样的人去了九州,对于几大圣地来说,也是给足了面子,绝对是够分量的,这样的话,足够表现出大唐对于九州的看重。

    宁清秋甚至是怀疑,人皇这样的谋算全局的人,突如其来的让明远名正言顺的成为明国公府的世子爷还要昭告天下弄得格外的高调,绝对不是一时兴起,怎么看都是刻意而为,大概就是因为明远和他们九州的人关系比较特殊和亲密,这样的举动,也算是一种示好。

    只是这样的表态实在是太隐晦,常人都是难以看出这里面的猫腻,但是真正的大人物们各自心里面都是有着一杆秤,能够衡量出来这里面的东西。

    宁清秋感叹一句,倒是也不多想,这些头脑风暴实在是不太适合她,只要是握着手中的三尺剑,这天下之大,便是无处不可去,无人不可杀,这也就是足够了。

    宁清秋从来都是一个纯粹的人。

    陈玄感亲自把他们送出了太师府。

    然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禀报自己的父亲。

    说出的话自然是要认的,而且他也真的是想要去九州闯一闯。

    这么多年,即便是在大唐去过最远的地方,其实也是在太师陈无道的眼皮子底下,他从来都是没有离开过帝都的势力笼罩范围,这一次去往九州,也许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和游历。

    不得不说,心情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陈无道差点跌破了眼镜......如果他有这个东西的话。

    “你要去九州?”

    他语气沉沉,听不出什么喜怒,但是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沉重压抑的感觉,要是普通人看到这样的态度,指不定就是要打退堂鼓了,可惜面对的是自己的儿子,太师的威严就是大打折扣。

    陈玄感也和世人一样的尊崇自己的父亲,只是他人是因为畏惧太师的实力和权力,但是他只是出于一个儿子对于父亲的敬仰,但是孩子长大了,总是要飞的,他挺直了背脊,面对着自家父亲高深莫测的眼神,就是这么坚定的说道:“是的,我要去。”

    “不改了?”

    “恩,不改了。”

    陈无道沉默须臾,便是似有若无的叹了口气,便是点头颔首道:“好,那你去吧。”

    陈玄感自己都是楞了一下,没有想到以为要很麻烦的事,竟然是这么轻易的就是从他的嘴里得到了允诺,整个人都是有点懵的状态,但是看着自家父亲那实在是算不上好的脸色,多余的话也是被他咽回肚子里面去了,朝着父亲深深地鞠躬,然后便是转身离去,大步昂扬,衣摆飘飞,背影宽阔挺直,真的是个成年人的模样了。

    陈无道在屋内沉默半晌,微微叹了口气,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他这个父亲也不一定可以护着陈玄感周全,而且以这个孩子的骄傲,他绝对是不会允许在这样的大时代里面不能够亲身参与这一桩桩大事件反而是被自家的父亲以保护的名义就是这么折断翅膀护在羽翼下面。

    所以,放他走,给他自由飞翔的权利。

    看一看,他能走多远。

    陈无道的眼里闪过期盼,那是属于一个父亲对于儿子最纯粹的祝福。

    ......

    宁清秋很快的便是接到了陈玄感的消息。

    她都是吃了一惊,神色变得有些古怪。

    万万没想到,太师竟然是个这么好说话的?

    以她对他的第一眼的了解,还以为这是一个强权独断的独裁者呢,至少从她的理解和直觉来看,这一位指不定比起人皇都是要独断专行的多,因为人皇站得高看得远,反而是对于世间万物都是有一种比较包容开放的心态,说白了,他懒得管。

    但是陈无道不一样,他才是整个国度实际意义上的掌权者,不知道多少的指令从他这里发出,为人皇兢兢业业的打理好这个天下,说实在的,要不是人皇有着压倒性的威望和绝对的实力,这样的君臣模式要是放在凡人的封建王朝里面,妥妥儿的那就是傀儡皇帝和权倾天下的权臣的模式。

    但是正是因为这是修士的国度,就成了另外一种圣天子垂拱而治的模样。

    也是特别神奇。

    这要是云荒修炼界也是有着社会历史研究学者的话,想必他们对于这样的社会形态和王朝模式会产生前所未有的研究热情。

    “太师答应了让陈玄感和我们一起回返九州,你们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听说太师是朝中的鹰派,对于九州不可能也不会产生类似于陈玄感有的那种愧疚怜悯的感觉,既然做出了这样的让步,连自己的儿子都是在形势不明的情况下让他前往九州,我怎么想......”

    都是觉得有阴谋。

    这句话宁清秋还没有说出来,便是看到了旁边的明远一脸吞了翔的表情。

    便是顿住了。

    “你怎么了?”

    明远无奈的双手一摊,肩膀微微耸立:“我说清秋啊,这样的话不要当着我的面说好吧,虽然我和你们是生死之交没什么不能说的,但是大唐好歹是我生长的国度,说阴谋论的话当着我好像是有点不太合适吧......”

    宁清秋哑然。

    旋即失笑。

    “好好好,是我思虑不周了,当然,这也可能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太师应该也是为了满足儿子的心愿,这要是真的有阴谋也舍不得让自己儿子当诱饵。”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